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244 | 回复:0
无标题
呀呀
2018/5/6 22:22:34
只看该作者
呀呀+《劳燕分飞》

 “夏冰,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了!”
  “甄浩轩,你呢?”
  甄浩轩颓废的表情,看了看夏冰,深叹口气,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考虑好了。”
  “这是你们的离婚协议,请你们认真仔细的看一遍,如果没有异议,就盖章了,这章一盖,也就意味着你们两个彻底散伙,如果一方签了离婚协议反悔不履行,就得通过法院起诉诉讼离婚,希望你们想好了在落笔。”工作人员态度认真负责的向两人陈述离婚流程。
  “同志,我们在家已经协商好了,没有财产纠纷,没有孩子,而且需要的手续和证件也已经带齐,请你给我们办理吧!”夏冰面无表情,毅然决然地把包里的结婚证、身份证递给工作人员。
  甄浩轩迟疑了下,只好也把身份证递了过去。
  “如果两位没有异议,我就盖章了。”工作人员深刻的看了两人一眼,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拿出章在印泥上使劲摁了一下,看两人都不反应。随后,啪啪啪啪,鲜红的章印,结束了夏冰和甄浩轩两年零四个月的短暂婚姻。
  人生真够滑稽,原本一家人,就这么民政局一进一出,两个人身份转变,或许以后就是陌路人。
  走出民政局,甄浩轩表情略显低落,看向走在旁边的夏冰,犹豫一下,还是轻声说道:“夏冰,一起吃顿饭吧?”
  夏冰微怔,泪水在眼圈打转。但是理性告诉她,要冷静,优雅的转身才不失风度,不能哭也不能输。随后淡淡地语气回道:“别难为自己了,散伙饭还是免了吧,我想现在、此时、此刻一定有人心急火燎的等你吃团圆饭呢,别让人家等急了,赶紧报喜去吧!”
  说完,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心情纵然是锥心滴血也不会在他面前暴露。七年的感情,她的青春,她的爱情,她对美好生活的幻想,所有过往一切记忆,都已经葬送在这一段背叛的婚姻里。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点可怜的自尊,她要为自己捍卫尊严,人活着必须有尊严,她不会在任他去践踏她的尊严。
  曾经她为甄浩然放下骄傲,放下自尊,不顾一切的抛弃自己的原则。去爱他,照顾他,学会了做饭,学会了精打细算,家里的衣柜里,全都是打折款。脸上的皮肤远没有花费在美容院里的女人肤色好。现 在看来,男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把女人改造成做饭的黄脸婆,陪吃陪睡的免费保姆。把一身的热情和心疼送给外面的情人。这样的男人没什么可留恋,不要也罢。今天以后,和这个男人过往一切将要翻篇,她不会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她要重新开始,至少这一刻,她要骄傲的离开。
  甄浩轩看着夏冰的背影,百感交集,懊悔痛心,却也明知无法挽回,七年的感情就这么灰飞烟灭,不免黯然神伤。他的眼角似乎渗出了泪水,但他很快就擦拭了,可能是伤感,好像彼此一转身,就再也不见,后会无期。
  他知道错在自己,是他破坏了这段婚姻,没有遵守诺言,伤害了夏冰也伤害了自己,以前听人说相爱容易相守难,今天他终于是体会到,生活中经不住诱惑 、耐不住寂寞背叛婚姻,最终的下场就是被婚姻踢出局。
  此时的甄浩轩患得患失无从舒坦,并没有为失而复得的自由之身感到半点轻松,反倒是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人有时特别奇怪,当你拥有时并不感觉有什么特殊,普通得就像是渴了喝水,困了睡觉,如影随形的习惯,一旦失去才发现她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精神依赖的一份子,突然失去心里面空落落的,像被抽空了一样浑身无力。
  之前背着夏冰和邬梅见面,总感觉时间短暂,每次分开都依依不舍。自从被夏冰发现闹离婚以来,他再提不起兴致见邬梅,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发现自己并不爱邬梅,他和邬梅之间也就是黑暗里的激情,见不得光,所谓的感情光一照就死。他犯了男人最贱的毛病,吃着碗里盯着锅里还想着田里,活该落得今天的下场,甄浩然懊恼不已。
  那天被夏冰赤裸裸的堵在车里,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结局,夏冰虽然表面看似柔弱,其实很坚强,她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大哭大闹,捉奸取证,至始至终好像没看见她流过一滴眼泪,甄浩轩倒希望她能像有些女人那样哭哭闹闹,甚至打他耳光都能接受,也不至于像现在那么愧疚,夏冰真要是闹腾闹腾或许离婚不会那么迅速,至少还有缓和的机会,她越是冷静越说明问题严重,从被捉奸到离婚,三天就否决了两年的婚姻,迅速得让人来不及适应。
  他没有解释,在事实面前,所有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解释已经不起作用,只能说明在为自己开脱责任,狡辩找借口,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了解夏冰,一旦决定必将付之行动,就像当年她不顾爸妈阻拦义无反顾的跟了自己,她特立独行,有思想,有个性,从来做事都有自己的主心骨,不会因别人三两句话就颠倒思想。所以离婚这一程序,他错在先,只有配合,没有挽回的余地,甄浩轩此刻最后悔的就是和夏冰结婚两年,没有要孩子,如果两人之间有个孩子牵系,或许夏冰就不会做得那么决绝。
  现在想再多也是没用,婚都离了,甄浩轩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这时,兜里的电话响了,他拿出一看,是邬梅,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邬梅的电话甄浩轩莫名恼火,他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听了电话。
  话筒里传来邬梅娇柔甜美的声音,“浩然,你在哪呢?事情进行的还顺利吗?”
  甄浩轩听着邬梅这句话,内心极大的嘲弄,感觉两人就像女娼男盗,心情瞬间跌至低谷,甚至不愿回答邬梅。
  “浩轩,你怎么不说话,婚离了吗?”邬梅电话那端迫不及待地问。
  “离了。”
  “真离了,那么顺利?那你还不给我打电话说一声,害得人家一直七上八下地担心,你回来吗?我给你炖了鸡汤。”邬梅按耐不住喜悦的语气。
  “我公司还有事处理,完了在说,先这样吧!”甄浩轩挂掉电话,一副惘然的表情。
  他想一个人清静,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还没来及做好思想准备,之前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不过就是寻找刺激,他从没往离婚这个方向考虑。以后的生活怎么面对,他和邬梅之间怎么来相处,甄浩轩需要冷静考虑一下,发动车,他往公司方向开去。
  夏冰离开民政局,一个人漫步在街头,她努力克制自己什么都不去想,耳机里高分贝音乐刺激神经末梢传递,一种强亢奋压制了内心的羞辱和悲愤。音乐把她带进另一个只有美妙动听的旋律世界,她让自己完全沉浸在空灵之间,她表情里呈现出一种超然的沉静。不了解情况的人,谁都看不出她是刚从民政局走出的离婚女人,她的眼泪其实在跨出民政局大门,就已经在心底稀里哗啦的泛滥成灾,可是她愣是克制没有流出一滴眼泪,她觉得眼泪只能代表自己的脆弱,她需要的是坚强,不需要用眼泪博得同情。
  特别是遭遇背叛的女人,更应该学会用坚强保护自己,用自立筑起堡垒,只有把心坚固才能抵御风寒侵袭。
  那天看到车里不堪的一幕,她为那一对偷情男女保留了最后的颜面,重新关上了车门。那一刻,痛苦来势凶猛,她的神经瞬间麻痹。也就是这一刻她立马就做到了封心锁爱,是甄浩轩的薄情寡义让夏冰的心瞬间结了冰。
  当她一步一步离开那辆车,心也和车里的男人距离越远。转角处,一切都变得陌生,身前身后都如虎穴龙潭,心如刀割般刺痛难忍。她痛苦不是因为看到那一幕,而是为自己感到悲哀。曾经她最信赖以为可以依靠一生的男人,利用她对感情的宽容和信任,肆无忌惮的上演背叛,人心难测海水难量,多么的可怕。
  夏冰的容忍也是有底线,她无法接受已经变质腐烂的感情,当欺骗和背叛同时出现,七年的感情已经被腐蚀得面目全非,曾经的爱伴随着恨交织而来,牵动着夏冰的思维毅然决然做出了断。
  遇到一个不可靠的男人,组建的就是一段不牢固的婚姻,所以结婚怎能如儿戏,找对那个人才能幸福绵延,夏冰扼腕长叹,既已如此,又能如何?
  人生之中,爱过并付出过,夏冰无悔,人在挫折中成长,才学会坚强,爱过痛过后就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既然甄浩轩选择了背叛,她又何必束缚自己,强扭的瓜不甜,不爱就放手,夏冰坚信,总有一扇窗会为她敞开。
  夏冰一路抛洒着积淀心底的精神垃圾,所有身边的噪杂都与她无关。她看到前方路口有一酒吧,突然想去喝一杯,刚一转身,一声刺耳的刹车轮胎摩擦水泥地的声音。夏冰来不及躲闪,猛紧张,脚下一崴摔倒在地上。刹那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
  待她缓过神来,看见从车里下来一位年约三十多岁的男人,蓄着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的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夏冰感觉到此人身上有一股盛气逼人的气势,却又显得冷傲孤清。
  他走到她跟前,但是并没有伸手扶她,而是双手揣在兜里,俯视着她的狼狈相,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清冷傲视的强势。
  “小姐,要碰瓷就带点技术含量好不好,你这也太低俗了些,说吧,想要多少钱?”
  夏冰倒吸一口凉气,花费一分钟才把这句话消化,原来对方认为她在碰瓷讹诈,看来今天碰到冤大头了,夏冰正憋屈一肚子火没地方撒,正好,找死的人来了。
  “我说你这人,眼睛是瞎了还是瘸了,驾照哪买的?连交通规则都不懂,难道你不知道无论何种情况,都是车让人,建议你先去驾校科目一吧。”
  “小姐,一 这不是路口,二 没有信号灯,三 我正常行驶,四 你突然袭击,五 谁知道你什么目的。”
  “狡辩,从道路安全法来讲,车主你疏于观察,看见行人没有及时避让,就得负全责。”
  “对不起,我赶时间,没空陪你玩。”男人说完,掏出钱夹,拿出一砸钱丢给夏冰,转身走回车里。
  夏冰还没见过如此傲慢的人,碰了人还像大爷一样神气,在仔细一看眼前停的车,宝马!不看不当紧,这一眼让夏冰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气不打一处来,女人天生具备的泼劲瞬间涌了上来,脱掉一只鞋子砸向宝马车。
  “渣男,这就想走,没那么容易,什么人呀?有没有素质?碰了人连句道歉话都没有就想溜走,你给我下来。”夏冰还嫌不解气,脱掉另一只鞋子也抛了过去,不偏不巧,正好和准备上车的宝马男额头来了一个“擦边球”。
  “是呀!这人也真是的,碰了人也不道歉,什么态度,开豪车就了不起啦。”一位大妈看不过去,开口说道。
  “就是呀,道个歉不就完事啦!”
  “给钱就能解决问题吗?人家姑娘还做在地上呢!”
  围观的群众有人打抱不平,你一言我一语的指点宝马男。
  宝马男抬手揉了揉微微生疼的额头,弯腰捡起落在脚下的高跟鞋,掂量片刻,突然露出一种佞笑,他用两根指头掂起高跟鞋后跟,缓步渡至夏冰身边,指头一松,鞋子落在夏冰脸前。
  他的一双深如幽潭的双眸,放射出一种炫目的光芒。
  深谙的眼底泛出的确是莫名的孤傲与疏离,他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冷的气息。让夏冰觉得此人从头到脚都寒气逼人。
  只见他俯下身子,目不斜视地盯着夏冰,犀利的眼神像要穿透夏冰隐匿沉静背后的心伤。
  “小姐,相比衣饰,女人更应该善待自己的脚,一双适合自己的鞋子,在一定时候充当着领路人,所以选择很重要。众所周知,女人穿高跟鞋不舒服,但也不至于这么发泄,多不雅观,公众场合要注意形象。”
  他停顿了一下,眼睛对着她的眼,一瞬不瞬,却又意外的开说道:“脚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不舒服,可以换上平底鞋更接地气,女人除负责美之外,更要爱惜自己。”宝马男一张清冷的脸露出邪魅性感地坏笑。
  夏冰的脸突然红得像熟透的柿子,宝马男一番话具有极强的杀伤力,让她感到极其威胁,看来今天碰到识货的主了,刚刚见他掂量自己的鞋子,难道辨认出鞋子是赝品,夏冰记得这双鞋是在淘宝名品特惠抢购来的炫彩同款。即便如此,夏冰也毫不示弱,她不能就这样输给此人的傲慢。
  “先生,你的眼是不是高度近视?请搞清楚状况,我现在是脚崴了,不是鞋坏了,如果不想浪费你的宝贵时间,立马给我道歉、去医院看脚,免口舌。”夏冰忍着脚踝的疼痛,耐着性子和宝马男理论,其实心里恨不得踢他两脚,害得她当众出丑不说,还光着脚坐在地上。
  “钱我已经给你了,还装腔作势,别以为我不懂你们这些招数,我可是花钱买来的教训。”宝马男一丝不羁的表情。
  看来这厮曾经吃过碰瓷的亏,心有暗伤,所以才那么傲慢无礼,夏冰无奈地摇了摇头,懒得再给他争执。她强忍住脚部的疼扶着车身勉强站了起来,脚踝一阵撕裂的疼痛使她不由得呻吟了一声,差点再次摔倒。
  宝马男居然动了恻隐之心伸手扶着了夏冰。
  “你真崴了?”
  “你以为演电影呀,碰瓷我用得着真崴脚。”夏冰疼得站立不住,无暇给他理论,她穿上鞋子,挥手拦截的士,想赶紧离开这个丢人现眼的地方。
  “别麻烦了,我送你去医院。”宝马男态度180度大转弯,拉开车门欲扶夏冰上车。
  “谢谢!不耽搁你时间,我自己打车,把你的钱拿回去。”夏冰把手里的钱丢进宝马男的车座。
  “小姐,如果刚才有冒犯的地方,希望不要介意,是我误会了你,请给我机会来弥补过失。”宝马男突然变得成熟而儒雅,双眸诚挚的凝视着夏冰,嘴角泛出深邃的浅笑。
  夏冰心中不由一颤,这个男人,将一种沧桑和沉稳,内敛和机智收放自如地发挥极致,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混合复杂的气质,使夏冰束手无策无力接招。
  “请吧!”宝马男礼貌的抬手为夏冰挡着车顶,请她上车。
  夏冰看了一眼宝马男,无奈地耸了耸肩,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坐进车里。
回复
支持(5)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