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419 | 回复:0
无标题
嘉诚
2018/4/17 8:45:33
只看该作者
书瘤 《泥塘小孩》
临近春节,在外的人们陆续往家里赶,下了车的,都是带着大包小包年货的,扯着几个小孩的。村里耐劳的妇人们也趁空暇、晴好天气把该洗的洗了,晾在竹竿上、铺在空地上,但凡有暖阳和间隙的地方都填充斑斓的色彩。磷硝的味道还很淡,不过爆竹的声响却是零零星星地隐匿在村子里,等到灰白色的硝烟懒懒地爬上楼墙,难免惹人猜测。大概是我无聊吧,才会注意这些来。我靠着柱子坐在石阶上,把来来往往的人儿、忙忙碌碌的事儿装进眼瞳里就可以打发一天光景。散漫的狗儿们,围成团,彼此嗅着身上的气味。我向它们扔了块石子,石子应声落地,它们像做贼似的跑了,看见狗尾巴上摇摇晃晃的冬阳,我怪想出手揪一把的,但一回神几个胖胖的屁股在拐角处没了影子。
路上的熟人仰脸便笑,我头皮痒了痒,伸手挠挠。也就这时吧,他阔步抢坐到我身的左旁,一手搭在我右肩膀,这一举动着实吓我一跳。我屁股往右挪了些地方,不是我胖,而是我坐的姿势别扭,坐得累。他好像也觉得了,他相应往左动了点。虽说是熟人,但也有几年没聊了,初中毕业后我继续我的学业,而他和一部分同学就开始外出谋生计了,之前我们也只是匆匆照过几次面,直至现在才能坐下谈谈,和他聊过去的事,现在的事,未来的事,都聊了。太阳似被高尔夫球杆打偏了,暧暧的光线斜斜地照亮他一半的脸庞,一半则暗淡,脸上肉色隐没了粉刺,轮廓也清瘦了。从聊天里得知他是前两天到家的,这两天在逛逛些地方,找些老友喝茶,叙叙天,没想到在回途中,遇见我耍狗。他吃吃笑了起来。他经过几年的努力,做起了自己的事业,这次原本不打算回来过年的,只是怕父母孤冷,回来陪陪父母。我大概也是累了,没说什么,一旁点头。他起身,朝向他走来抱着孩子的妇人打个手势,要她快来。我也跟着站起来,他对我介绍,她是他的妻子,他们生了个女儿,我呆呆地招了下手。他妻子说有事让他处理,得要先辞去了。
看着他们仨的背影远去,我木然一会儿。他是我少年时的玩伴、同学,做弹弓打马蜂窝,徒手河里捉鱼,追野鸡水鸟……样样都遍玩,甚至两人还打过几场架,每一次打完架还能骑着自行车乱疯,当然他也帮我揍过几个浑子。
转眼吧,他是长大了,而我还是那个在泥塘玩耍的少年。
回复
支持(6)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