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411 | 回复:0
无标题
黄飞蝗
2018/4/2 20:09:42
只看该作者
为爱,背负一世骂名,值得吗?+黄飞蝗+原创首发

01

交通局林老局长谢世。

林家湾村异常热闹,轿车停了一大片。

比起轿车、官员、礼金,人们悄悄议论的焦点,就是老林的三女儿,那个被赶出家门,和父亲断绝了关系的立秋,她来不来?



黑色奥迪车上下来一个女人,挽着高髻,一身银狐领的淡灰毛呢大衣,眼神淡然冷漠。她略略驻足,没有人听到她心底的那声哀叹,如老旧的、长久未开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阳光折射出一室飞扬的积尘。

人群骚动起来:快看,立秋回来了!



如果不是父亲过世,她一定还不回来。

林飞在灵旁,看她伏在地上,对着父亲的灵位磕头,没有嚎啕大哭,只是紧闭着唇、无声的含泪。从她这身大衣上看她过得不错,但,她的眼神依然冷漠,如当初和父亲恩断义绝的时候。

没有人去搀扶这个家门的不孝女,都在冷眼旁观。

他的妻子春分上前,叹息着扶起她:“立秋,快起来。”



他起身,走过去,其实,不用他回头看,立秋一来,一家人的眼睛都看向了他,包括女儿喜凤。

他走向立秋的身边,克制着自己内心的颤抖,眼神和语气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磕完了头,就走吧。”

春分蓦然抬头看着丈夫:“这是什么话?三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放心,我再也不会打扰到你们,他生养了我,我只是来送他一程。”立秋没有看他,淡然而固执的说道。

这些年,没有变的还是她的倔强,她来尽孝,却竟连一个‘爸’也不叫。



02

春分拿来一身孝衣,递给立秋,立秋没有接:“留着吧,我不配穿。”

春分又是一愣,垂下了手。

喜凤上前,一把从她妈的手里夺过孝衣,对妈妈说:“妈,你管这么多闲事干嘛?都没人领你的情!”



喜凤瞥了一眼立秋,这个该叫她三姑(亦是三姨)的女人,长着冷冷的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面孔,让她心生厌恶。

今天,算是见到了她的真容,多年来,她在她头脑中只是“三姑”这样的文字。的的确确,她是个气质高雅又冷淡的美人,与柔弱的妈妈相比真是天地之别。

这些年,这个女人即便不在林家,魂却在林家,萦绕在爸爸与妈妈之间。

打她懂事起,她就知道即便妈妈对爸爸百般呵护疼爱,爸爸也总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淡然样子。

后来,她才知道了立秋姑姑,她是林家不可提的不孝女,更是隔在父母间的女人,立秋就是因为和妈妈争爸爸,才被爷爷赶出家门。



因这个是妹妹又是情敌的女人,妈妈半生都是苦闷,她的心,喜凤明了。所以,喜凤也恨这个不曾谋面的女人。



03

当年,林飞被老林接进家的时候,立秋笑弯了腰,指着他说:“快看,快看,他的裤子还开着裆呢!”

七岁的立秋口无遮拦的说,让已经九岁的小飞面红耳赤,更加拘谨。

老林喝住立秋,他的四个女儿春分、夏至、立秋和冬雪,就是立秋调皮的像个小子。

那时,一帮妇女们还说:看立秋这个男孩子的性子,下一个一定是儿子。结果,老林的老婆又生了女儿冬雪,还因大出血差点丢了性命,老林也就死了心。



一次,他去视察,听说了这个给人家放羊和羊睡在一起的孤儿小飞,就带了回来。一是救助他;二是,老林的大姑娘春分,半张脸上一片红色的胎记,他有给女儿养个女婿的心思。这是个好机会,把他养大,他感恩戴德,对女儿好,还能撑起林家,两全其美。



小飞就在林家住下来,取名林飞。

林飞和立秋一起上学,在一个桌上,她总能把他挤到墙上去;她的值日也是他在干;有人欺负他,她只在一旁乐呵呵的看。总之,林飞就是立秋的一个奴隶。

直到,立秋掏鸟窝摔了下来,林飞为她挨了打,她才对他好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林飞又成了立秋的保护伞,立秋闯了祸,林飞总是揽过来。而春分,总是变相的护着林飞,惹得姐妹们都说大姐偏心。



上高中的时候,立秋收了很多的情书,一封封的念给林飞,林飞木讷的红着脸,亦如他刚来林家的时候。

春分对他明里暗里的爱护,林飞也是尴尬的推辞不得又不得不接受。



直到,一天,一个男生在班上说:林飞是定了娃娃亲的人,他是林家老大的女婿。

这句话立即在校园里传开了,课间操的时候,立秋冲到那个男生面前,给了他响亮的一巴掌。那个恼怒的男生立即和立秋扭打起来,林飞也冲了上去。

两人被老林领回家。老林当晚就把一家人叫到一起,公开了这个不再是秘密的秘密:林飞就是春分的准女婿。

林飞茫然;春分娇羞;立秋踢了凳子,走了。

然后,立秋拿林飞当了陌生人。老林把立秋调到了省城读书,立秋打那时和这个家基本断了往来。她倔强的不要老林的学费,不花他的一分钱!就连姐妹去送东西她也不要。

老林的老婆去世,立秋没回家,而是独自去坟上哭了一场,老林咬牙叹息着:“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倔木头!”



03

三年后的一天,立秋找到已经上班的林飞,问:“你爱不爱我?”

林飞愣住。他摇摇头。

是的,他不敢,他的身上有座山。

不爱?不爱是谁给我寄我爱吃的杏干?是谁给我买书?是谁知道我的生日,妈都不记得给我过!

林飞依然摇着头。

你不说我去说!立秋说道。

林飞一把拉住立秋:求求你!你想多了,我只是拿你当妹妹。

立秋愣住,眼里蓄满泪水,说:好!

她说着,跑开。



那年的三月初六,他和春分大婚。

林飞如一个木偶般、心不在焉的被摆布着。消息封锁的很严,立秋没有来;其实,她来或者不来,又能如何?林飞在心里疼丝丝的苦笑。

爆竹的烟尘还没落下,立秋披着红通通的爆竹皮站在林飞的面前。

老林怒吼起来:是谁,告诉她的?

婚礼的现场一片安静。立秋拉起林飞的手:跟我走!

众人惊讶着,春分的眼睛里晗满泪水,却紧紧的咬着唇,呆呆的看着立秋,让人分外怜悯。



老林再一次愤怒:“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非得要和你姐姐抢吗?”

立秋不卑不亢的说:“爸,你养过他没错,可他不能因为你养了他,他就没有选择的权力。我们是相爱的,爸!”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劈头打了过去,“你给我滚!”

“好,我滚,我要带他一起滚!”立秋的脸上立即五个明显的指印。

“你敢?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滚!”老林气的直打哆嗦。

“把她给我轰出去!从此不要再进林家的门。”老林指指几个本家人。

几个本家的人将立秋拖拽了出去,林飞流着泪握紧了拳头。

“好,从此我不会进你林家的门!我恨你们!”立秋咬牙切齿的如一头母狼,她冰冷的眼神如刀一样划过。



这一夜,林飞没有和春分同房,他喝的烂醉。春分流了一夜泪,她一直在伺候着林飞,也听他喊了一夜的立秋。



04

这夜,林飞守灵,他为老林点上一炷香,冲着老林的相片微笑:爸,我谢谢你的养育之恩,所以,这世我安心做你的儿子。如果,有下一次,请不要再收养我,让我死去也比这痛不欲生好的多。

喜凤站父亲的背后,看着他泪流满面。是母亲叮嘱她来看着他。

“我妈,有什么不好?你却不爱她?”喜凤低声问。

林飞一愣,迅速擦擦眼睛,说:“她什么都好,是我不好。她越是对我好,我越是负罪,孩子,能杀死人的不只是刀,还有情。”他又低头叹息一声:“我最不该的是来了林家。”

躲在暗处的春分听着,心如刀绞,她拭着无声的泪痕。

这一辈子,她和他在一起,始终没得到过他的心;就连在床上,他也是木偶般的躺着,逼得她放下女人的矜持,主动的抚摸攀爬;家里的一切,他听她的,他和她过着举案齐眉的另外人羡慕的日子。

其中的苦楚只有春分明白,他在林家不过是副皮囊。



“一些东西,总以为握紧了,就不会失去,你倒是握紧了,却从没得到。”

春分一惊,回头,看到了一脸淡然的立秋。

“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这样对我!”春分低吼着,终于发泄出自己多年的愤恨。

“姐姐,你还不懂吗?就是没有我立秋,还会有秋分、霜降,他只是不曾爱过你而已。”

春分一下子无语。他是多么的听话,听父亲的话,听她的话,这些不正是他们想要的?不,不是,她要的不是块听话的木头,是一个长着心的人!

“你那么用心,盯着他,防着我,一辈子就这么过吧,反正这种累,你也习惯了。”立秋说完,走进屋里。

一阵深深的悲沧席卷了春分,这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捧心的爱却是错,却是刀!



05

老林下葬前的最后一个夜晚。

月光很好,容易引人回忆,立秋仰头看着月亮,耳边响起那声:立秋,你那么爱看月亮,我就陪你看一辈子。



他没有给他一辈子,只给她一个冬天。她高烧到昏迷,他来了,照顾她。她在他怀里当了一冬天他的女儿和女人。



此时,时隔多年,他看着她的背影,仿佛又见那个冬天:月光照在皑皑白雪之上,是种别样清冷的美丽。那个伏在窗前,贪婪看月亮的女孩子,回头对他说:如果我有孙悟空的本事,一定把这时光冻住。



听说,她带着儿子一直未嫁。

“为爱,背负一世的骂名,值得吗?”他在她身后,说。

“我要出国了。”良久,她头也不回的说。

“好。”他一笑,回头,蹒跚而去。就这样吧,他闭上眼睛,让他这摊死水死去吧,早该死去了。



09

那天,立秋来奔丧的时候,儿子说:妈,我陪你去吧。

不用!

立秋坐进车里,咽下嗓子泛起的苦涩:让一切都过去吧,不要在起任何波澜。



几个月后,一架飞机飞往美国。

立秋透过机窗,看向大地:再见了亲人!

立秋的泪流了下来:如果有来生,不要让我再遇到你。



林家湾的人们都议论纷纷,说老林的儿子也真是孝敬,没一百天呢,就跟着去了。

春分哭的呼天抢地,女儿喜凤却对着父亲的照片说:爸,你累了,还是歇歇吧。





作者:黄飞蝗。一个喜欢文字的女子,慢热型,安静的外表下一颗痞痞的心,不过,交往过的没给差评。
回复
支持(6)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