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4条记录 
查看:1057 | 回复:4
无标题
云烨
2018/5/11 13:39:12
只看该作者
梦想这玩意,还是得有,万一实现了,皆大欢喜。可是,有时候,梦想也可以用来发泄对现实的不满,比如穷人梦想有钱之后纸醉金迷疯狂挥霍。
我是个穷人,但是我还有点知识。我同样梦想有钱,但是我的梦想,除了钱以外还有很多,因为我有知识,所以我比没有知识的穷人更加贪婪。
莉莉也是这样的人。莉莉是个男人。
我们相约合作,共同发家致富,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分歧。
我们想法一致的方面还有权力。钱换权,权换更多钱,更多钱换更大的权,再用更大的权捞更多的钱。循环往复,我们俩的钱够我们两个几辈子挥霍了。于是我们洗手不干,开始享受。
所谓饱暖思淫欲。所谓的享受,也不过是满足生理需要。
但在这方面我们出现了分歧。莉莉好游冶,喜异国风情异域风光,所以他买了个韩国女团,带着她们周游世界,顺便睡她们。或者说,是不断的换地方睡她们。我不行,我是个安土重迁的人,所以,我喜欢睡中国女星。
莉莉带着女团出国去,我开始杀入娱乐圈。
过了一段说短不短说长还短的日子,我每天都换一个女星,直到有一天,床上的那个女人重样了,我再也没有兴致。退出这块巴掌大的江湖,去做我的文人。
文人通常是写文章换钱吃饭,但是没有生活经历的话,写出来的东西换不成钱,而我还没不要脸到郭敬明那种程度,所以我决定写自己的生活。
于是,一部名为《娱乐圈床事》和一部大约500G左右的同名纪录片横空出世,江湖上人们叫我“冠希第二”,或者“二冠希”。因为我的纪录片是用长镜头加特写拍的——岛国爱情动作片也是这种手法。
不久,我被抓到,以传播淫秽色情内容的罪名被投入大牢。由于多少有点钱,在里面生活不错。服刑期间,积极改造,重新做人。加上莉莉回国,上下打点,我判了十年。缓了八年半出狱。
出来第一件事,看了看太阳,很晃眼,晃得眼睛疼。随后我大声叫了一个姑娘的名字,这个姑娘叫做“阿婷”。
莉莉跟我说,你别这样,你要高雅一点。睡了谁别写出来,心里记得就好,像你这样不低调的容易出问题。
我叹一口气,问他,你女团呢?
他说,卖了,我现在玩的很高雅。
我没理他,一个人走了。
后来我买了一辆加长悍马。具体多少钱,我忘记了,大概百八十千万吧。
我有上千亿的身家,随便拿出几百万来挥霍,根本就不算挥霍,甚至不算浪费。买这辆车丝毫不心疼。我开这车经常怠速行驶,原因是这辆车一脚油门要花去我十四块九毛七分钱。
我没有牌照,也没有驾照。但是。在中国,这样的悍马根本没人敢拦,何况是加长的?
那段日子,我每天睡到快中午起床,起来开车去发廊洗个头,出来容光焕发,去吃街边摊上一大碗才卖七块的饸烙面,饱到滚倒。吃完要喝面汤。有分教:原汤化原食。
然后开车去一家一小时只要一块五的网吧,从两点包场到六点,才花五块。这样上网很省钱。六点多,去网吧隔壁吃晚饭。晚饭要比午饭复杂一些,因为拌汤里面的东西看上去比一碗面复杂。吃完要再去一次洗头的地方,这次不洗头,“连吹带打”只需两百。
过了几天,莉莉约我吃饭。席间他说,他现在很高雅,有生理需要了,拿钱砸良家,砸出个一夜情出来。
我说你是在用钱践踏别人姑娘的自尊和人格,很低俗。而发廊妹是一种职业,我去发廊,公平交易,比你高尚。
他说,你该过几天有格调的日子,你看你比我老了起码十岁。
我说,我只比你大两个月半。
他说,你看上去很老,你要充实一点。
或许他说的对,我不应该无所事事的等死。
于是我去上海一家据说是最高雅的咖啡馆,去喝咖啡。
因为莉莉说,高雅不在于你吃什么,在于你在什么地方吃。
于是,我穿一件包屁股的大短袖,洗的掉色晒的散色的裤子,一双两边开胶的帆布鞋,来到了上海。我这浑身行头加起来,四十五。因为别人说,上海很高雅,喝咖啡很高雅。
咖啡苦,服务生很势利,有一种轻蔑歧视在他的眼神里面,快要夺眶而出。
常吃面的人有个爱好是啃着蒜吃面,为了吃面快,也为了把不太好吃的面吃下去。咖啡很不对我的口味,所以我打算啃一瓣蒜。
于是我找他们要。他们说没有。我说给我一棵也行,我自己剥。还是没有。
并且前台经理叫来保安要把我赶出去。推搡之间,动起手来,我习武很久,还是挨了打,但是咖啡馆被我砸坏不少东西。他们认为我来找事。
我没有,我只是找蒜。
上海警察效率很高,很快把我请进去。
对面有个警察看了我的身份证,肃然起敬,说,先生,我觉得这是个误会。
我说没事,该干嘛干嘛。
他说等会,便出了门,打了个电话,再进来,已经过了一刻来钟。期间,我一直盯着对面墙上的钟。
我跟他说,该做笔录了吧。
他点头,说开始。
他没发问,我开始哭,边哭边说,他们先打的我。
说一句话不难,哭着说话也不难,难就难在哭半个小时一直只说同一句话。我一直哭喊他们先打的我。直到有个人模狗样的穿狗皮的人带着一个人模狗样穿西装打领带的人进来。我不哭了,偷偷看他们,看得并不真切,睫毛上挂着泪珠,因为反光的原因,看什么都有两个光圈圈。
西装说愿意私了。
我说我也愿意。他先给我郑重道歉过后,跟我谈赔偿问题。
我说,我去喝咖啡,想要一瓣蒜,你们没有,是不是没有把我服务好?
他点头。
我继续,你们保安那么多人打我一个,是不是构成了伤害?
他接着点头。
我接着说,是不是得赔偿我精神损失?
他点头如捣蒜。
我突然弱弱的问了一句,我要赔你们家店多少?
他说,您老诚心要给,200万吧。
我说,精神损失费医药费你给我300万,抵一下,你给我一百万。
他说,还是您挣钱狠。
我说,想挣钱,你脸皮还很薄,我看你是个痛快人,告诉你,想挣大钱,你要比我还不要脸。
他面泛苦色,说,先生说的是。
从上海回来,挨了一顿打,挣了一百万,我突然有点后悔。
我后悔没多要五百万。
莉莉见到我很生气。
他说,哥,你能干点人事不?
我说,我干的难道不是人事?他们打我你怪我?说罢又要哭。
他说,别,哥,我请你吃饭。
我说,走,南关口饸烙摊。
面摊上,他把笔挺的西装上衣脱下来,揉成一团,放在身边,跟大伙一样,蹲坐在很矮的凳子上。他的裤裆没有被绷开。
面吃完,我俩喝汤。
我问他,打算什么时候成家?
他说,没一个看上的。
我说,还是因为她?
他反问我,你是因为我前嫂子?
我没说话,掏出二十块钱,站起来结了账。说,你给我十四。
他没说话,也没掏钱。我知道,这块地方聊天的时候千万不能触及。很伤人,很伤感情。
我也很辛酸。我想起了我的那个她。
我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挺起胸膛,把伤感裹进西装。
我说,走,带你去做点有意义的事。
我把车开到汽修店。跟一脸恭敬一副狗腿子样的老板说,排气管的消音器和三元催化器给我拆了。
他点头哈腰,说,好的老板。转过头,挺胸抬头吆喝到,来俩人,卸消音器和催化器。
于是来了两个修车工去十几米长的车底下瞎鼓捣。
一会跟我说,可以了。
我给他一百,说别找了。我跟莉莉上车。声音很响,像是拖拉机,又像是农用三轮,总而言之一句话,很像农机。
晚上市政广场有点堵。索性挂了空档,踩油门听声玩。人们都受不了。
一会一个有点耳背的老太太敲我们车窗说声小点,她们跳广场舞听不到音乐了。我对着她耳朵大声说,车坏了!
她反问我,什么回来了?
我又一次大声喊,车坏了。再指指我的车,她终于明白了。
她说,快点把车修好。
我说,好的大妈。
她们跳广场舞的散了。我很快把车开到我家,我一个人的家,今晚莉莉说住在我那里。
在楼下小卖部,停车下来,里面的人都很惊奇的看着我,老板问我,你车坏了?
我说,恩。
突然我大拍桌子,大喊一声,给我来一瓶最便宜的矿泉水!
一个女服务员拿出瓶冰露问我,冰的还是常温的?
我掏出钱包,在一堆卡和一堆一百元之间翻来翻去,找到一个五毛钢镚,说,还是换成小布丁吧。
回复
支持(12)
打赏
分享
古月
发表于 2018/5/11 23:04:00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而我还没不要脸到郭敬明那种程度”他咋啦?
收起回复
  • 5-11
    支持(0)
    打赏
    分享
    总编 端木清零
    发表于 2018/5/12 7:46:34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周末愉快
    回复
    • 5-12
      支持(0)
      打赏
      分享
      云烨
      发表于 2018/5/12 8:27:27
      显示全部楼层
      地板
      总编你好,周末愉快哦~
      回复
      • 5-12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古月
        发表于 2018/5/13 22:19:45
        显示全部楼层
        4楼
        “梦想还是得有,万一实现了”。喜欢这句话,就算实现不了也没关系,真正经历了这个过程。小说风格好奇特哦偷笑
        收起回复
        • 5-13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4条记录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