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371 | 回复:0
无标题
草木之秋
2018/5/1 9:02:28
只看该作者
岁月美极,宛若那年的相伴
草木之秋
今年的早春,雨水下得极少,我经常坐拥一屋的暖阳,瓶插着娇艳的春花,看看闲书或练练小楷字,日子过得静雅又舒坦。

只是这暮春,雨水却逐渐多起来了,每到夜半钟声时,便被窗外的滴答声惊醒,那声音犹如两位知己的深谈,寂静又明快,刻印着春的痕迹……

于是逐日来,家里的什物有些回潮,我便把旧日的书籍,摊开来晾晒。无意间看到了那本《余秋雨作品集》。我不由的拿到手中,轻轻的翻看起来,就如打开了一段曾经的岁月……

记得这本书,是我在长沙求学时,妍红姐姐送给我的。

那年,我刚刚19岁,只身一人来到长沙读大学,但抑郁的迹象越来越加重了,我不喜欢和别人接触,除了上课,便整日整日只待在图书馆看书或写日记。

也总是特别的想家,当打电话回去时,却经常又哽咽得说不出半句话。这种无处释放的痛楚,几乎让我无法承受。

而嫂子对于我内心的愁思,一直是非常了解的。她怕我一个人待出病来,每每在电话里劝慰我多交朋友,多出去走走。但,我又是真的做不到的。

一日,嫂子打电话给我,说曾在黄龙中学教英语的妍红老师,如今考上了中南大学的研究生,你上中学时,正好是认识她的,她说想见见你,今日下午约你在中南大学见面。

妍红老师,我很熟悉,是当时我们学生之间,相传打扮最时髦,气质最好的女老师,她也极具生活情调,她的宿舍里,经常花香满屋,还播放着优雅的英文歌曲。

而我的教室就在她房屋的旁边,下课了,很喜欢和女同学去她房间玩,她对待所有教过或没教过的学生都很温和,也爱和我们聊天。我们也喜欢每日放学后,去山中摘野花,在第二天的清晨敲响她的房门送给她。

嫂子跟我说时,我也特别想和妍红老师见面,五年过去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于是,等当天的课程结束后,我便坐公交车来到了中南大学。晌午时分的秋阳,浓烈而沉静,洒在中南大学藕色的大门上,有一种庄严,也暗含一种广博的深邃。

于是,站在校门口的我,便拨响了妍红老师的电话,妍红老师要我在原处等一会,她马上过来。

这时,只见一个身着一件素净黑长裙,头裹一条黑纱巾,完全一副阿拉伯妇人打扮,还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混血小男孩的漂亮女人,走到了我面前叫我的名字。

当时,我很诧异,直到认真的打量一番,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妍红老师。当我叫她老师的时候,她立即温和而微笑的纠正到:我是你嫂子的同事,也是她的堂姐,你也应该叫我姐姐哟。

我便认真又腼腆的笑了,然后叫到:妍红姐姐。

于是,妍红姐姐,带着我第一次走进了中南大学,中南大学的道路两旁,树木繁茂,花草娇艳,有一种时光的沉淀之美,走在其中,不觉然的被绿树浓阴,及暗含的书香之韵,熏染住了。

而走在路途中,微风阵阵,还时时有黄色小花,落于我们的发梢或衣裳上。低头一看,满地皆是黄花,仰头时,苍翠的大树上,全都是这清新的黄花。这场景,犹如画中风物,只觉烂漫又分外有情……

于是,这也是我至今认为,自己见过最美,印象最深的景色。

走着走着,不觉然已经到了妍红姐姐所住的地方,原来是留学生公寓。进门时,一位高大的外国人,热情的和我打招呼:“hello, nice to meet you.”我便回应到:“Hi, nice to meet you too.”

原来,妍红姐姐一年前就嫁给了这个中东人,并生了一个儿子,如今她一边读研一边带养孩子。日子一环扣一环,既匆忙又很有情趣。

中东人信仰伊斯兰教,每个周五晚上会有祷告和聚会,妍红姐姐便会美美的打扮一番,和丈夫带着孩子一起去参加。他们也只爱吃牛肉,而这个晚上,我第一次吃到妍红姐姐做的牛肉炒青椒,在我看来,这是最美味的菜肴。

从此后,每个周末,妍红姐姐都要我来中南大学找她玩。她时常带我在中南大学的餐厅大堂弹钢琴,还带着我参加外国留学生的各种派对,也细心的教我如何烤面包,炸薯条,做甜点。

这样美好的日子,让我逐渐找到了生活的乐趣,不再纠结于那些渺茫的物事。我开始接受大自然的阳光和雨露,内心逐渐的长出了一棵树,慢慢的就要开出花来了……

第二年春天时,妍红姐姐的丈夫米克,已经在长沙找到了正式工作,他们搬到一个小区居住。妍红姐姐便邀请我去他们的新家做客。

来到他们的住处,室内的布置虽然不是很华丽,但朴实中很有特色,有一种简约的美,更有妍红姐姐的个性在里面,鲜花、音乐、瓷器、地毯、书籍。

这时,妍红姐姐拿出了一盒BB霜,说特别好用要送给我。我从来不知道化妆,更不知道什么是BB霜,妍红姐姐告诉我,成年的女孩要学会略施粉黛,才更有气质,如果一味地素面朝天,便是一种不礼貌。

妍红姐姐把我拉到镜子前说,其实你的五官很好看,只要稍微修一下眉,打点BB霜,会特别有精神。于是,她为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化上了妆容,那个下午,我的内心无比喜悦和激动。

所以从这以后,我才真正开始学会修饰自己,为自己的青春找到动力和乐趣。

妍红姐姐还经常带我逛街市,教我如何买到有品味又廉价的东西。记得,那次我们一起逛夜市,凌晨一到,那一弄堂里便陆续摆满摊位,很长很长,望不到尽头。

而路灯之下的石板路,并不平整,却影印着路灯的澄亮和人群的热闹。地摊上的老板一边摆弄着商品,一边有节奏的叫卖着。而这一切弥漫着一种旧时光的味儿,直叫人欢喜又好奇。

我们买了很多心怡的东西,当疲累时,便坐在旁边的馄饨摊位上,吃起了热气腾腾的馄饨。

她还知道我喜欢看书,便买了一本《余秋雨作品集》送给我,告诉我长沙有一个书店的书,做了很多年,里面藏有很多好书,连绝版的书都有。

只是,我和她如此美好相伴的时光,仅仅持续了一年多,然后,妍红姐姐研究生一毕业,就和米克移民到了加拿大,如今已经育有两男一女了,他们的薪水很高,日子过得惬意之至。

相隔这么远,她也极少回来,不知道她还记得我吗?但我一直都很感谢她那段日子的陪伴。因为她如此的热情和细腻,让我终于彻底的走出了心中的阴霾,找到了生活真正的方向。

而她这种不动声色的启发和智慧,也将影响我的一生……

时光荏苒,来去匆匆,盼终有一日,我能和妍红姐姐再次相聚!
回复
支持(8)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