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淳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5条记录 
查看:133 | 回复:5
(一)民事到刑事,又到父亲被假医和我的儿子被谋杀
软脚螃蟹
2018/6/5 18:05:25
只看该作者
第一篇:民事到刑事
1982年我在母校一一砖墙中学(原)高中毕业;84年在保胜供销社试点招考了第一批农民合同工;85年在高淳原供销联社培训班学习几个月,做了出纳、助理会计。几年前后一个人到温州永嘉桥头镇钮扣交易市场、到福建石狮镇(市)、到金华市义乌批发小商品市场、浙江柯桥布料批发市场,还到安徽芜湖、繁昌峨桥、江苏常熟、扬州刊江等。92年在保胜供销社停薪留职租了港口村十字路口中心地带“八角楼”。没有钱到亲戚朋友借钱装修开业了。第一层商店四间:付食品、百货、棉布;第二层七间开了饭店。93年八月份在港口村东合伙焊船几个月完成了。94年在长江跑船装沙子到上海。“八角楼”商店等交给她(他)们。后来又亏了。。。。。。
2008年再重新起灶:一开始,我俩夫妻(湖北人)租了二间门面房,父亲给我一间,叔他家借给我一间,李*根(亲堂弟)等在保胜农村商业银行担保几万和他人借款给我,一共十几万,他们对我不错。店里装修精巧,快要好了,在沧溪工商所领取我老婆的营业执照,名称审查申请:高淳县砖墙镇港口百姓超市。某天上午叔婶突然对我讲:“女儿(嫁给安徽不远二、三里)她没有事做,你们搭伙吧。”我说:“两间五十平米不到两家搭伙?”我又说:“我二十多岁一个人开了‘八角楼’商店,现在开小店搭伙不怕人家笑死”,他们硬着头皮要搭伙。他女儿借钱给我了,
,他们是亲叔亲婶没办法,我当面提出来:1、不准赌博(听到风声);2、店,先帮借钱;3、不能讲小店搭伙了,不怕人家笑话?他们答应了。在高淳广告店做了牌匾,有八米长,挂在店外上方,白底红字:百姓超市。开业二个月后,唉,
我不知道她赌博成瘾。人家告诉我的:
1、安徽狸桥镇某村赌博,派出所关进出来;2、砖墙镇某村赌博抓去我听到了二次,某人他说:她,有七次了。她也对我讲:派出所没罚钱(她弟李*根在砖墙镇政府当初保办负责人);3、南京市区和高淳淳溪镇赌博输了借高利贷二十万左右,人家说不止。后来她对我说:“欠他们高利贷本想借个机会逃跑到外地了,弟子他帮我借了几万块”。几天后,两个二十岁光头左右在“百姓超市”门口张望要高利贷本息。我气死了。
想想啊,合伙三点要求一点没达成!
2010年元旦节,我老婆到了娘家湖北,她歇半个月后回来准备卖年货。
2010年1月13号上午九点不到,我到村委办公室里聊聊天,又去了卫生间后,走到近处门口,突然发晕,我想脑子不行了,慢慢吞吞走了几步到计划生育办公室里靠了椅子坐着,有一位我认识他,是洪户村人,我用手机打电话要家里人接叫某人开小轿车过来。。。。。。
一分钟不到,不醒人事。后来我晓得,在村计划生育办公室里他抱我上车和家里人到高淳人民医院。他是港口村副主任李裕喜,我记住他!母亲她讲道到我,在人民医院病房昏迷二十多天才醒。像奈何桥十字路口回到阳间。身体虚弱得很,讲话失语,像个呆子,但眼睛灵敏。唉,中风后没想到,某些人讲我无意听到:他肯定是呆子没用了。他们失算了,我不是呆子,脑子清醒得很。在病前进了年货,准备正月春节在店里销售还她的赌博高利贷钱。他们家里人助长歪风邪念,利欲熏心一个字,钱!钱!钱!他们独霸“百姓超市”!我的老婆是外地人,是李求根、她姐李香花的嫂子的店主啊!本来我病了中风后,老婆开店赚钱还钱和治病,我在周边附近练练脚腿、学学讲话多好啊!本想,或家里人协商调解就算了,不曾想,一点儿小事在村委,在派出所,在镇政府等升温,不但不息宁事,而是激化矛盾,他们是干部啊!从此结下“冤仇”!

第二篇:民事到刑事
唉,我的家里发生了事情、事件从头开始吧!
2010年1月13号到腊月28,我一直躺着病房。过年了,在港口村家里休息几天,又回到人民医院,身体慢慢的恢复了,我老婆搀扶着我一点一点移动,右边练练脚腿。一个月后,老婆对我讲:“你在病房走廊墙上贴的数字念给我看,”唉?心想:她把我当幼儿园小孩子?我念数字给她听,傻眼了,三十个数字错误有几个,怪不得人家看了像呆子。细细想中风后,我的心里、“肚子”里实心实在好得很,但语言讲话不行,像水老鸹细线卡脖子,只好吃小鱼了。
先讲讲家里的事情:中风后到人民医院,后来母亲对我说,她在我(昏迷不醒人事)的口袋里拿了一串钥匙带给李求根的姐,一串钥匙有店门和家里大门、房门,家里楼上楼下堆满了年货,像仓库一样。腊月28到正月初五我在家里休息几天过个年。李求根的姐换了店门锁,也换了地下室仓库门锁,丢了钥匙是平常的事,应该换新锁,也应该给我的老婆一一她是店主人。其实,店和家里很近,距离不到二十米,李求根的姐她的婆家是安徽某村也不过二、三里路。我们从人民医院回家后,老婆在“百姓超市”应该站店卖东西,李求根的姐新买的锁一一店和地下室,她钥匙竟然不给我老婆,她顺便在店里拿了帐本,其中有单位,一些个人欠帐。没想到,他(她)们偷笑算计来、算计去:(高血压中风后)李玉春他是个呆子,他老婆在外地一个人肯定回湖北娘家了,赌博欠高利贷二十万有奔头了。他们失算了,我不是呆子,头脑清醒得很,他们不应该独霸“百姓超市”一一我老婆的店,他(她)们是“黑心肠”!!!
从此后,几年多少次事情事件慢慢的扩大和激化。某些干部不应该啊,他们是:港口村支书李建国幕后操纵;砖墙镇派出所警长包港口村姜小平一一我对他不认识,在“百姓超市”门口对我说“店,十次、一百次也没有用”;砖墙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他对我父亲也是他的亲大伯讲“不要走,很好的搞你”!他们是“人”吗?不是!是败类、畜生!!
也从此以后,我从村委、派出所,到镇政府;从司法局法律援助到公安局;从信访局到区政府纪委等等民事上访伸冤。。。。。。

回复
支持(0)
打赏
分享
软脚螃蟹
发表于 2018/6/8 15:19:12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第三篇:民事到刑事,又到父亲被假医和我的儿子被谋杀
一一姜小平警长他对我讲:店,十次、一百次也没有用
2010年农历三月三在港口村唱戏,中午时老婆搀扶着我从家里到“春香商店”吃饭,我路过“百姓超市”,看见了李求根和他的亲戚在“百姓超市”门外喝酒、吃菜,他也看见了我,李求根应该跟我、跟我老婆说说话,他的嫂子是“百姓超市”店主啊!唉,一样的黑心肠!唱戏后几天,老婆搀扶着我到“百姓超市”店里去,老婆被打,因为她拿了我的帐本,我语言讲话不行,右肢偏瘫,头上淤血才好,我气又恨脑子乱如麻或一片空白,村民们说:“你中风,不行啊。。。。。。”
我和老婆的店呢?被他们霸占去?我们的生活呢?还银行贷款和私人钱呢?他们要独霸还赌博高利贷!
2010年6月份,我不在家,听老婆讲,她一个人在房里绣十字绣,门虚掩着,四个二十岁左右突然闯进来,老婆看见了不认识,他们看到冰柜就要搬走,老婆说:“哪个讲得?不须搬!”我父亲听到后来了,他说:“冰柜你们不须搬走!”他被几个小鬼拉扯着破了衣裳,四个小鬼抢走了。他们是安徽小村唐家李求根的外甥和他的同伙。家里人打电话给李求根,他来了说“:冰柜,店要要了”。老婆不是请来的帮工,是店主,店被霸占,砖墙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是:纵容!从此,老婆只好在外打工。
2010年12月份,保胜农村商业银行贷款员李小河在“春香商店”二楼(只好在妹子店吃饭睡)跟我要贷款钱,我说:“小店被霸占你晓得,哪有钱还贷款?”他走了。隔一天,李小河和担保人李求根又来了。还贷款天经地义,上年度我还了又贷款备了年货,店被霸占,还要我还贷款,哪里有天理?李求根他除外!几天后,我们“家族”两人中午在李求根的家里喝酒吃饭后同我和父亲来商议关于贷款事宜,我说:“我想些事情头脑有时清醒,有时乱如麻,好点再来谈,”父亲他一样的看法,李求根等三人走了。下午四点多钟,李求根又来了,他站在“春香商店”偏门向我要钱,我靠着“春香商店”正门墙边,李求根的父亲在卖早点棚子里(棚子拆了)张望。咦?疑问,店里顾客没人,好家伙李求根的父亲闯进店里骂我父亲:“老畜生。。。”,想打他,母亲在店里推着父亲到外面厨房里躲起来,耽怕被打。我愤怒,想骂语言表达不出来,李求根他对我说:“我用指头你就倒地,试试看。”畜生!我家里出了个这样的东西,他是“干部”吗?不是,是败类!指使、纵容!
2011年1月前,母亲对我说:“银行里某人对我讲‘你们存折的钱可以帮你们们取出来”,母亲说:“你的存折呢?”我讲:“存折有三千多块(进年货剩下了)”。正好,我到高淳人民医院想针灸。咦?密码忘记了,我抄写几行密码和存折本子一并交给母亲到银行去取。母亲她不识字,银行人员可以帮忙划押签字,银行人员讲:“密码错了,”我重新写几行又到银行去取,银行人员对母亲说:“又错了。”唉,有点乱了,密码想不起来,母亲只好拿了存折放在她的抽屉里,我没在意。过了二、三个月,父母亲在房里给我存折看看,一看傻眼了,三千多块只剩二百多,母亲讲:“肯定是李小河和胖子会计捣的鬼。”我们被骗了,三千多块被盗走,我大意了,母亲她不认识啊,因为银行人员可以相信他们。保胜农村商业银行贷款员李小河应该对我公开要利息钱,不能偷偷的这样做。某些单位、某些人,外表是“慈善、慈善”,内心深处呢?
没有钱只好在“春香商店”外面桥边、桥对面安徽小农路一个人练练腿脚,一百米、三百米、五百米。。。。。。
几个月后,我的右腿脚有点硬朗,跟人家讲话好点了,到布店去玩,原来两家店隔开一间,我老婆和她关系不错,她给我椅子坐,和我讲讲一些事情,每隔二、三天又来这里,她不厌弃我。到五月份,春天里生意很淡没有事情可做。咦?这两天我来她就走,在其它店里玩,包括被霸占“百姓超市”,二、三趟一样,我独自只好回去不来了,我梳理没摸出个思绪。。。。。。
.2011年6月份我回家了,几号下午三个人在我的房子外小巷子里聊天,一位是农贸市场卖菜的(她的店女儿和我老婆关系不错),另一位开小饭店的,是邻居,卖菜者讲:
“。。。。。。我的医药费没有保险,是李建国(村支书)帮我到镇政府拿了钱的,”她又说:“我的医药费在其它村子里可以报销”。一万块左右医药单据没保险,老百姓不识字她们不敢。怪不得她女儿突然“我来她就走”不意思我。港口村支书李建国等胆大包天没保险拿国家的钱给私人做交易,蒙骗砖墙镇正直的党政干部、工作人员,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也想想去吧!但这桩事情,我还没理会。
六月份又过了几天,上午我在家里看电视,二位保胜银行贷款员来了,陈*国他说:“陈辉是新来的贷款员,包港口村,李小河调任淳溪镇贷款员,你的四万贷款只要签字我们帮你说说情,你这个样子。。。。。。”陈*国对我来说他一直不错。心想:贷款一事先垫着呆帐,等“百姓超市有希望,我和老婆开店还银行钱。我说:“我的房间桌子上暗很得,借款单在哪里签字?”中风后右眼不行,左眼0.6(原视力最高1.5),陈*国说:“你在这里签字不怪事,”我说:“我相信你,”签好他们走了。
..几个月后练了腿脚又长进了。九月五号上午,我中风后第一次到港口村委,走到露天车站牌正好碰见村支书李建国,我说:“我病了一年多,店被霸占你知道的,”他竟然说:“店,你算了吧!”他叫我算了?第二天早晨叫父亲(上坡下坡要搀扶)同我到李建国的家门外谈那个事情,李建国发了信息给李求根,叫我到法院去,几次又同样。我语言讲话不行,想写“百姓超市”小店被霸占的情况给人家看看,在“春香商店”二楼桌子上,用左手写了不到半个小时有点头晕,歇一刻再写。几天后草稿写完了,我到李建国门外,把写的字条子给他,看完后他说:“你写的严重了,”他发信息给李求根,李建国他对我讲:“农历八月十四(星期天)在港口村委办公室四个人协商,”我说:“好的”,我走了。
农历八月十四上午李建国、夏香木、李求根和我来了,在村委办公室商谈(仅一次),李求根他说:“我姐她晓得妮子,我作主,”他姐念过几年小学,在外面赌博,店里她不知道。李求根又说:“店里的货只有一万多块,”他不晓得,不是故意?我说:“店里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大概有十五万多块,我写了纸条给你们看看,”我又说:“原来我在供销社做过助理会计,店、货清楚得很,”他骂我,想打我,李建国等他们沉默,李求根走了。
.几天后上午,我和父亲骑电动三轮车到高淳淳溪镇找复印店,打印复印好了,我们到砖墙镇政府司法所去了,所长不在,我的一张复印递给几位干部和工作人员,某协调员打电话给某位,他对我说:“你们到法院去。”“司法”、“司法”,某协调员传话要我到法院去,司法所应该协商、调解这些琐事,我说:“看见墙上标语是法律援助,这是什么意思?”某协调员不吱声,某干部拿了我的残疾证看了看,他说:“残疾一级?你到高淳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看看,”我和父亲骑电动三轮车回家了。下午中风后一个人第一次坐班车到高淳,又叫出租车到司法局援助中心,在二楼办公室某位女工作人员倒水给我,她说:“这里是法律援助,你什么事啊?”我说:“中风后,讲话简单不行只好写了信和资料给你看看”,她看了资料,问一些事情说:“工商执照证明有了,你讲话不行,你老婆呢?”我说:“她在外地打工,”她又问:“你父亲呢?”我说:“父亲在家里”,父亲十几年在“春香商店”帮忙,他不知道“百姓超市”里面的事,女工作人员她讲:“你和你父亲一同再来,”我说:“好的”,我走了。
第二天,就是九月二十七号上午,我和父亲骑电动三轮车到司法局援助办公室去了,女工作人员她讲:“你的工商执照有了,派出所有案子才能请南京律师(她说了是女律)到店附近调査,要根据和证明人。”在港口村村民大多数是好的,极少数巴结干部、沾点国家集体便宜,不能说谎,不能做假证词啊!我对女工作人员道了谢回家了。下午五点多钟,李求根的姐在卖水果人家巷子里,我正好还水果钱碰到她,心头之恨啊!我气了,店被霸占;店主老婆到外地打工;(2010年12月份在“春香商店”)李求根对我说“我用指头你就倒地”。我碰了一下,我骂我推我。。。。。。
本来平息了,她走到二十多米路打电话后回来又推我,几次推摔我爬起来,被推我不拉她的衣裳就跌跤子,她在我的手背又咬了一口,几位村民愤怒说:“他是残疾你不能打他。”她打电话回来我被打,接听是谁?是砖墙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她弟李求根!我到圩埂上“百姓超市”店里去,店门口我坐着,她的安徽老公踢了我几下,水泥农路旁有二十多位,李求根的姐她讲:“我弟子,打不打,我听他的。”噢,赌博在砖墙派出所几次,李求根保了驾没罚钱;赌博欠了高利贷在淳溪镇关了几天“黑牢”,李求根借了一分五利息几万块给放高利贷人才能回来。她接电话一句要打就打,他是畜生,不配镇政府干部!我拿了手机打了“110”,我母亲和村副主任李裕喜陪我到镇派出所,忽然听到哪个打电话给李裕喜,歇时他问我:“要不要纪录?”我说:“要记录。”我和母亲叫出租车到高淳人民医院检查、拍片、打针,夜十二点多钟才回家。
.. 九月二十八号上午,我到“百姓超市”没垮进门口,李求根的姐骂推,她竟然主动打“110”,派出所包港口村警长姜小平(我不认识)来了,他对我讲:“你来十次,一百次也没用”。两位证明人是村副主任李玉喜的老婆和第六组某位。
九月二十九号早上七点多,我又来到“百姓超市”,李求根的姐又骂又推,母亲来评评理,居然还打我母亲,村民愤怒了。弟妹李求根的父亲拿铁棍子,他姐在布店门口拿榔头和我弟妹相打,我的店“百姓超市”你们凭什么资格霸占,愤怒中一气之下用电子秤敲了柜台和洒一些小东西在地下,李求根的姐又回来到布店里拿了凶器小裁剪刀和榔头被弟妹刺、打了好几处,他人帮夺回了。我打了“110”,半个多小时才来,李求根和警车一起过来,警长姜小平竟然在小店照什么的,拍完了扬长而去,弟妹被刺用棍子打从来没看受伤和了解情况,也没有询问使用什么凶器。上午十点多,我又打电话几次才来,民警(一杠二花、一杠一花)他看凶器也验伤,照了相他们走了。
九月三十号上午,砖墙镇派出所警长姜小平和警官徐建寿(一杠三花)又来港口村委找我和弟、父亲到办公室谈话记录,我讲他写,记录完了我看看,看了一大跳,原先我讲的,说啥写啥,他们根本不按照我的话来记录,弟在在隔壁办公室记录也同样,到现在还没有解决。他们是“人民警察”
吗?是官官相护!
港口村支书李建国和砖墙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滥用职权,拿国家的钱没医药保险给她人做交易,李求根的姐拿小裁剪刀划破我弟胸部几处,小裁剪刀和榔头就是“骗保”卖菜者的女儿一一布店主人!某些干部滥用职权,对某些村民沾点国家、集体的便宜,不是朴实,是说谎造谣言,我公开对证,他们敢吗?只好偷偷的做假证词。。。。。。
港口村支书李建国幕后操纵,同谋结党,包港口村派出所姜小平他对我说:店,你来,十次、一百次也没用。如果,村委“一把手”是正派的,警长姜小平没机会对我这样,变为“人民的好警察”,“百姓超市”在村委、在镇政府、在区政府也没机会升级了,但他们不是息事宁人,反而激化矛盾。。。。。。
十月十几号,我举报了《直播南京》,关于“高淳县砖墙镇港口村支书记李建国等‘骗保’拿国家的钱做私人交易”!从此以后,我看见了不平的事,不问是干部、官员,或写信举报寄给纪委、媒体,或在网上公开揭露曝光一一我的新浪微博网名就是如此:“路见不平660209”。
接着写第四篇。。。。。。
回复
  • 6-8
    支持(0)
    打赏
    分享
    软脚螃蟹
    发表于 2018/6/11 11:21:07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李建国等‘骗保’拿国家的钱做私人交易”!从此以后,我看见了不平的事,不问是干部、官员,或写信举报寄给纪委、媒体,或在网上公开揭露曝光一一我的新浪微博网名就是如此:“路见不平660209
    第四篇:关于“骗保”,他们一伙之流报复我和家人
    。。。。。。
    我在家第二封短信写成了。
    2011年10月5号,我到高淳淳溪镇复印店打字复印。
    10月7号上午,我和父亲到司法局援助中心去,女工作人员她有事不在,第二天我们来了她在,心想:南京市女律师有盼头了,不几天肯定要到港口村,特别是“百姓超市”附走访调査。没想到,十几分钟我们被女工作人员打发走,我懵了,摸不:出个名堂。又到公安局门卫室,两位警官看了我的两封打印信,其中一位警官叫我星期三到公安局信访处去。
    十月八号下午,我和父母亲又到砖墙镇政府党政办公室,某干部谈一些事情。。。。。。
    但他们推诿。在大厅门口来一位吕镇长,原在保胜乡政府当财政所长,我俩熟悉关系不错,我中风了,语言讲话好点还是不行,只好拿了两封短信给他看看,关于属下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一些事情。不一会儿,吕镇长接了电话突然变了,竟然说:“李求根我不认识,”我呆若木鸡。。。。。。
    李求根在镇政府大院里办公七、八年了,您不认识他?前几年,我到开发区某位朋友在他的办公室耍耍,中午到淳溪镇狮子山附近饭店,吕原镇副书记和李委员等我没忘记,您忘记了;李求根在镇政府大院里工作,您又忘记了。有的人心无意,有的人心有意。我不是“呆子”,也不是“精神病”,头脑清醒得很。十分钟不到,港口村支书李建国包租小轿车来了。。。。。。怪不得村支书李建国是幕后操纵,他的触角伸到镇政府、区局,在港口村有权能使鬼推磨,别有用心!
    10月十几号,在港口十字路口小商业街旁,某些村民聊天对我讲:电视台《直播南京》有看头,新闻记者不错,也许有用。我发了六条信息举报,其中有:港口村支书李建国等“骗保”拿国家的钱做私人交易。《直播南京》的手机号码是:13584031111
    10月13号第二次我在公安局,到信访处黄书记接待有记录。
    2012年2月份,我想:发信息《直播南京》三个多月没音讯没希望了,我又发了信息给李求根吓唬他,关于“骗保”拿国家的钱做私人交易。
    2012年3月7号,村副主任李裕喜在“春香商店”门口给了我一张通知单,上面写着:李玉春(户):
    你于2008年10月15号在港口村委租赁门面房一间,合同期限为2008年10月28日至2011年10月28日,三年承包期限已到期,请在2012年3月15日前到村委办公室办理枏关手续。逾期不办,自动放弃处理。
    特此通知
    港口村委会
    2012年3月7日
    三月十四号早晨,我到村委去,李副书记在办公室外面扫地,他一直不错,我的通知单给他看。九点不到,王会计、支书李建国等来了,在办公室里我对支书讲:“租赁门面房我先交一千块(一间二千五每年)签合同再交,”他说:“租赁门面房他们没有来么?”他们不来,我来了,李建国好一会儿不吱声。十点多,砖墙镇政府李祀生、李天木两位干部来了,他们有事我走了。第二天,十五号上午,我和港口村四组李木水(他缴租赁费)又到村委,支书李建国他推诿?我说:“你看看,你们写的通知单逾期不办,作自动放弃,”他又不吱声。我父亲租了一间呢?一间给我!假如:租赁门面房签合同,我不来了呢??
    我的店“百姓超市”被强占;父亲租了一间门面房,村委写着通知没有公信力,两桩事情像钓鱼岛一样先搁置。
    2012年4月份,我发了信息给砖墙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我们的姑妈高血压她走了,满月后再来商谈“百姓超市”,或者星期天你到港口村来,或者星期几我到砖墙镇政府那里去。信息他没回音。姑妈满月后,他几次没回音,只好到镇政府初保办办公室去了,女工作人员她们倒水给我喝,李求根不来也没回音。第二天我发了信息又给李求根,等了一个多小时失望回家了。走到村巷子里,李求根的母亲有备而来骂我:“。。。。。。店,求根他不管了!”前年、去年发生的事情李求根他不管了吗?他在村委办公室对几位干部和我讲的“店,她(姐)不晓得妮子,我做主”。噢,现在不管了,几天几次我到初保办、或扩大到镇政府领导等,耽怕我说出来,怕什么,心里有鬼他们应该清楚。
    2012年5月份某天,在港口小商业街某商店门口,我和他对(老)菜市场搭讪,有没有新鲜事,他说:“你不晓得?正月里在菜市场上级几位调査了,关于姜某的医疗没保险,钱上交了,”这些事情我不知道。唉,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村支书李建国等他们逃之夭夭。我想:说谎话的人要是有“测谎仪”该多好啊!
    2012年六月份,分别碰到村干部对我说:“店。。。。。。”欲言尤止,他摇摇头,又说:“你休息吧,休息。”他们对我善意的,我疑问了?十几天后,“百姓超市”竟然改成“香花商店”,于是被打成这样。
    七月十三号下午五点左右,我到桥边练练腿脚,咦?向东远处几十米隐隐约约看见活动门面房“百姓超市”换了牌子“香花商店”(李求根的姐叫李香花)。去年9月27、28、29号三天在“百姓超市附近打成那样,港口村哪个不晓得,小店僵持先搁置,今天我愤怒了,走到店外正好有几位修理工在隔壁装修,我拿了修理工的扳手敲了玻璃破了,李求根的姐夫(安徽小村唐家)在店里躺椅躺着,他看见想打我,有几个修理工看见了就罢手,他对我讲:“息一会你试试看”,我说:“你们自己换了牌子就是你的店吗?”我回家了。半个小时后,李求根的姐来了,我一个人正好在家,院子里铁栅栏关了,门也反锁了,我到楼上了,李求根的姐、姐夫用砖头、石头砸窗户、不锈钢栏,房子前面砸了,后面又砸,只好呆在家里,随他们骂,随他们砸,他们还要主动报警“110”,警察来了,李求根也同时到了。想想:我残疾、语言讲话不行,李求根的姐、姐夫放心的砸我玻璃窗户,我门反锁了他们疯狗一样的骂,还要主动报警。去年九月份骂我、打我,在派出所有记录证明,但警长姜小平在港口村帮他们“保驾护航一一店,十次、一百次也没有用。”下午六点左右,我父亲在“春香商店”接了电话,陈象才他说:“你家里被砸了,警察要走了,你们要看看呀!”陈象才在港口村他很正直,父亲放下电话出去了,正好拦着警察,到下面房子里看看照了相。父亲他也要走了,李求根等、他父母、他姐、姐夫五个人齐刷刷在“百姓超市”附近,其中李求根对我父亲骂:“不要走,很好的搞你!父亲他惘然,七十多岁的人,也是李求根的亲大伯,他叫警察到家里看看窗户玻璃等被砸照了像对他们说坏了?”李求根是砖墙镇初保办负责人,是畜生、败类!幕后操纵指使他们是谁呢?下午六点多,父亲到了“春香商店”,一会儿功夫,李求根等也到“春香商店”才回“春香商店”里,李求根的父亲指着我父亲骂:“老畜生。。。。。。”。他们是亲兄弟啊,父亲他知道又惘然。妹子的老公在田里回来,李求根的安徽姐夫几拳打来,他不知道什么意思在自己店里打他,他胳膊骨折才好,被打只好吞了苦果。李求根他不是人,是魔鬼!
    七月十四号上午,我到港口村委去,副主任李玉喜在会议室看电视,我给他一张写的图画,在“百姓超市”店门口有一条疯狗,店里是毒蛇,四只鸟儿(我、老婆、二个儿子)飞去散了,他笑了。九点多钟,支书李建国来了,我说:“三月七号,港口村委发给我通知单,十五号`逾期不办,自动放弃,`十四、十五号我来了,到今天(七月十四号)有四个月了,我的一间门面房呢?”他讲:“四个月了,是迟了,快了,快了,”我说:“昨天砸玻璃窗栅,你晓得?”我又说:“去年十月十三号,我到高淳公安局信访处,黄书记接待我,记录有关砖墙镇派出所“所长”二杠一花和一杠三花警官他们的一些事情,”他问:“是所长吗?”我说:“是的。”我想:去年9月30号二位警官到港口村委和我们做笔录,某人讲:(二杠一花)他是所长。两天后,七月十六号,我到砖墙派出所有点事,里面墙栏挂着照片才知道,二杠一花警长叫姜小平和一杠三花警官徐建寿,不是所长,某人骗我。下午三点多钟,我在家里打电话发信息给李建国:“昨晚我家窗户被砸,你们要看看,”他发信息要明天。
    七月十五号上午,李建国他一个人来了,我说:“屋前后玻璃不锈钢窗栏砸坏了,”他问:店里砸了吗?一会儿走了。我的“百姓超市”被霸占”,村委为什么我的“百姓超市”换了她的牌子?李建国和他们一样的东西!
    十五号下午三点多钟,李求根的父亲在”春香商店”又骂开,我父亲他胆小怕事,父亲对他讲:你骂我在店里给人家听到笑死,”李求根的父亲又骂,在柜台前搬板凳就砸父亲,自然村王家爱来在店里买东西他拦着,妹子的老公(李根福)在店里二楼房间听到骂声下来,李求根的父亲像疯狗一样又搬板凳,他直接拦着,李求根的父亲出去喊人,李求根的姐过来了,于是,李求根的父亲咬了李根福的大拇指,只听他说:“指头没了,指头没了,”他急了,还手几拳,旁边几个人看到地上一截血淋淋的指头。他的脸色煞白,大拇指喷到李求根的父亲脸上。李*福的弟陪着到高淳人民医院断指不接受;又到了南京八一医院移植大拇指(后来没接上)。下午四点多,李求根又来了,在“春香商店”骂我父亲(他们像疯狗似得什么原因?他们清楚:预谋)。。。。。。
    下午,五点左右,李根福的母亲在下面马路旁哭哭啼啼说:“我儿子被咬大拇指没了,”李建国的父亲对他讲:“是自己咬的吧!”轻视的得很,她传话给几个人其中包括母亲,母亲在店外也说了给几个村民。六点多他们还在“春香商店”外骂街。
    七月十六号清晨五点多,母亲在“春香商店”门外架木柴烧水,父亲和妹子卖东西,李求根的母亲、姐又上来了突然打他们。想想:昨天下午李*福被咬断大拇指到南京八一医院移植,今天清早在“春香商店”又打,有个人劝架也被打,李求根的姐讲:“哪个劝架,打哪个!”她们是人吗?不是,是几条疯狗!我母亲头上淌血,妹也被打肿了头上,村委李副支书看到了挪架(十几天后,母亲头上淤血到高淳人民医院开刀),村民们、家里人等都气愤。上午十点左右,李建国支书他的父亲一个人要“春香商店”商量、商量(哦,忘记了,他原是四元行政村春梁自然村,小时候过继给了我的叔曾曾,抗日战争他参加了新四军,在苏北牺牲了。从此以后李建国的父亲当了公社革委会主任、港口村支书等等),想想吧:十三号,玻璃窗户不锈钢被砸你在哪里?十五号被咬大拇指,你还说,他自己咬的,你在哪里?十六号早晨被打你又哪里?家里人和亲戚们都不意思他,对他冷漠,他独自走了。
    十七号上午,支书李建国的母亲派二位老人到“春香商店”里面对父亲说:“你家房子后面挖土,他母亲要你们拆了,这是她家的土地”。他家的旧平房十几年没人住,后面挖化粪池是僻旁地下,并且老支书答应了。今天被打后第一天他们想起来要拆,毁平。下午大热天火辣辣,父亲又气又热把化粪池撤平了,父亲只好忍气吞声。
    一系列事件问题发生了,是预谋、合谋!他们是:村支书李建国等幕后操纵;砖墙镇派出所警长姜小平等当他们的保护伞;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指挥“打手”一一就是我举报了,也发信息吓唬李求根关于“医疗骗保”拿国家的钱做私人交易!他们报复我和家人!
    这四篇就是我的新浪微博“路见不平660209”和百度搜索“李玉春6602”帖子标题:唉,还是写给高淳区委吴书记我的一封信(二)之一、之二、之三、之四。
    我发帖、写信是始终真实
    第五篇接着写。。。。。。
    回复
    • 6-11
      支持(0)
      打赏
      分享
      软脚螃蟹
      发表于 2018/6/15 15:50:14
      显示全部楼层
      地板
      第五篇:
      前面讲道:
      一、七月十四号上午我对村支书李建国讲:“三月七号港口村委发给我的通知单,十五号`逾期不办,自动放弃’,十四号、十五号我来了,到今天有四个月了,我的一间门面房呢?”. 他说:四个月了,是迟了,快了、快了。。。。。。
      二、七月十五号下午,李求根的父亲等在“春香商店”骂、打、咬断大拇指像疯狗一样。。。。。。
      三、七月十六号清早,李求根的母亲、他姐又到“春香商店”门外打了妹子头肿,打母亲,母亲洐血到高淳人民医院开刀。。。。。。
      四、七月十六号上午十点左右,村支书李建国的父亲老支书一个人到“春香商店”要商量商量。。。。。。想想吧:十三号我的玻璃窗户不锈钢被你在哪里?十五号被咬大拇指你还说“他自己咬的”,你在哪里?十六号清早五点左右母亲被打头破血流,你家里到“春香商店”距离不过几十米,你在哪里?五个小时后才来要商量,家里人亲眷们对你冷漠独自走开。七月十七号上午,支书李建国的母亲派二个老人到“春香商店”里对父亲讲“你家房子后面挖土,他母亲要你们拆了,这是她的土地”。后面挖化粪池是僻旁地下,并且老支书答应的,忽然变卦又拆了。。。。。。
      一系列问题事件他们预谋报复(因为我是残疾人)家人亲眷一一关于我举报了“医疗骗保”,李建国和李求根拿国家的钱做私人交易!
      李*福被咬大拇指肯定要打官司,对于我到村委讨个说法:1、三月七号,通知单写的“逾期不办,自动放弃”,两天我都去了,我的门面房呢?2、七月十四号村支书李建国他讲:四个月了,是迟了,快了、快了一一打成这样。。。。。。
      我到村委办公室几次,其中:村主任李满意叫了李小河(原是港口农村商业银行,他蒙骗了母亲我的存折三千多块,又到了淳溪镇农村商业银行)到港口村委,李小河对我讲:“你的贷款银行要要了”,我说:“现在你是淳溪农村商业银行贷款员,港口贷款员是陈晖,”他沉默了,李满意对李建国说:“我尽力了”。李小河和李满意他们老家是樟树自然村。村支书李建国推诿扯皮,“逾期不办”他自己自动放弃。在港口村委公信力没有等于零。
      又过了二个多月,2012年九月二十几号,我听人家讲:在(港口行政村)樟树村固城湖旁死了人了,是驾驶员。两年多,我得了这个病,对于我还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想练练腿脚看看什么事情。走到樟树村附近看了现场好家伙:砂子石子堆满小半边农路,有几百米长,铲车摔在永胜圩下面固城湖旁边,我知道,2009年夏天,在砖墙镇港口行政村周边轧混凝土修农路,搭违建是临时性的,在樟树自然村,保胜圩和永胜圩农路三叉路口堆满了沙子、石子,三个水泥罐和搅拌器用于混凝土浇筑农路,事后应该撤了。不料,又在轧商业混凝土,驾驶员开铲车在一线圩堤上横着拉、倒石子沙子。几天前,不幸的事件发生了,驾驶员连铲子带人滚到固城湖旁,他尽责了。想想:农路半边堆满了石子沙子和横着车子来回奔跑,难怪出了大事。我用手机照了像几处,看守人他看到我了。
      不几天下午我又到村委院子里,李满意和(浇圩堤马路大家都喊他)“老八”在安徽狸桥高栗红小村到(开铲车死亡)驾驶员他家里才回来,他对李建国讲:“后事办好了,在村子里村民们要唱太平戏钱”,他特意瞟了我一眼又说:“下午你、我和信用联社主任(高淳区农村商业银行负责人和原淳溪镇党委书记现任区政协副主席芮保祥好朋友,李满意和芮保祥是亲妹夫),也去(某)饭店,还有陈*国(港口一一保胜农村商业支行贷款员)”。咦?他特意瞟了我一眼什么意思不明白?
      十月份,在村委办公室第二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关于“百姓超市”小店的事,李求根他也来了,我提议叫李副支书来协商(他讲公道话不错),不巧,他到樟树村和南潮湖村老圩堤工程拓宽不来了。歇时,李求根他突然对我讲:你,严重了。咦?我严重?他走了。在十一月几号上午,我到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办公室(局长接待日),我拿了我的信给二杠一花女警官看看,看后她讲:“咬断大拇指是刑事责任”,也打电话给砖墙派出所了,我说:“你们的本子我要记录”,她不愿意给我写记录,只好在记录里签了“李玉春”我的名字(不几天带信给父亲,叫到砖墙派出所,李求根的父亲在派出所同时出现,他又骂父亲,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女警官讲过,他是刑事责任,但拘留所一个小时没呆过去,并且在砖墙派出所对我父亲嚣张跋扈)。下午回来了,母亲讲:你的信是法院的。内容我看了一遍,怪不得李满意特意瞟了一眼,我对李建国说“你,到高淳(某)饭店去,信用联社主任也去,还有陈爱国”;怪不得李求根对我讲“你,很严重了”。原因安徽狸桥镇高栗红小村守看人打小报告几处照了像一一关于“(村主任李满意)私人违建商业混凝土,司机和连带铲车滚下固城湖边造成死亡”。几个疑问我释然了,我还没写信寄到《直播南京》或纪委去,他们提前报复我,看看就知道:
      一、2012年11月15号我一个人到区法院爬了四楼,十点开庭,原告是高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代理人是保胜农村商业支行贷款员陈*国和陈晖;被告是:李求根和我。最后法官要我签字,我肯定不签,法官叫李求根也签字,他迟疑,法官又叫他:你签了。。。。。
      他才签。
      二、某天十点多钟,我在“春香商店”门口无聊站着,(砖墙邮递员我认识)不认识的人送信给家里,我看了一下,眼区法院寄过来的,不认识的邮递员早交给我,还有半天过期了。中午吃早早午饭,快点动身到区法院。下午他们上班了,去到法院楼上找法官,保安拦着我,叫我要个电话行了才放行到楼上,女书记员她下来了,法律常识我不懂,但法官对我不公平,我要问问他。女书记员推诿扯皮始终不让我到楼上找法官。
      我问:1、为什么十点多“邮递员”才给法院我的信,信内容半天过期?2、剩下半天我到法院找法官,为什么女书记员推诿扯皮始终不须我上楼找法官?3三、在“百姓超市”马路旁,李求根的母亲对我说:“店是我们的了,求根他还了贷款了。”想想吧:他们霸占我的店还赌博高利贷,现在帮我还银行贷款?西边的太阳出山了,稀巴巴!我讲:“求根还了贷款,叫他还款发票给我看”,她不懂。
      港口村主任李满意自己在老家樟树村永胜圩一线圩堤违建买卖商业混凝土,应该扪心自问,但不幸的事件发生了,司机和连带铲车滚下固城湖边,我照相了,看守人打小报告,你和你的舅子(原淳溪镇党委书记,现区政协副主席)芮保祥同高淳区农村商业银行负责人等报复我。
      权,应该给百姓着想,不是私人特权!
      2013年7月15号上午在高淳区政府门卫室递交纪委,其中:港口村行政村“权钱交易”,还有混凝土事件。几个月后,混凝土机器拆了,铲车运走了等等。
      第六篇接着写。。。。。。
      回复
      • 6-15
        支持(0)
        打赏
        分享
        软脚螃蟹
        发表于 2018/6/21 11:52:22
        显示全部楼层
        4楼
        第六篇接着写
        。。。。。。天不下雨,我每天练练腿脚,从港口村十字路口一线圩堤马路上到樟树村来回几趟。
        2013年上半年某天,我看到了几部拖拉机在港口桥边运送混凝土往安徽直埂小路去。也发现樟树村了三叉路口旁一台混凝土机器搅拌声音,怪不得他们又死灰复燃、蠢蠢欲动。
        2013年7月15号上午九点左右,我到了高淳区政府门外,门卫师傅他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到纪委去,”我自我介绍:“我是砖墙镇港口村李玉春,中风后语言讲话不行,写了(详实)情况给纪委领导,”门卫师傅说:“你写的情况给我看看,”我犹豫片刻给他了。我的复印信有二十四页信纸,加上证据资料共有四十五张,门卫师傅他看后打电话给纪委,电话里讲话没听清楚,没在意。一会儿他对我说:“你来接电话,”某位领导讲:。。。。。。我有要事。我对门卫师傅说:“领导讲他有要事,”门卫师傅说:“你的资料先放着格栏袋子里,等时候来专门人员给领导送去,”我不死心又等候。十一点多没戏失望了,我的信和资料只好放在格栏袋子里。门卫师傅谢谢您,他帮我装填信封,拿放格栏袋子里。唉,高血压中风后只有一支健康的左手拿捏不稳啊!
        几个月后我在樟树村附近看到了车厢号牌是黑龙江的,卡车运离混凝土机器,应该结束了。
        10月16号星期三上午,第二次到区政府门卫室门口,我对师傅们说:“三个月后我又来了(我的事情事件纪委没回音)”,第二次他们熟悉晓得我,师傅们议论中。片刻,门卫师傅在室外打手机电话,不一回儿,他来了对我说:“你到信访局去,”我不知道信访局在哪里?师傅指点给我。到信访局院子里,会议室好多人,问问什么事情,某位村民对我说:“你在窗户孔里向工作人员要表格填简历,”我要了表格也填写简历交给工作人员,他发了小纸条给我,排在第十八号。十点多钟,会议室诉求没人了,工作人员叫我到办公室去。办公室里隔开两间,外间某领导让我坐,问我什么情况?我说:“我是砖墙镇港口村李玉春,几年前高血压中风身体右半边残疾了,语言讲话简单还是不行,只好把我写的信给您看看,”领导看了他说:“你写的不错嘛!”我讲:“我的信用左手写的,”他问我:“你的资料呢?”我拿了资料给领导,我说:“三个月了,我的信和资料给区纪委没有回复,”领导讲:“你的事情给你回复。”唉,三年多了,写信(平信、挂号信、快递信)还没有回复甚至没有音讯,我有一丝疑问啊,女工作人员讲:“他帮你作主了。”
        领导问我关于一些事情,比如:砖墙镇党委书记是哪位?司法所所长是哪个等等,我一一作答,领导打了一通电话给那位。我想:我和区常委领导在信访局办公室对话简单交谈好高兴!十一点多钟,我要走了,走到门口想起来又返回,我对领导说:“您贵姓啊?”女工作人员她插话说:“反正领导给你回复。”唉,从那一天到现在,我遗憾不知道他贵姓,对于我,他是好人、好官。
        八月份,我到高淳买了旧台式电脑,在砖墙电信分局牵了家里的宽带,学学互联网。
        十二月十一号星期三清晨,我半躺着床上想问题,咦?前日子里到信访局有一个多月了,“回复”没有音讯?区常委领导他对我说过:你的事情给你回复。虽然第一次接待,我心里信任他,起身再到高淳信访局。七点半,我在港口村搭班车到高淳,下车后走到高级中学附近又搭公交,在高淳区域,我中风残疾后第一次搭公交车。下车后走到信访局会议室,我向工作人员要表格,不一会儿,工作人员他叫我到办公室里,我到里间办公室看见了三位领导等后着。咦?领导们他们的姓名小牌子呢?左右两位我不知道是谁,正中央猜想肯定是常委领导,我对他讲:“您是溧水区调过来的,”前期在收看南京电视台新闻节目,看到过高淳区常委年轻化一些内容,但不知道他贵姓,常委领导他讲:“是的,是的,”我说:“中风残疾后,我的语言讲话不行,我写的信和资料给您看看,”
        左边领导(后来问过了,他叫杨辉,信访局局长)插话说:“你的(表格简历)我们看了,你的信资料给他要很长时间(第一次到这里来,我的信、资料很厚他知道的),那些信访者他们呢?”咦?刚才我和常委领导讲的,我语言讲话不行,只好写了详实的信和资料给常委领导看看,表格简历看了不过几十个字,他对我的事情事件不清楚,很不了解。一个多月前,也就是十月十六号星期三第一次在信访局外间办公室呈给常委领导几十张信和资料,他看了只不过十分钟左右,今天杨局长他在常委领导面前说三道四。在信访局,官员应该拿出公平公正同等对待。我疑问?我的信里关于港口村支书李建国、砖墙镇派出所警长包港口村姜小平、砖墙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等,特别提到的现任区政协副主席规划局局长芮保祥,我写的几位干部对杨局长另有隐形?我坚持在布袋子里拿出了信和资料呈给常委领导,杨局长在他的办公室上拿了一张打印材料递给常委领导,咦?一张打印材料关于我的?我说:“(关于我的)给我看看,”吴警官(二杠两花)他讲:“你知道的,”我惊讶!一张打印材料我不知道,不明白。。。。。。
        噢,难怪了,他们这样。我证实了第一次常委领导对我说:给你回复。他对老百姓不错,我信任他。我对杨局长伸出左手讲:“给我看看,”他不肯,我几次要看,杨局长他又不给,我说:“(我写的信和资料关于某些干部的事情事件,他们对老百姓蒙骗做假材料)你,官官相护!”我说了一番话,杨局长看到他一脸白一脸红,我又摒着沉默。不一会儿,工作人员叫进信访者几位,我给他们腾出办公椅子来,只好作罢。常委领导您应该接了我的详实的信和资料,但您没有看一页,您的办公桌位子是正中央啊!信访局局长杨辉掩盖事实、欺上瞒下、指鹿为马!!!
        上午九点多,我又到高淳区政府门卫室再找纪委,两位门卫老师傅换了岗不认识,某位师傅他问我什么事,我说:“我到纪委去。”唉,七月十五号第一次到区纪委吃了闭口羹;十月十六号星期三第二次又到区政府门卫室,某位师傅叫我到信访局;第三次又来了。。。。。。
        我对门卫师傅们简单介绍我的情况,信和资料也给他们看看,看后师傅打电话到纪委,打了电话后他讲:“过了时候(副)局长到门卫室你和他谈话,”我说:“好的。”不一回儿,在政府大院外来了几十位村民,想到大院子里面去被紧闭,我也听到问过他们的事情。十一点左右门卫师傅又打了纪委电话,他对我说:“(副局长)他不来了。”我失望,失望啊!只好又回家了。晚上在电脑写了一篇短文发表于高淳热线论坛,标题是:高淳区政府大院正门又“关门”了(内容:。。。。。。南京市区养禽专业户都补偿了,只有高淳区政府没补偿。。。。。)
        实名是“Li:玉春”,时间是:2013.12.11 又过了几天,十二月十六号星期一,我从港口村搭了班车到高淳又转去砖墙镇政府找党委柳书记(他上任到现在一年多,我十几次到他的办公室,但没见过他的踪影),在信访局接待日有二个月了,关于我的事情事件常委领导曾打过电话给柳书记。先问问大厅北侧党政办公室负责人李道水,他说:“柳书记不在。”外面下雨了,闲着没事,忽然大院内开了个三轮车到大厅外停着,在车内搬东西,问问什么事?村民讲:“我的房子有准建证被政府拆了,一年多至今没解决,今天到镇政府大厅里搬东西(床、被褥等)。。。。。。”
        我在大厅等到下午柳书记没来,只好回家了。睌上我在电脑旁写了短文发表于高淳热线论坛,标题是:砖墙镇政府大厅里,村民俩夫妻搭了一张床,妻睡觉,夫坐着。。。。。。(我用手机照了相几张)
        实名是i:玉春;时间是:2013.12.16
        十二月十七号星期二清晨五点多钟我醒了,半躺着心想:明天星期三是信访局“常委领导接待日,”前两次在会议室填表格简历,不如在家写好。我起床在桌子了写了草稿简历。八点多钟我到高淳复印店复印多张就回家了。
        我的简历是:我是砖墙镇港口村174号李玉春。2010年到现在,从港口村委到砖墙镇政府、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公安局信访接待、法院、区纪委、信访局等等。我是残疾人,中风后我老婆的小店呢?被霸占;妹夫被咬断了大拇指;母亲头上被打流血洐血开刀。几十次去政府啊!至今没有音讯。他们是:港口村支书现公开幕后人李建国;砖墙镇派出所包港口警长姜小平(在“百姓超市”小店门口,他对我说:在这里十次、一百次也没有用);砖墙镇政府初保办负责人李求根(他对我父亲讲:不要走,很好的搞你)等。
        我的信寄给柳书记等,寄给区委等等没有回音,真实详细在我的口袋里,在心里!
        港口村支书李建国等为首的,他们对上做假材料,对下造谣言,滥用职权,某些村民沾点集体便宜做假证人,对他们我要说:我和他们公开对证,到监察局、反贪污局、纪委、法院等,他们一伙敢吗?他们偷偷摸摸作假证词。
        高淳区人民政府的干部官员大多数是正义、公平、公正的!
        我等待着。。。。。。
        十二月十八号星期三早晨七点多钟,从港口村到高淳信访局会议室里面,向工作人员直接要了填写表格,附着我的复印草稿一并给他们。不一会儿,工作人员叫我到办公室我去了,里间三位领导同样在办公桌椅子上坐着,咦?正中央办公桌立着独一无二小牌子,姓名:刘其龙一一区常委组织部部长(领导,对不起,也谢谢您,对老百姓应该公开,个别官员见不得啊)。在谈话时,我自我介绍,并拿出信和资料呈给常委领导,信访局杨局长在办公桌又拿了一张打印材料递给刘部长,杨局长又套原插话,我说:“(关于我的材料)给我看看,”他又不给,他不给我看材料就算了,还要得寸进尺不允许我的信和资料呈给刘部长,我气愤了,上个星期三你在办公桌上拿了一位打印假材料给常委领导,今天又拿出假材料递给刘部长,我是残疾一级,语言讲话不行啊!只好写详实的信和资料给常委领导看看,假如我语言讲话正常的话,在接待室直接与领导对话。噢,我的信提到了关于现任区政协副主席规划局长芮保祥。怪不得,本来上次一丝疑问,终于明白了。杨辉局长派了两位工作人员抱着我就走到会议室长椅上躺着坐着,办公室又拴门了。区信访局杨辉局长等,拿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对老百姓不当一回事,甚至在上级面前造假!公信、正义在哪里?
        吴警官陪着我说说话,歇回儿他有点事走了。十点多钟,吴警官又来了,他对我说:“::那些信访者走了,你到办公室去,”我去了,咦?他们在里间走后门了,又回会议室到门口,看见院子里两部小轿车开走了。吴警官对我说:“你写的(草稿简历),刘部长转给砖墙镇政府,”我说:“是吗?转给砖墙镇政府要几天?”他说:“转到大概二、三天,”我又问:“转给砖墙镇政府哪个单位?”他讲:“机关办公室,”我说:“好的”。我要走了,谢谢您,吴警官!
        十二月二十四号星期二清晨,本来昨天到镇政府找领导,几天前,吴警官他对我说:你的简历刘部长转给了砖墙镇政府。今天第三份复印草稿应该到了。早上七点半在港口村乘班车到四元村,下车后走了几里路,到了砖墙镇政府大厅里,咦?她们没走?我曾在高淳热线论坛:发表标题是:砖墙镇政府大厅里,村民俩夫妻搭了一张床,妻睡觉,夫坐着
        我问问什么事,他母亲讲:“刚才在(党政)小会议室几个工作人员拖我拉我,要我到大厅外面去,不准在小会议室坐着,”推拉老太太什么世道啊!正好几天前,朋友抄给我南京电视台东升工作室林记者(是高淳人)的手机号码,我给他们了。在小会议室,我走了几步路问党政办公室负责人李道水:“在信访局转给镇政府三份,你收到没有?”他说:“第一份收到了,第二第三没收到,”咦?信访局长杨辉对常委领导转给了镇政府,他故意欺上瞒下?我疑问?李道水他讲:“你不相信?”我说:“(对比)我现在相信你了,”他又说:“在镇党政办公室转去了港口村委,”我讲:“你不能给他们(支书李建国等),你们瞎给(李道水他与我同村港口人)。”难怪呢,第二次第三次信访局杨局长拿一张打印材料递给两位领导,我要看,他不须看,杨辉局长像见不得人似的。
        中午后,林记者来了,在他的房子里取证照相,在司法所会议室调査,我也在那里,他老婆一个多月被打伤痕累累,手机照相有证据。在砖墙镇政府某个別干部他是“人民的公仆?”是“为人民服务造福?”下午四点多钟,林记者要走了,我搭他的“出租车”到四元村,下车后走几里路回家了。对林记者的事儿以后再提了。。。。。。
        十二月二十五号上午星期三,第四趟又到了信访局,在办公室窗户孔我对工作人员要表格,咦?他不给,工作人员讲:“上次你妨碍信访条例第*条,今天我们对你不受理,”咦?信访局局长杨辉拿一张打印假材料给常委领导,我妨碍?我拿出我的详实的信和资料呈给常委领导,杨辉局长插手拦着,我妨碍?噢,因为我的信里提到一位政协副主席规划局芮保祥,他指使手下工作人员赶我走抬我到会议室,是妨碍杨辉局长了。怪不得,在信访局局长杨辉他的指挥下干部官官相护,对老百姓哪有天理?哪有王法?是个衙门!正好几位领导,特别是杨辉局长也在窗户孔旁办公室站着,我拿了手机啪、啪、啪照了相,里面的人对我讲:“不许照!”这副嘴脸我要照,留下“记”念!隙时,领导们到办公室里间办公去了。吴警官来了,我问问他:“(在窗户孔接表格)他贵姓?”吴警官说:“他姓汤,我姓吴,”我对汤干部讲:“我的表格简历转到砖墙镇政府是吗?”他说:“三次已经转去了,”我讲:“(镇党政办公室负责人)李道水他对我说,第一次转来了,第二第三没转来,你说谎,他?还是你?”汤干部沉默着。后来汤干部承认了,第一次转送到,第二、第三次没送。唉,汤干部一个人对常委领导说谎话他敢吗?想想:三位常委领导重视我的事情事件转给砖墙镇政府,信访局局长杨辉和幕后操纵不是推诿扯皮,而是欺上瞒下,说谎作假材料,性质不对了。在会议室吴警官他对我讲:“你在村委协调没达成?”咦?我说:“协调?我不知道啊!”走了几步路,我对汤干部说:“镇司法所对我们的协调什么回事?”他讲:“你要问问卞所长,”我说:“好,现在我去镇政府,”汤干部打了电话后对我说:“卞所长他的父亲身体不舒服,他在人民医院陪着休息几天。”我走了,明天再到砖墙镇政府。吴警官,谢谢,感谢您!
        十二月二十六号上午,我乘车到四元村走几里路到了砖墙镇政府党政办公室,我问负责人李道水:“司法所卞所长我找他,人家对我讲,他到人民医院陪父亲,他父亲不舒服,”李道水讲:“卞所长在外面会议室(螃蟹田亩)招标去了,”咦?昨天信访局汤干部打电话后他曾对我讲的,卞所长在人民医院陪着父亲要休息几天。我疑问?李道水又重复说:“卞所长在外面会议室招标了。”我走到大厅外,看见几十位男女村民吵吵嚷嚷,我看看去。。。。。。【第二天晚,我在高淳热线论坛发表短文,标题是:高淳区砖墙镇政府又发生什么事?几十位老百姓吵吵嚷嚷。。。。。。 实名i:玉春 发表于:2013~12~27【内容是:12月26号上午,我到砖墙镇政府有点事,大院内几十位老百姓吵吵嚷嚷,她(他)们说:“永胜圩我们的田蟹塘招了标,去年和今年相比竟然每亩差了一千块,”有的人讲:“招标,是暗箱操作。。。。。。”等等。我问:“你们是哪里人?”她们说:“是葛家的(原保胜乡),夹沟是行政村。”怪不得老百姓很多人怨言,我抄写了林记者手机号码给某两位。东升工作室记者不错!】
        先接着话题:。。。。。。几十位村民们吵吵嚷嚷,什么原因我知道了,抄写林记者的手机号码给了两位。一位是葛家人氏;另一位老太太要我也抄写给她(林记者,对不起了)。我问老太太什么事?她讲:“我是砖墙镇大涵村,年纪六十九岁,两年多了,为我的几亩田要不回来,到信访局第五趟了,今天又到镇司法所找所长,他在哪里呀?”我说:“我和你一样,到信访局第四趟了,人家讲(党政办公室负责人李道水),所长在外面会议室招标,”那位也听到我们找所长,他说:“所长在外面会议室蟹塘招标,”我问他是谁?一位村民讲:“他是夹沟行政村会计”。既然,所长他有事,不妨到二楼所长室走廊等后,我和老太太一同爬上二楼,看见年纪工作人员在某办公室走来,我对他说:“我们找司法所所长,”他讲:“所长在会议室里招标,”我说:“(党政办公室负责人、夹沟行政村会计)他们也说的,”我问小伙子贵姓?他讲:“我姓熊,是村官,”熊村官他有事走了。近十一点我们不等了,和老太太到一楼司法所办公室去,有两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他对我们讲:“你们有事啊?”我说:“昨天到信访局,今天又在镇政府找所长,”他说:“所长的父亲病了在区人民医院里陪着,”咦?和信访局汤干部一样的讲法,我说:“他们讲所长在外面会议室招标,”他说:“招标另一位,所长在人民医院,”我说:“墙上挂着像片你哪位?”他指了像片给我看:“这是我的像片,”我说:“照片瘦长和你现在不一样了,你的姓名叫史治国?”他说:“是的,”老太太看了照片讲:“我不认识字,找所长他走到面前是所长,还是哪个?不晓得。。。。。。”
        在镇司法所办公室,我特意写了一段内容。史治国:你听见了没有?对老百姓要诚实,不要搞阴谋鬼计,更不要说谎!【第二天晚,我又在高淳热线论坛发表短文,标题是:在砖墙镇政府老太太问:所长在哪里?一位讲在人民医院,另二位在会议室招标,哪位说谎?哪位诚实?实名i:玉春 发表于2013年~12~27(后来去年卞所长他对我说“在人民医院陪父亲”。我知道二位讲“招标”是无意的,我对不起史信访史治国等)】
        中午我要走了,老太太对我说:“我们下次(星期三)到信访局好吗?”我说:“好的,”她让我写上她的地址、姓名给我。唉,我没去有事遗憾了。老太太:对不起啊,只有我给老太太写的纸条一一林记者的手机号码,她的七亩多地有希望了吗?
        我走在马埂圩农路上,碰到俩夫妻,他们要我到家里吃饭,吃饭不要,我问问:“你的房子被拆解决了吗?”他说:“昨天晚上在镇政府某办公室和我们、林记者一道解决了,只有一万多块,”我吃惊,又问多少?是一万多块钱。试想:公路旁边被拆房子有准建证赔偿只有一万多块,同样木樨行政村盛家桥旁?房子没准建证拆了赔偿多少您猜猜?赔偿三十万块钱啊!国家的钱对老百姓和某官员不一样,他是哪位呢?是姓盛,还是姓张、姓芮(附近近三里路有三个小村)?
        我走了几十米农路,脚有点疼,回去到砖墙十字路口想搭班车到高淳,有点饿了在面食小店吃了饺子,想到镇政府司法所办公室去,休息时丁协调员他在里面,他要我坐,我两闲聊搭讪,也聊关于信访局我的事。办公室里又来一位,丁协调对我说:“他管信访,”咦?他管信访?我问史信访:“信访局转来三封简历,你收到没有?”他说:“第一份收到了,另二份没收到,”他又讲:“到港口村调査过了,”咦?在港口村应该见一次面或回复(第一次在信访局区常委领导他进的“要给你回复”),我说:“调査材料呢?”他讲:“给你看看。”在橱柜里拿了一张打印材料递给我,简单看了,我说:“材料我想到复印店(院子大门对面十几米就到了)复印,”他不允许。虽然不允许复印,我谢谢他,没有史信访员哪有他给我看一张打印假材料,信访局局长杨辉他拿假材料给我看?天方夜谭,几乎为零!三位常委领导:其一、“给你回复;”其二、他分别递给两位常委领导一张打印假材料和我的真实的信、资料一对比,看了后如梗于喉,到现在应该明白了吧!信访局局长杨辉公开对常委领导等滥用职权、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操纵指使,用假材料包庇他人(混凝土事件和他们对我报复)!
        “假材料”我看了简单两条要点:
        一、假材料 在港口村委关于“百姓超市”小店协调了
        1、12月25号上午在信访局,吴警官他对我说:在村委协调没成?我说:协调?我不晓得!
        2、我中风后到现在,小店“百姓超市”被霸占就算了吗?我母亲被打头上流血衍血开刀几千块呢?<
        回复
        • 2天前
          支持(0)
          打赏
          分享
          软脚螃蟹
          发表于 2018/6/21 11:56:10
          显示全部楼层
          5楼
          “假材料”我看了简单两条要点:
          一、假材料 在港口村委关于“百姓超市”小店协调了
          1、12月25号上午在信访局,吴警官他对我说:在村委协调没成?我说:协调?我不晓得!
          2、我中风后到现在,小店“百姓超市”被霸占就算了吗?我母亲被打头上流血衍血开刀几千块呢?
          二、假材料 李根福到南京中级法院打官司
          几时,我问家里人到南京中级没有?她讲没有。他们一伙之流对常委领导和老百姓欺上瞒下作假材料啊!老百姓呢?他们是真实的:李根福被咬断大拇指到高淳人民医院不接受,到南京八一医院移植还是不行。他们一伙之流和老百姓与假和真对比清爽得很!
          2012年7月15号到现在咬断大拇指赔偿六万多块没有音,又是他们一伙之流作怪报复我家人,他们是“干部”吗?
          我不怕报复,不怕打击,我和他们一伙之流到纪委、到检察院、到法院去公开对证,他们敢吗?他们只好偷偷摸摸写假材料,做假证词!某官员曾说过:群众诉求无小事,件件都要真诚对待,真心办好!
          “公权在民,只能用来为人民谋福利”!后来,2014年五月份我公开发表于老街杂坛,标题是:唉,还是写给高淳区委吴书记我的一封信一一村某干部他对我们说:(看了公开一封信)吴书记讲,第一时间不给他,就开除!被咬断大拇指六万多块给了,但我的“百姓超市”小店被霸占,母亲被打衍血开刀几千块呢?还有2014年4月20号中午吃饭后,我父亲(从高淳人民医院到江苏省人民医院,他得了大病“食道癌”)他讲:“我租了一间门面房了?小店借我的七千块呢?” 从开始到现在,始终没解决。
          第七篇接着写。。。。。。
          回复
          • 2天前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5条记录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