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1条记录 
查看:453 | 回复:1
无标题
沧海
2018/4/6 21:12:50
只看该作者
同爱无罪


1偶然的初见,更值得珍藏







他喜欢上他,是在高中的时候。

新生报到那天,场面很乱,学生们嬉闹声震天,几乎可以把整个教室掀起来。而班主任,迟迟没来。

他叫龙越,那时他十七岁,是个青春年少的帅小子。当他踏进教室门口的那一瞬间,随着一个小女生的惊呼声:“好帅”,他顿时成了焦点,全班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

而他,却一脸淡然。在他眼里,这些人是极其无聊的。于是他把他们当成空气,自己则像一个世外高人,高傲地找凳子坐下。

他的父母就他一个儿子,从小就溺爱他,从小到大一直丰衣足食,毫无挂牵,所以他豪放不羁,所以他自傲无比。

不知为什么,他,不喜欢这个班级。

可这里毕竟是一个集体,你不理别人别人也会理你。有漂亮的女生跟他搭讪,他随便应付几句就下了楼梯,;有无聊的学渣与他打趣,他更是火气直冒,骂他滚蛋。

他要转学,是要快考试的时候跟母亲提出的。

他的唯一的疼爱他的妈妈,自然是应允的。当天晚上,母亲便对他讲,考完就带他转学。

考试那天,天下起了小雨,阴沉沉的天空看上去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这使他心里感觉很不爽。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刚走进教学楼,考试铃声便响啦!他掏出手机看一下时间,心猛地跳动了一下,要迟到了!他疯狂的往三楼跑。

“啊呀!干什么?”他被一个同学迎面撞了上去,手机没握紧,重重地摔到地上。他捡起时,屏幕已经碎了。

撞他的同学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着一条时尚的牛仔裤,再配上一双洁白的球鞋,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

“对不起啊,同学!你这手机多少钱,我陪你!”

他怒视了他一眼,随口甩出一句“你陪得起吗?”

那同学听罢,一时半会儿不知说啥,使劲儿皱起眉头。

此时一阵凉风从楼道外吹散进来,那同学额头前的一小撮刘海拂到右侧,露出如剑的眉毛,英气中透露着温柔,还有一丝焦灼。而那衬衫领子也被风吹开一道口子,露出一大块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好不动人。

他见他楚楚可怜的样子,就知道他赔不起,更何况还是一个帅哥,挺惹眼的,便没好气地说道:“你走吧,不要你赔啦!”

那同学一看就是个懂事的孩子,硬是不同意,对他说,一个礼拜后到高一234班找他。随即便匆匆地下楼。

他朝他的背影看去,身材匀称,匆匆的步伐犹如他此刻的心跳。他想,这要是是他的哥们,该有多好!

考试的事,他已忘在了脑后。



2爱你,何需理由

迟到了考试,他妈妈很不高兴,威胁他说转不了学。

他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原因很简单,他要去找那个撞他的人,找他“算账!”

趁放学时间,他下楼到234班去找那个同学。刚进门,就有几个女生跟他打招呼,他没理,径直走到同学的桌前。

那个同学没换衣服,但还是一样的净。在他看来,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就像是一朵云变的,干净得不染纤尘,不食人间烟火。

“这是我陪你手机的钱,不够的话我下午再给你拿。”同学手里握着一叠红钞票伸向他。

他笑而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同学,那目光一刻也未离开,宛若在欣赏一件绝世的艺术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迷人得比过三月的春风,顷刻间甜到了世间的所有。

那同学脸红起来,把钱丢到他手里转身就走。不料被他叫住,“这钱够了,那手机只是屏裂了!”

“好……吧!我……知道了,再见!”同学吞吐说完,又转身向门外走。

“你叫什么名字?”他忙问道,生怕错过这个好机会。

“碧飞!”

他听到便笑了,他第一次听到这么潇洒的名字。

是啊,在碧空中飞翔,像极了他。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再也无法忘掉你容颜。从此,他的心里每时每刻都想着他,不管遇到什么烦心事,只要一想起碧飞,他的心里就喜滋滋的。

他有时也会想,我为什么会对一个男的这么情有独钟。难道我……算了,不想了,反正我只是想和他成为好兄弟,好朋友。

意志可以坚定,可心有时也会背叛。直到后来他才发现,他对碧飞的感情远不止兄弟那么简单。

他打听清碧飞的住址,每天上学时都提前一个小时去出发,去他家门口等他。

每天放学后,他便飞一般地跑到碧飞的教室门口,等他出来,相约好一起去吃饭。有时碧飞出来得比较迟,他也很耐心地等着。

至于课程上的难题,他主动跟他探讨。一次班里女生看到他俩亲密的样子,都一副吃醋的样子。

突如其来的关心碧飞起初是拒绝的。碧飞是个苦命的孩子,父母都因一场车祸离世,自幼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好在生活的艰辛并未击垮他对生活的热爱,对梦想的追求,反而把他锻炼得更加坚强。他感激爷爷奶奶对他的养育之恩,发誓要考个好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挣钱来孝敬他们二老。

落红有意,流水再怎么无情终抵不过时间的考验。面对龙越对自己的种种关爱,碧飞彻底被感动了!后来竟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龙越啦!

不知不觉中高一结束了,高二文理分班时龙越选了理科,碧飞本想学文,但想到今后不好就业,便也选了理。

后来,他俩如愿以偿地被分到一个班级。

今生我只恋你,因为你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东西。我不要什么豪言壮语,我只渴望云淡风轻,不弃不离。

以后的学习生活,他俩自然是如胶似漆。渐渐地,班上的同学们开始捉摸他们的关系,甚至散布流言,说他们是龙阳之好,断袖之癖。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最先被碧飞听到。一开始,他只是疑惑,他想自己和龙越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虽然每天相处的时间很多,但也是用在了学习上。他想不通,人之常情会被别人误解。

一天下课后,班上的一个调理的男生走过来,对他说:“怎么,今天你男朋友咋不和你复习了?”

那男生说得很大声,一下子把全班人的目光都招到了碧飞这里。

在高一碧飞可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深受老师们喜爱,同学们也都愿意和他交朋友。今天这个男生这样说他,无疑给他当头一棒的打击。

碧飞的脸一下子红了,和那雪白的衬衣领子显得好不搭配。此刻的他像是喝了好几瓶白酒,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软弱害羞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本想跑掉,但下节是重要的数学课,他只能忍下,低着头快速翻着课本。

周围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那眼光犹如看不见的刀剑,正一刀一刀地刺向他的全身。

他像是一个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不敢抬头看同学们一眼。此刻,他只希望上课铃声快点响起来。

过分的沉默坚定了同学们对他的误解,不安的神情更加让人感觉他戴着一张伪善的面具。

这次的课间十分钟,是他有史以来度过的最漫长的十分钟。

放学后,龙越又跟往常一样紧紧地跟着他。这次,他走得很快,龙越有些跟不上他。

“碧飞,走慢点,今天怎么这么快?”龙越扯着嗓子喊他。

他装作没听见,反而加快了步伐,两只脚像小车轮一般拼命行驶。

龙越感觉他今天不对劲,到他家门口便跑过去拽住他的一只胳膊,问为什么。

碧飞把头扭到一边,迟了半晌才答:“以后我们两个别走这么近了!”

龙越听后感觉莫名其妙,又感觉很好笑,“怎么啦?”他奇怪地问道。

碧飞没有回他,进家门口便把门上了锁。龙越敲门,他没开。

一晚上,他俩都没有睡着。碧飞想的是今后在同学面前怎么做人。而龙越,自是为碧飞担心,担心他遭遇了什么。

第二天上课,一上午碧飞都不曾搭理龙越。龙越心里很是恼火。

下课后一个爱嚼舌的女生告诉龙越昨天的事,龙越顿时坐不住啦。他举起凳子狠狠地向那个男生扔去。

班级哗然。

后来龙越打了那个男生,差点没把那个小子打残。他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问为什么打架。

龙越没有回答,班主任发火了,让他叫家长。

到了下午,班主任给龙越母亲打电话,说她儿子闯祸了。这下可把龙越妈妈吓得不轻,想自己一向听话懂事的儿子怎么会出手打人,她觉得肯定是这里面有误会。

经一番交流,,班主任让龙越母亲把孩子带回去,停课一个星期。

龙越第二天果然没来上课,这时碧飞开始担心他了。但都是徒劳,若不是因为自己,龙越又哪里会和人打架?

这天晚上碧飞来到龙越家,向阿姨问过好后进了碧飞的房间。进门后,便使他大吃一惊。

地面混乱不堪,桌上的水杯都倾斜着,水流了一地。

“龙越。”他轻声叫他,声音好比是草原上的天籁,别有风情。

龙越着急转过身,发现他的白衬衫上有几道黑印,领子也歪三扭四。不知怎么,他的心有点疼。他走到碧飞面前,柔声地问:“他们又欺负你啦?”

简短的一句话让碧飞心里五味杂陈,在他的记忆里,除了爷爷奶奶,这世上再没有第三个人呵护他了!

而如今,这一句暖心的话语如天上的清风拂过他的全身,让他又喜又悲。是啊,这一年多来龙越对他的关爱,是他哪能说句谢谢就能轻而易举的了结?

去食堂打饭时,龙越总是先帮他打好,然后端到他跟前;他晚上写作业没有台灯,龙越送给他三只最贵的灯具;下雨时龙越给他打伞,那伞使劲儿往他一边倒;还有他长跑时扭伤了脚,龙越买上好多药亲手给他抹上。

他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没有,你没事吧?”说这句话时他差点哭出来。

龙越静静地看着他,目光温柔好似梨花落进一池碧水,平静安详。

他不言话,碧飞更是无语。

窗外的月光照射进来,如水般缓缓流淌,灵动自然。碧飞白净的面孔此刻看上去更加迷人,脱俗得胜过水中的白莲。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闪闪发光,显得别有味道。

碧飞又开始害羞了,转身就要走,不料被龙越一把拽回,紧紧地抱住。

他脑袋顿时懵了。

原来,龙越是如此的在乎他,他们彼此之间的情谊早已胜过常人。此时,已无需太多的解释,我爱你,只需要上天知道就已足够。

那一晚,龙越向他道出了对他的心意,说喜欢他的与众不同,喜欢他的高清气质。“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龙越果断地说出,无一丝犹豫。

碧飞心跳加速起来,“别……别乱说,我……还有事,先……先走了。”说罢就跑了出去,一路没有停。

这一晚,碧飞辗转反侧,他怕龙越对他的感情招来非议。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不认识龙越这个人。可他现在的脑海里全是龙越温柔的眼神,无微不至的关心,要忘记,谈何容易?倘若他不再理他,岂不是伤了他的心?

到底是心地善良,任别人摧残他,他都不会去伤害别人,在他眼里,这不是软弱,也许是一种大度,对世间无限的包容。更何况龙越从未伤害过他,他又怎么可能给他精神上的折磨。

就算你我皆为同性,但爱情本是无形,何必拘泥于形式而存在?我爱你,只不过恰巧我们都是男的而已。

一番思索过后,碧飞答应了龙越,越做他一生的知己,给他一生的陪伴。

龙越再回到校园时,金黄的树叶飘落一地,唯美至极。

图片发自简书App


3不被人祝福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悲剧

天气凉了,碧飞脱去衬衣,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卫衣,看上去帅气的样子丝毫未减。

临近期中考试的前一天,老师让他去收作业本,他欣然同意。但好多人都都不给他,他不知为什么。不交也罢,碧飞是不会强求别人的。

“我们不想和同性恋一个班级”。

“是啊,两个男的在一起,恶心死啦”!

“长这么帅,唉!可惜了”!

“你们说什么呢?”碧飞听到墙角几个女生的谈话,瞬间气从心来。

“怎么,不是吗?你敢说你和龙越不是那个啥吗”?一个女生理直气壮的回道。

碧飞词穷,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跑,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同学异样的眼光,他们迟早得面对。

一天下课后,班主任叫住碧飞,让他去办公室走一趟,说有事想和他谈谈。他知道老师要说什么,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老师的话会给他当头一棒,句句戳心。

下午碧飞没去学校,偷偷跑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失声痛苦。

“你是一个好孩子老师不希望你走上一条不归路。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你不能拼爹拼娘,只能拼自己。也许你只是玩玩,但老师真的希望你只是玩玩。不要到了以后,因为一段违反人伦的爱情让你失去了所有,要记住‘人言可畏’”!

是啊,人言可畏!当初著名的女演员阮玲玉不是因为流言蜚语才选择自杀的吗?他知道,他和龙越的感情本来就是错误的。他本以为,自己的一贯沉默会打消别人对他的指责,而结果不然,偏偏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他不敢再回去了,怕同学们嘲笑他。同学们的每一次讥讽,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伤害。

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包容世间的一切,可世间就不能包容我的一切?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奢求任何人的祝福,只想平平淡淡,安静一生,难道这都不可以?

可现实就是如此,你做的再多好事也不见得别人夸你,但只要你做错了,哪怕就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都会成为无聊之人绝妙的谈资。

当然,他和龙越之间,并不是一件小事。

当天下午龙越也没去上课,班主任知道后,很是生气,认为这是一种极其恶劣的现象,于是拨通了两方家人的电话。

龙越母亲知道后,怒气冲天,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有这种爱好。在电话里,她把班主任大骂了一顿。龙越到家后,母亲就对他一顿拷问。

“我们两个真心想在一起,别人看不惯就别看!”

一语既出,殊不知是对母亲无形的伤害。龙越母亲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如此叛逆,叛逆的原因竟是因为一段根本就没有结果的可笑的恋情。

她只当儿子一时糊涂,想要开导他,不料龙越三番五次的顶撞让她倍感心痛。

“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也不考虑未来怎么样,我只希望我们每天能在一起”。

龙妈妈觉得儿子病得不轻,又想到他肯定是受了刺激,经过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她打算带孩子去医院看一下,出来后便让他转学,越快越好。

可现实总爱捉弄人,她不曾想到龙越会在半路跑掉,急得她不知所措。

终于,她接通了龙越打来的电话:“妈妈,除非你答应我们在一起,否则,我就不回去啦!”

听着电话里儿子憔悴的声音,她的心里又气又痛,但为了孩子的美好前程,她还是骂了他:“臭小子,你疯啦?你快点给我回来,你这么小,懂什么感情呀?”

此时的龙越心如刀割,他了解母亲的脾气,知道母亲是不会承认,更不会同意他们的感情。他不想再与母亲争论什么,“那妈妈,对不起啦!”他无奈的挂了电话。

他的母亲,一下子瘫倒在地。

面对家长的固执,龙越有些心痛,他不知该怎样,但一想起碧飞的样子,他就会笑。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可愈合心灵上的痛和伤。

龙越不好过,碧飞更是如此。碧飞回到家后对奶奶说出了实情。本来身体就不好的老人知道亲孙子做出这么不守规矩的事后又羞又恼,但她老人家可怜自己的孙子,便把碧飞叫到跟前,一字一句的说:“孩子啊,你爸妈去世得早,我和老头子把你拉扯大不容易啊!你可得争气!”说完便是一阵咳嗽,震得碧飞心里好不难受。

奶奶年纪大了,他想起她和爷爷这十几年的不容易,顿时潸然泪下。他使劲点了点头,决定回学校去和老师认错。

认错?他不过是接受了一个人的表白,有什么罪过?难道,现实给予他的痛苦还不够,还要继续折磨他吗?

回学校后,他向老师澄清了事实,并做出保证,今后不会再和龙越有任何交集。为此,他要求老师给他换一个班级。

他知道这样做龙越还是要找他的,可他除了躲避,还能做什么?他要考大学,得在同学面前做人啊。

龙越给他打电话,他不接,给他发短信,他不回。他试图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忘记这场本来就不该有的感情。

晚上放学后,龙越找到了他,欲语还休。龙越看到他的衣服再也没有往日的干净,还有那白球鞋也沾染上世俗的灰尘。

他痛苦的走上前,企图要抱碧飞,却被碧飞机智的躲开。

“龙越,我们这样是不对的”!碧飞轻声说道。

此时的龙越明白碧飞这两天受的委屈,使劲地跺了一下脚,说:“我龙越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爱你,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拿砖块砸我,我也依然爱着你。”

风乍起,也吹散不了龙越豪言的余音。他注视着碧飞,眼神温柔,充满了渴望。

他渴望碧飞答应他,渴望碧飞不理会别人的蜚语,渴望他们的爱情能天长地久,不弃不离。

但碧飞却不这样想,他要光明正大的活着,要专心地学习考上大学,他不能让一时的冲动毁掉一生。

“你走吧,我换班了。以后……以后我不会再见你的”。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像是从另外一个人的喉咙里发出的。

你我之间,不弃不离,这真是人间美好的所在!可在碧飞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是从一个精神病嘴里说出来的。他不想伤害龙越,但为了年迈的爷爷奶奶,为了自己,他必须这样做!也许,他太过于无情,抛弃了龙越对他所做的一切,可他除了这样做还能怎样?他只不过是想在同学面前有尊严的活着,想让亲人少操点心,这错了吗?

碧飞这样想着,他泪止不住地流,“对不起,以后别来找我了!”说完便匆匆地跑了。

他跑得很快,龙越忙去追他,但到底还是没追上他。龙越的心,碎了!

第二天碧飞正专心地上课,突然听到门外一个女子的哭闹声。迟了一会,碧飞以前的班主任叫他出来。

碧飞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你跟龙越说什么啦”?龙越母亲见到碧飞后破口大骂:“你这小子坏透了!我家儿子这么对你,你竟然害他割腕”!

此刻的龙越母亲已完全放下了一个成年人应有的修养,毫不留情地辱骂着她眼前的这个少年。

碧飞吓破了胆,止不住的往后退。他强忍住泪水,为自己辩解道:“阿姨,我没有”!

那个满眼泪水的女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像是一个恶魔,仿佛要把碧飞吃掉不可。

“就是你,你这种坏小子,就不配被人关心,你将来肯定不会有出息,是要危害社会的”!

阿姨的话像一把把剑,锋利无比,不偏不倚全刺向了碧飞的心脏。

从小到大,碧飞从未受到过这样的责骂。在奶奶眼里,他是一个好孙子;在老师眼里,他是一个好学生;在同学眼里,他是一个好朋友。而如今,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宛如一个残忍的杀人凶手,众人唾弃!

他挣脱老师的阻拦,发疯似的跑出学校。他隐约可听见龙越母亲的痛骂声,还有老师那无奈的叹息。

身后,是遍地的金色的树叶,随风飘转,似一首哀伤的舞曲,跳出了深秋的凄清。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逼我”?碧飞冲着天空大声喊道。

天不回,地不应。他本以为,自己的果断放弃会使得龙越彻底死心,却没想到会给他一个如此痛心的结局。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龙越的自残,不能接受别人对他的责怪。

他再也忍不住了,任眼泪流满脸庞,任疯狂的嘶喊打破四周的宁静,任拼命的奔跑来摧残自己的身体,以及那颗疲惫不堪的心。

夜来了,天气格外的冷。碧飞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一所酒吧。

酒吧内,一片狂欢。急速闪烁的灯光刺激着他的双眼,喧闹嘈杂的音乐充斥着他的耳朵。

他踉跄地走到桌子前,缓缓坐下,刚好有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问他:“小伙子,喝酒吗”?

“喝”!他爽快的答应道。

碧飞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学生,忘记了年迈的亲人,甚至忘记了他的梦想,彻底沉醉在这花天酒地之中。

“干杯”!他举起一瓶酒,使劲儿从嘴里灌。吐了,没关系,再喝!酒水流到他白皙的脖颈,湿了衣襟。

他喝啊喝,终于醉了!醉得不省人事,醉得不明不白。他此刻已完全不像是一个学生,像是纯粹的社会流子。

他醒来时,是躺在一张床上。他隐约感觉到下体的阵阵疼痛,掀开看时傻了眼,尽是白色的液体。那枕头边,还有几张红色的钞票。

他被人骗啦!他开始哭泣,声音大得吓人,但过了好久,都没人敲门。

深秋的阳光十分苍白,像是得了重病。满地的叶子已被车辆碾压得不成样,时不时再传来几声鸟的哀鸣,正如一幅苍凉的图景。

碧飞走啊走,他感觉现在一无所有,他甚至开始讨厌自己,觉得不光是身体肮脏,精神更肮脏。

他望着苍白的天际,倒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该去往哪里。家,他不敢回,怕惹得老人生气,学校更是别提,恐怕他在同学面前再抬不起头了!

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天你要对我如此绝情?难道我不应该拒绝龙越,可即使那样,又怎能抵住那些闲言碎语?

相爱的人不易,也许他一开始就不应该害怕别人的话,就应该和龙越坚守住那份爱情,一起来面对道路的曲折。

碧飞走到一个池塘,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看着水中自己清秀的面孔,露出了笑容。他握住拳头,扫视一下四周,随即哭出声来。

他掏出手机,给奶奶发送了一条短信。随着一阵凉风的袭来,他纵身一跃,跳入水中。

水中的波纹阵阵,仿佛无边的愁绪蔓延开来。水中倒影的天空毫无瑕疵,像是一块淡蓝的玉石,水汪汪的充满了世间的离合悲欢的眼泪。此时,整个天空都哭泣啦!

三天后,碧飞的尸体被打捞上来。

五天后,学校和他的亲人知道了他的死讯。

班主任无奈,心痛得一个月没去学校上课。碧飞年迈的亲人,他们二老老泪纵横,一哭就是一天一夜。

临死前碧飞发送的那条短信,一个星期后奶奶才看到。

“爷爷奶奶,我走啦!我对不起你们!如果不是因为我,龙越就不会那样做,是我伤害了他,我对不起他!如果有一天,你们能见到他,那请告诉他,如果有下辈子,我陪他一生”。

“我们没有错,更没有罪,如果没有世俗的眼光,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的死,是偶然,也是必然!永别了,爷爷奶奶”!

第二天奶奶就把短信告诉碧飞的老师,老师又转发到龙越母亲那儿。

龙越这些天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他的手机一直放在床头,每一分,每一秒都希望碧飞能打个电话,可他等了这么久,手机冰冷得就像一块石头,无任何动静。

一个月后,龙越出院。这天刚好是星期日,他请求母亲带他去碧飞家,他母亲含着泪,使劲地点点头。

来到奶奶家,龙越满脸笑容,询问碧飞在哪儿。没想到奶奶笑着说,碧飞去南方上学啦。

龙越问为什么,奶奶久久不语,她让老头子送客。

龙越刚踏出门,就听见一阵哭声。再看看母亲,只见母亲正偷偷抹着眼泪。顷刻间,碧飞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慢慢掏出手机,给碧飞发了一个短信: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等你!
回复
支持(8)
打赏
分享
一慕清颜
发表于 2018/4/7 0:07:01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嗯,无罪
回复
  • 4-7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1条记录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