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354 | 回复:0
无标题
昔故
2018/4/4 11:17:47
只看该作者
最是清明 难寄相思

是春天跃到夏天的当口,气温慢慢的回升,空气里开始有了躁动的因子,然而,春天的乍暖还寒还未散去,出门着衣始终不能随心而为,在这一份无法完全的自由里,清明节就要来了。
其实离真正的清明还有几天,可是昨天晚上他便关停了小吃店的生意,挂上了停业休息的牌子。今天一大早,他穿上一件胸前有些红渍然而却熨烫的毫无褶皱的白色衬衣,左手拎着一瓶包装朴素的酒轻轻地出了家门。
天色尚早,一层薄薄的雾气氤氲在空中,朦朦胧胧的。如往常一样,他停在了门前一拐角处的小吃摊前。
店主人如往常一样拿起旁边一份已经包装起来的“包子、豆浆”递过来,然后抬起头满眼确定且关爱的望着他。
他没有如往常一样笑着伸手去接那份早餐,而是面无表情的向店主人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指向正在油锅里沸腾的韭菜盒子,并用手比了一个“2”的表情。
店主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犹疑和担忧,但终于什么都没说,便麻利的从油锅里夹起两个金黄色的韭菜盒子,装袋后递给了他。
他接过,递过钱,准备笑一下以示谢意,可是笑容未成形便散在了细纹里,反倒有种隐隐的苦涩。他转身离去,没有看见背后店主人不安的神色。
日色在他的行走中开始明朗起来,沿街店铺的吆喝声和行人匆匆的脚步声越来越重,击打着他周围的空气,可是他却仿佛机器般走着,右手提着的早餐早已没有了热气,他却始终没有吃它。
他走过一条喧嚷的大街,右拐进入一条僻静的小巷,然后停在了一个安静的公墓前。他没有进去,而是将酒和餐点放在一块儿干净的台子上,用双手郑重的整了整本就十分整齐的衣衫,然后才慢慢地走进了公墓。
他径直走到一块儿墓地前停了下来,蹲下,将餐点恭恭敬敬的放在墓碑的台子上,然后将酒打开,右手高举,缓缓地将酒倒入台子上的杯子里,酒束起初很是平稳,慢慢地开始抖动起来,有些甚至洒在了杯子外面的台子上,形成了一层浅浅的酒渍。
他的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打在刚冒出新芽的草地上,泪珠先是挂在了草叶上,然后才慢慢地滑入土地里,消失不见。
“快,跟我回去。”记忆里响起了风警官语速激烈却期盼不已的话语。
“不,我要出去,我要去挣钱。”身着一件干净白衬衣的他,边说边趁风警官不注意挣脱了他的手,然后飞快的跨上了已缓缓行驶的列车。
那年他22岁,在网上结识了一群“有本事的人”,他心痒难耐,决定南下。为减少阻力,他并没有将详情告诉父母,只称要南下工作。谁知其父亲在为其整理房间时无意中发现了他与“有本事的人”的聊天记录,心里放心不下,担心是传销骗局,于是百般劝说。可是那时他已铁了心,任其父亲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在他临走前几天,父亲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劝他。他以为父亲想通了,谁知自此辖区风警官却多次找上门,以各种名义向他宣传传销的手段和危害。为了避免麻烦,他总是表面附和风警官的话,但内心却十分不屑。只是没想到提前一天南下的他依然被风警官堵住了,不过还好,他成功上了车。
他以为等待他的是美好的前程,大把的钞票,可是到了后却发现完全不是,与那边“有本事的人”见面后,他便似囚徒般被时刻监视,从早干到晚没有任何酬劳反而还要筹钱上交。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传销骗局,可是为时已晚。正在他痛苦绝望、生不如死时,风警官竟然也进了这个团体并趁他人不注意暗暗与他接近。通过多日接触,他才慢慢理清了头绪。原来,他上了南下的火车后,风警官因为不放心也紧随其后,只是并不知道确切的方位,所以耽搁了些时日。得知风警官为了自己不远万里南下,他内心十分激动,又十分羞愧。
“我现在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这确实是传销窝点,我已将情况汇报给领导并请求本地民警支援,明天他们将进行收网行动,你做些准备,见机行事。”趁监视人如厕的间隙,风警官快速简明地向他说道。
他心里激动不已,终于可以离开了,终于可以自由了,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感谢风警官。他在心里构思着感谢的话语和方式,当晚很晚才入睡。
第二天如约而至,他表面上如往常一样,可内心却如暗流般汹涌。果然,上午10时左右,一群民警突然而至,正在“上课”的“领导”及“学员”四散而逃,现场乱成一片。
“你跟着我。”正在他茫然不知所措时,风警官亲切有力的话语传进了他的耳膜。于是他紧紧跟随着风警官。身后传来了桌椅倒地的“扑通”声、疼痛的喊叫声、切齿的咒骂声及从前方传来的一声尖锐凌厉的“蹲下”的命令声,然后他便被前方一个重物压倒,随后失去了知觉。
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是一位陌生的头发花白的老人。见他醒来,老人十分激动,嘴里“啊啊”不止,这时他才发现老人竟然是个哑巴。他一脸茫然的望着老人,在老人发现他无法明白他的哑语后,老人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红纸交给他。他不明所以的接过,这才发现那是一张被红色印染的白纸:“我本来想亲手把你交到你的父母手上,可是不能了。你一定要回去,他们在等你,你”。
话还没有说完,可是却没有了,他心里突然有一个不好的预感,“风警官在哪里?”他抬头问老人。老人没有说话,眼睛里已蓄满了泪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向外飞奔而去。
当他能够理智的接受风警官离去的事实时,已经是他与哑巴老人携着风警官的骨灰盒回到了家乡小城的2天后,他同时也知道了哑巴老人就是风警官的父亲,在小城一路段摆着一个早餐摊。
他的父母在见到他之前就已经从派出所知道了风警官牺牲的消息,看到他,两位老人一言未发,而后捶胸顿足,痛哭不已,嘴里只重复着“多好的人啊······”
从那以后,他便在小城靠近哑巴老人早餐摊的路段居住下来,并通过自己的勤奋与努力在另一路段开了一家小吃店。虽然如此,他始终保持着每天在哑巴老人的摊前买一份早点的习惯,那份早点对他来说已不仅仅是果腹的吃食,而是一种做人的启示,时刻告诫着他人生从来都没有容易的成功,也告诫着他只有踏实的脚才能走出踏实的路。同时,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暗藏的秘密:如果可以,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换回风警官的生命,如果不能,他就要加倍的活着,为了风警官,更为了风警官那份期盼。
他在墓前蹲了很久,滴水未尽,在夕阳微露出害羞的脸庞时,他才缓缓离去。他身后的夕阳像是那个纸条上浓重的红色,迅速晕染铺平了天空,像是谁的思念在燃烧,越来越旺······
回复
支持(5)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