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266 | 回复:0
无标题
文之缘
2018/4/17 12:23:43
只看该作者
人 生 的 幻 灭 感
文/文之缘




送孩子上学回家的路上,空旷寂寥,四野无人。我忽地凝望周遭,到处是雪,茫茫无际。

一场雪事,终是目光的幻灭。

彼时,我的心事像极了这漫天满地的雪,纷纷扰扰,杂乱不堪。

柴静说,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当至亲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懂了这句话。

那天下午下班早,我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在洗一大堆衣服。

我问母亲:“父亲怎么还没回家?”

她说:“你爸回老家给小麦打完药回来了,又返回老家了。”

我听后心生疑惑:“发生了什么事?”

母亲吞吞吐吐地说:“你爸说你三爸出事了。”

听到这话,我起初没在意,以为三爸只是摔了一跤,亦或是跟别人吵架了什么的。

我继续追问母亲:“到底怎么了?”

她望着别处轻轻地说:“你给你爸打个电话吧。”



“你三爸不在了!”

我心一惊!

缓过神来问父亲,他说我三爸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你赶紧回来!”

我匆匆忙忙、恍恍惚惚、跌跌撞撞,像狼狈的母鸡,心乱如麻地赶到了三爸的住处。

一进门看到了灵堂,我心沉到了海底。下跪,烧纸,作揖。

父亲哇地一声哭了,嘴里念叨着:“你三爸没有了……”

彼时我没有眼泪,我绝难相信这是真的。起身朝卧室一看,三爸静静地躺在炕上,头上盖着布,像睡着了一样,安祥如昨。

灵堂前家族人正商量着后事如何办理。

陆陆续续姑母姑父也赶到了。两个姑母哭得凄厉,我的心紧了紧,没落泪。

在这初冬的夜晚,我在院子里燃起了一堆火,呆呆地望着它,不由地想起了我与三爸之间的来往。

三爸是个耿直烈性的人。

那年我在市里给人拉货,想要租个房子,他说正好他住处的附近有,我便拉了一三轮车生活用品去了。



那天三爸上班,我就自己在那个村子里到处找房子,可找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直到三爸下班回来又帮我只问了一两家,才找到房子。

令我惊讶的是,平时脾气古怪、讷言的三爸那天特别能说。

住下安顿好一切,三爸隔三差五会来看我,嘘寒问暖。话不多,总重复说。

在一个漆黑孤独的夜晚,我去了三爸租的房子。

不到十平米的空间,堆满了东西,箱子、保险柜以及各种捡来的杂物。三爸经常煮机器压的面条,有时连绿菜叶都没有,调上盐醋辣子就吃了。

三爸平时就是这样节省。

三爸去世后,大家打开他的保险柜,发现里面一沓一沓的钱,还有不少零钱,总共三万多……

我的心生生地疼。三爸真是太苦了,辛苦攒下的钱自己不舍得花,留下有什么意义呢?

有次我帮三爸拉东西,具体拉了什么,现在不记得了,是从我们租住的地方往老家拉。拉到后,他非要给我钱,我坚决不要,他说是加油费,我还是拒收。

在我眼里,钱远远抵不过亲情,比钱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

后来,听妻子说,三爸给我孩子买了桶奶粉。

这就是三爸。别人可以欠他的人情,他从来不欠别人的人情,包括亲人的人情。



回忆的思绪被拉回到守夜的时刻。

守完第一个夜,天亮后安排火葬遗体,我们抬三爸上了灵车。车驶在无情的公路上,纸钱漫天飞,鞭炮鸣天……兄长疾驰在武汉回老家的路上,星夜兼程。我想他那时的心情跟我回老家时一样:如焚。

我们抬三爸进了火葬房,三爸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堂妹哭得撕心裂肺。她试图冲进火葬室,我们拦住她。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心里已翻江倒海!

兄长没有见到三爸最后一面。等他赶到火葬场时,我手里端着接骨灰的盒子,看到他的时候,两人对视,我泪眼婆娑,将头扭到了另一边,不经意间看到头顶的烟囱里冒出了一缕黑烟……

兄长看起来镇定自若。我知道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从武汉驱车千里,疯狂地往回赶,赶到家的那一刻,他却跟我一样把悲痛强压在了心底,等待某个时间点让眼泪如瀑布一泻而下。

还记得三爸在世时,兄长曾经计划说,三爸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他会赡养三爸,养老送终。

真是世事难料啊!

堂妹捧着骨灰盒,回家的路上一直哭着,哭声时大时小,凄凄钻心。

我再也忍不住了,眼眶里两行液体缓缓流下,如鲠在喉,胸闷气短。

连续几个晚上守夜,我一点瞌睡都没有,除了发呆,就是和兄弟们说话。



聊三爸的事情,聊人生的只言片语。聊完了又是发呆,沉默……

等安埋了三爸后,虽然我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但前前后后还有很多事要操心,要跑腿。

老家人过世要唱秦腔戏,我们请了一个戏班,给三爸好好唱了几天,算是追悼。

人来这个世界一场,总得有个纪念吧。

记得棺材抬起,孝布打肩启程安埋的时刻,我哭天喊地,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走到了坟地,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兄长也跟我一样哭得鼻涕眼泪搅和在一起。明知道无论我怎么伤心也无济于事,可还是难当因亲人离去而来的悲痛。在一片火光朦胧里,我们堆起来一个土堆。

后来,我每天都会想到三爸,他的声音和容貌总是浮现在脑海里。我开始整夜整夜地想他,也强迫过自己不要去想,可发现脑袋不受控制。

总感觉三爸他还在我周围,我看不见他,但他能看见我。

父亲也几次念叨:“你三爸去世前的一段时间,曾三番五次回家看你奶奶。他以前很少去看的。唉……真是人不知道心知道啊!”

奶奶今年已九十有三的高龄了,三爸去世的消息至今大家还都瞒着她老人家。

阴阳两隔的感觉真是糟透了。我焦虑、失眠、痛苦、无奈……

人生的幻灭感真是彻骨的。

死亡是每个人的宿命,我们都在排队朝着那个叫天国的地方赶去,只是走得早走得晚而已。

人到底有没有前生和来世?

我越来越相信有——哪怕真的没有——起码,当我魂归天国时,可以和亲人朋友团聚。如此,我想人世就不会有遗憾了吧!
回复
支持(5)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