中国公路养护网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3条记录 
查看:3211 | 回复:3
约见船山 (丽江公路局 和再兴)
鱼尾@~~
2018/6/7 14:57:56
只看该作者

(一)山之影

在我走过的三十年流金岁月中,山永远是无法割舍的一种情愫。我出生在大山,并且深爱着它。

有些东西,我们永远追不上,比如光芒,可总有一些时日,我们可以看山看水,拜风拜雨,体会松涛麦浪散发出的原始温度。

当我伫立在风中,眺望天边的远山,童年记忆会清晰起来。每当夜幕降临,云儿早已不知去向,无边的残墨深深地抹在天际,蘸一缕风,蛙声断处,铺开倦意,每一座大山都深藏着秘密。

每次在顺州金民散步,我都会不自觉地眺望船山,顶着夜色,瞳孔中竟扫描不到一点星光,我多少次怀疑过,如此美丽的大山,究竟是什么原因养育不了八户村民,如此深厚的大山,远远与我对视着,为何沉默。

水源问题?交通闭塞?土地贫瘠?是什么在真正导演着矛盾与冲突,这座大山里,一定也深藏着许多往事,我迫切地想要寻得答案。

就着新一轮动态管理工作,我走进了船山。五月的船山,望山翠归。山大人稀,村民的山地很充裕,八户傈僳族村民循守着占山为王,以岭化界的格局。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来到村长家,孩子去上学了,老人在放牧,媳妇在家忙活,村长丢下手中活来配合我们的工作。村长健谈,他媳妇内敛,每每说到心坎处,都会羞涩地微笑着点头示意。他一家在现有条件下可谓是吃苦耐劳,有条不紊。

牛羊在错落有致的深山老林里谈情说爱,鸡鸭在核桃茂林下拉帮结派,花椒扮演着又是篱笆又是果树的汉奸角色……这里少有外人,见到我们,狗表现出极度不友好。一派惬意中,我实在读不出贫穷。

然而,这里终究是穷的,绝望了几十年的村庄,山与水在这里分了手。苦撑了这么多年,因工作的配合与积极性,有人准备塑造“船山精神,可关于明天,我并不乐观。

水土流失是船山之殇。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夏天不落雨,冬天不降雪”的反常,村民们讲,船山的贫穷之因是缺水,以前是有水的,后来渐渐干枯了,无奈又回到了靠天吃饭的尴尬局面。没有水,村民的勤劳付出失去许多意义,不时有麦田里抽着烟远望的男人,猪槽边嘀咕着绣花的妇女。

回来路上,三五成群的村民在田间地头栽下烤烟、水稻等农作物,我被他们的坚持感动着,丰收的季节,竟看不到收获的喜悦,额头上写满葱蒜滞销带来的忧愁。“心忧炭贱愿天寒”的酸涩始终阻碍着农民,在市场走向面前,农民总是后知后觉,被动之下,农民很难有底气。

农民真的辛苦!

(二)山之想

大山是热情的,初夏开来,青梅煮雨,野菌芳香,大自然从不说谎。一方水土养育不了一方人时,搬迁是最好的方式,索性还它一方清净之地,让飞鸟相伴。

倘若没有人类活动的印迹,该如何把握“雨打芭蕉,风推夜窗”这样的诗意,古人的情怀在山一程、水一程里积蓄,在天地间的苍茫中感知,在四季时节里表达。

山光谭影、风生麦气、幽草胜花、荷花湿雨、石梁茅屋……一个个地气的意象爬上文人骚客的笔尖,书写出永恒的意境,千百年来一直让人陶醉,家人、友人、恋人……一张张面孔提供着鲜活的范本,因记录得到永生。

天气一热,人便容易焦躁,无论是船山还是大家,都需要雨的温柔,等一场雨,也等了许久。雨一落,万物清新,这场雨断断续续缠绵了好几天,尤其善于在深夜里敲打睡眠。青草池塘处处蛙声中,我似乎看到了雨水像点滴一般钻进船山的每个毛孔,隐秘而湿润。

次日清晨,雨水招来云雾作伴,看不清山脉,时光仿佛在淅淅沥沥中沉寂下来。青瓦在雨水中收起许多沧桑,反倒添了几分成色,雨顺着青瓦,一直落到老屋的石磨里,碾出阿婆的唠叨与担忧。

多少时日,阿婆守着火塘边的油茶罐,那茶罐里的油渍早已经钻进土陶里,变成时光味道,然却解不了远行的饥渴,装不下少女的心事。

这些年,多少村里女孩厌倦了大山的土气,毅然辞行,在花季妙龄便远嫁他乡,带着憧憬与忐忑,甚至没有给大山留下一份念想。

在山里待了一辈子的阿婆在欢乐气氛中祝福,她认定远方就是福分,认着嫁得越远,福气越好的逻辑。受罪的是留下的山里汉子,自产自销的家庭组合模式被少女们打破,多少高龄单身汉开始怀疑人生,抱怨大山,抱怨出身。

多年以后,许多远嫁的人们带着孩子又陆续回到故土,面对大山,还是会热泪盈眶,外面的世界不一定那么精彩。阿婆总会紧握回家孩子们的手,安慰着回来就好,大山是包容的,也是最后的休憩之地。人生中,总会面临些不如意之事,患得患失能让人不忍放弃,慢慢释然。大山依旧无言,日子仍在继续。

古人苦限于山水阻隔,却孕育出伟大的情怀与大智慧。如今对很多人而言,爹亲娘亲不如手机亲,一个手机把世界装满满当当。我对于科技进步下反观人之本能的退化是深有感触的,小时候去找个伙伴玩耍,都会想想他可能在家还去了哪儿?这天气会在做啥?如今,机械地翻开手机通讯录联系,少了动脑筋的习惯。

思绪乱飞,天渐放晴。我想换个视角来看看这座山,于是我去了更远的拜佛台。我走在这片草甸中,狼毒花尽情开放,我在风中遥望着金沙江,玉龙雪山,还有故乡的山脉,内心如此安宁。诺大的金沙江竟然在船山的裤裆下流走了,没有停顿,没有告别。

从船山到拜佛台到他尔波忍山到玉龙雪山再到卡瓦格博……山没有终点,也无法真正占有,所谓山高人为峰不过是大山的下顾。没有做到养育一方人的还是船山。

芸芸众相,那条条永远踏不平的崎岖山路,养活了代代山里人,在这路上,是什么让这可爱可亲的人们都变得微妙?人性的弱点表露无遗,多少次敲开村民的门,如若夜雨敲窗,如若群蛙乱鸣,大山的本真突然变得微不足道,这又何止仅仅只是大山之困。从头到尾,大山始终不语。

大自然从来就很是慷慨,只是人们想要的太多。比起辛劳付出,点燃欲念更容易。贫穷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心里既没有故乡也没有远方。

大山一直在那里,近在眼前,远在天边。这份深沉的大山情愫,一路上装点着人们平淡无奇的岁月,教导大家心怀善念、勇往直前的处世玄学,这段路需要很长的时间去行走。

路虽远,行则将至。

 

回复
支持(22)
打赏
分享
鱼尾@~~
发表于 2018/7/11 22:59:57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感谢大家支持。
回复
  • 7-11
    支持(0)
    打赏
    分享
    AAA永年华心
    发表于 2018/10/7 20:57:53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您好,可以留下您的电话吗?交通安全产品厂家微笑
    回复
    • 10-7
      支持(0)
      打赏
      分享
      尹国光15314372333
      发表于 2018/10/11 21:06:39
      显示全部楼层
      地板
      生产季铵盐表面活性剂:
      沥青乳化剂(阳离子沥青乳化剂)慢裂快凝乳化剂
      SBR 丁苯胶乳。
      联系电话15314372333联系人:尹经理
      回复
      • 10-11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3条记录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