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540 | 回复:0
无标题
黄飞蝗
2018/4/8 18:17:41
只看该作者


这次,真的再也不见十黄飞蝗十原创

01

二十年前,我隐在树后,隔着清晨的薄雾,向着客车旁他的影子挥挥手。

我以为,和他再见,从此再也不见。

教室里,木子说:你竟然不去送他?你竟然这么冷静?你到底爱不爱他?

我抬头,淡然一笑:木子,一切都过了。

“吴言,你这样理智的人不配有爱情!也不会有!”

“木子,是你太天真了!”我冷然一笑,扔了书出去。

我和木子是闺蜜,是木子搓和了我和他,但,我知道木子也爱他。

木子心中的爱情是为对方付出,甚至牺牲。她说真正的爱一场,就应该为爱疯狂!



他走的时候,最后一次问我:跟不跟我走?

我说:对不起!我的留下,比起你,我的家人更重要。

他无言的哭笑一下,良久,说:好。

毕业,劳燕分飞,我是如此的理智,我觉的木子骂我都不够,她该打我!

02

医院的收款台旁,两个女孩在争抢医药单,不惜对骂,惹的一旁的人们纷纷围观。

“爸爸说咱们一人一半,这可是我的学费!”年龄略小的说。

“他都快死了,谁抢到算谁的!他都让你出国了,你还想怎样?”大的气愤到。

我一笑,没想到她们这样着急,他还没死呢。

推开病室的门103病室的门,他躺在那里,带着吸氧器,面色憔悴,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他。

夕阳照进来,阳光洒上他的发际,有着金色的光晕,一时,我迷茫了自己……

讲台上,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他,豪迈的演讲着,我倚在后门,看夕阳为神采飞扬的他镀了一层金色,我在心里说:我喜欢这个人!我想着,嘴角咧起微笑。

后来,他说:那天你痞痞的一笑,让我心里一动,觉的那一定是个不一样的女孩。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轻舞飞扬,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就自己,拥有自己的公司。他对着大山喊:我要让自己富有,让我爱的人幸福!

我说:以你的才华,你一定成功!

他握住我的手,说:我要让你幸福!

在这些挥之不去的记忆里:天很蓝,云很白,风里有花香还有他的味道,都婉若在昨天。

03

我的手被握住,我一愣,他醒了,目光微笑的看着我。

“在想什么?”他艰难的说。

“想你。”我微笑,如果可以,我会和你说一辈子的情话。

“嗯。”他顿住,眼睛亮起来,嘴张了好久,才断断续续的说:“这辈子,我恨我自己,当年,我应该选择和你一起。”

我拍拍他的手,说:“当时,我比你理智,是我,只直把你否了。”

又说:“一切都是命运,你是在梦想与我之间选择,而我又在你和父母之间选择,都是不得已。选择那个也都会有遗憾。当年,你若选了我,到现在也是平平凡凡,你高若鸿鹄的心,怎么甘愿?当年,我若是选你,弃了我病中的母亲,我又如何面对我的良心?所以,我们的选择都是对的。”

“不,不!”他握紧了我的手,虽然力量那么微弱,“金钱,名誉,一切都是空,唯有真爱你的人珍贵。这些年,我什么都有了,唯有这心,一直一直空荡荡的。现在,我这将死之人,才明白,没有什么比情更重要!如果,如果可以重头再来,我不会舍下你!”他的声音嘶哑起来,眼角流下两横泪水。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一只手握紧他的手,一边为他擦泪一边说:“不要想那么多了,你睡会儿,我陪着你。”

他听话的闭起眼睛。我扭头看向窗外,擦了一下眼睛,夕阳已下去,夜幕正走来。

04

医生说他不行的时候,他的房间围满了人,他公司的主管、他的两个女儿、来急救的木子医生和她的助手。

“喂,我爸叫你。”他的小女儿淡淡的说着,反身走回病房。

我进去,他正扭头看着门口,呆滞的目光看到我,一下又有了些许的光彩,他的手伸向我,声音急促的叫了两声:“吴言,吴言!”

我奔过去,再次握住他的手,耳朵贴上他蠕动的唇,听他了无气息的说:“那时,如果,可以,你会不会和我走?”

“当然!”我泪流满面的说:“我会!会!一定会!”

他的手垂下去,最后,呼出一口气息:我爱……

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脸上:“我也爱过你!”

这次,真的是再也不见!



我木木的走出病房。

许多事,已不能还原。

二十年前,毕业的前夕,我忽然收到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他背着一个姑娘,那个姑娘笑颜如花,深深的刺痛了我。

后来,照片上的女孩,找到了我,她背着包自信又淘气的看着我,挑衅的说:“我为他可以放弃我的学业,你可以么?”

我愣住。

“他那么渴望成功!你能给他什么?你妈有病是吧,你自己都爬不出贫穷,还拉上他?而我,有钱,有公司,我还肯为他付出一切!”

我扭头要走。

“你放手吧!”她在我身后喊。

我头也不回。

好几个夜晚,我对着星空,茫然的问遍所有的星星:我该怎么办?

如果他肯为我留下,我就放了他,我对自己说。

05

老公来接我,他疼惜的为我拭着泪,说:好了,好了,我们回家,都过去了,过去了。

“你就不吃醋?”我白他一眼问。

他拍拍我的头:“傻瓜,他人都没了,我吃什么醋。”

正说着,木子来了,看了我老公一眼:“没想到,你能让她来。”

老公木讷一笑:“我不想让她有遗憾。”

木子笑了一笑,叹息着说:“我也算替他了了心愿,让他安心去了。真没想到他英年早逝!”

我们和她再见,老公牵起我的手。

“吴言,你的理智对了,理智让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木子在身后大声说。

我回头,冲木子一笑,我想说什么,却顿住,道一声:“木子,谢谢你!”

木子一愣:“谢什么?”

“谢谢你让我来送他一程。”我说。

我回过头来,其实,后来我知道,当年那个拍照的人,就是木子。





作者:黄飞蝗。一个喜欢文字的女子,慢热型,安静装饰的外表,飞扬倔强充填的心,爱自己爱文字。
回复
支持(9)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