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1条记录 
查看:432 | 回复:1
无标题
黄飞蝗
2018/4/2 12:51:21
只看该作者
黄雀在后+黄飞蝗(原创首发)

01

玫瑰女人美容美体店门前,假树在寒冬里妖娆的开着朵朵红花儿,到了晚上,彩灯一亮,更是分外的艳丽。



小鱼送走顾客,回头,老板娘东美正在吧台上悠然的吞云吐雾。她瞅了一眼,最里面的贵宾厅里隐隐的传来打情骂俏的声音。

“那个沈富婆来了?”小鱼神色暧昧的低声问道。

“哼——!”东美不屑的吐出一口烟,烟雾弥漫中,她浓妆艳抹的脸显得更加诡异,“这个老婊子,什么都有,就是缺一样。”东美向小鱼妖娆而嘲讽的说。

小鱼知道她爱卖关子,于是,夸张的惊异道:“东美姐,她缺什么?”

“缺鞭!”

“什么?”

“缺人鞭!”东美伏在小鱼耳边,食指向下指着,笑道。

“哈哈——!”两人掩口压抑的笑着,小鱼轻轻推了东美一把。东美更是笑的东倒西歪。



“那你,要把建哥搭上?”小鱼停下笑,目光闪烁的问。

“他本就贱!这次倒成了长处。”东美笑道:“不让他出马让谁?这可是只老鳖,肚子里有的是钱。”东美向小鱼做着捻钱的动作。



02

小鱼在玫瑰女人待了有五年了,称不上元老,也是功臣。

她在玫瑰女人开始的学艺,送走了元老也送走了一批批的新人。小鱼能在这儿待这么长时间,一是东美认可她的手艺;二是,她嘴巴甜、为人灵活,美容上的事儿讲的一套套的,无论新老客户都喜欢找她;当然东美给她的工资也很可观。



近两年,美容行业花开遍地,玫瑰女人作为老干家地位越来越受到挑战。尽管东美和老公王建又是外出学习、又是重装,这业绩还是大不如以前。



想当年,玫瑰女人可是邑城的老大,有钱的富婆、上班的白领,都是玫瑰女人的常客。东美两口子数钱数到手软。

有了钱,什么金的钻的,什么真丝裘皮,东美带的带、穿的穿;王建呢,也没闲着,他爱女人,明的暗的姐姐妹妹的好几个。两人也吵,吵了一番,东美借势弄到了玫瑰女人的大权,两人各取所需的和平解决了。



如今到了这个地步,王建,还是个不消停,借着外出学习参观,沾花惹草,让本就缩水的资金一度叫急。

两人为此吵得几乎动了刀子。

玫瑰女人有一段时间还贴出了转让。



玫瑰女人是东美和王建的命,两人干了半辈子,难道再改行吗?隔行如隔山啊。



03

沈富婆沈芸是大梅介绍过来的。

大梅是玫瑰女人的老客户,玫瑰女人开了几年,她就在这里做了几年的美容。

最初,她像个怨妇似的叨叨,小姑娘们都面上热乎,心里烦她。她一诉苦就拿些轻飘飘的话挡她,大梅心里也明白,可就管不住自己,不叨叨她心里苦啊。



一次,缺人手,王建要给她按摩开背,大梅子急了,不让。

东美嬉笑道:“大梅姐,别说你不让,我还怕你上瘾呢!我家建建可是技师级别的。”

果然,王建的手温和柔软,力道又拿捏的好。大梅子闭着眼睛,享受着从皮肤上渐渐升腾的麻痒的感觉,不要脸的想起和自己男人做的时候,她恨恨的在心里又骂起了自己的男人——还不如死了!

大梅的老公和同学合作开了厂子,每天都忙的不着家,钱让大梅可劲花,可是大梅却空虚的很,有老公的她跟守寡没什么区别。



王建甜甜的叫着‘大梅姐’,体贴的问力道行不行,这个男人的柔情蜜语以及在她背上游走的双手,让大梅心里有种别样的感觉,多年坚固而圣神的贤惠美德瞬间土崩瓦解。

去他妈的贤惠!谁他妈能体会贤惠后面的苦涩?



王建手下的这具开始衰老的躯体,在他的按摩下,从坚硬变的柔软。王建在心里笑了。征服任何女人,都是他的长项,也是他最得意自己的地方。

他知道这些有钱的女人,看似坚硬高冷的外壳后面都有一颗需要呵护的孤独的心,拿下她们的心,就攻破了她们的外壳。可怜又愚蠢的女人!



如此几回,大梅一来,就是王建亲自上手,两人也不忌讳的开聊。王建说:“姐啊,这女人除了保养,还得有滋养。”

“怎么滋养?”

“这男人是阳,女人为阴,阴阳平衡了,女人才最美,所以你让我给你做,就对了,你看你,眼见着水灵了。”

大梅闷闷一笑,娇嫃道:“屁个阴阳!”

不过,大梅不得不承认自己心情好了,脸上也有光了,人们见了她都说她年轻了,保养的好!



大梅也说服着自己:老头子在外面玩,我他妈给他守,我傻啊我?于是,大梅和王建有了进一步。



04

玫瑰女人的生意不好,为了帮王建,大梅就拉来了富婆沈芸,沈芸的老公是飞行员,三个月回家一次,人家高工资,家里又经营着三辆油罐车,钱那是哗哗的。

大梅对沈芸说:“芸呐,我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别看你为你老公守着,可这男人有几个为咱守的?他身边的小姑娘又年轻又好看,一勾引一个成!到时候,咱可成了白菜帮子。”



大梅的话直戳沈芸的心尖上,她和老公一年在一起的时候都数的过来,自己可不就像块失了水分的白菜帮子!她也从老公的眼里看到了嫌弃。

毕竟孩子都读大学了,即便在深夜里,情欲跟犯毒瘾一样的啃噬着身体,却也不敢动找个人的心思。

大梅说:“女人就得去做美容,就的保养自己。”

于是,沈芸认识了王建,被经验丰富的王建很快拿下。



05

王建成了沈芸的贴心人儿,沈芸打算和王建在一块儿,钱啊,总之是冷的,这暖心暖身还的靠人不是?自己存的钱也够下半辈子了,何不踹了那条老狗,再分上栋房子,找这个贴心人儿?

沈芸说:“王建呢,我看你那个老婆也是个败家的娘们儿,不如,我出资金,你出技术,咱们也开个美容店,我和大梅认识的人多着呢。”

两人一拍即和。



这边,东美拧着王建的耳朵,道:“我看你为那个沈富婆也服务了一段日子,这资金她投不投?”

王建搂住东美道:“放心吧,老婆,她就是咱手上的一块肉。这个老女人心倒挺大,还想拐了我去,我呸,就她那两个二尺长的奶子,都快耷拉到腰上了。看着我就犯恶心。”

“等钱一到手,老婆,咱就拿出秘密武器。”王建胜券在握,东美扑到他怀里,笑道:“没想到你这骚劲儿也是个特长。”

“我就是中老年富婆的治愈小嫩肉。”王建哈哈笑着,压倒东美。

“我呸——!”



06

这天,沈富婆收到一个短视频,视频里她正骑在王建的身上,沈富婆一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

她找到王建,王建看着视频,心里疑惑着:“东美这个婊子,没和我商量就先拿出了秘密武器,难道她想独吞?”

王建解释道:“姐,你不会怀疑我吧?我特么不傻,如果是我,我还能让自己的脸露出来么?再说,你看这是在车上。”

“会不会是你老婆?”

“不可能。”王建立即否了。心里却低估:“王东美,你他妈不会暗算我吧!”



那人开价不多:十万。但时间紧迫,两个小时。

沈富婆怕自己的事捅到老公哪儿,这样,一离婚,她吃大亏了。

王建带着沈富婆去了店里。店里,小鱼在忙活着,见两人神色紧张,问怎么了。

王建不答,直接问:“你东美姐呢?”

小鱼四下看看,说:“刚才还在啊。”



时间紧迫,沈富婆接到一个催促的短信:时间马上到了,看着办!

沈富婆没了法子,只得打过去十万。



07

王建翘舌如簧的安慰着失了财的沈富婆,又给她煲粥又给她按摩,算是把她这边按了下来。

等王建一回到家,张口就问东美:“钱呢?”

“什么钱?”东美蒙了。

“那十万!”

“什么十万?”东美更懵。

“你他妈也不商量一下,就把视频发给了沈富婆,你想独吞十万啊!”

“我没有!王建,我就知道你想甩了这烂摊子给我,自己傍富婆享受,你那张嘴哄哄那些富婆还行,哄我?没门!”东美架起了机关枪向王建扫射着。两人扭打到一起去。



08

春末,玫瑰女人门前的假树拆了,换上了大盆的龙须树,绿莹莹的一片生机。

玫瑰女人的牌子换成了金碧辉煌的“贵妃华庭”,开业的鞭炮声里,老板小鱼热情的招呼着客人。

东美来了,小鱼跑上前,热情的挽住了她的手臂。

“小鱼,你还真有两下子。”东美脸上的笑意有些木然。

“哪里哪里,还不是东美姐你照顾我,盘给我的价格合适。”小鱼笑道,又问:“建哥呢?”

“罢罢罢,不提他!”

小鱼低声一笑,挽着东美把她送进大厅。



作者:黄飞蝗。一个喜欢文字的女子,慢热型,安静的外表下一颗飞扬跋扈的心,不过,交往过的都没给过差评。爱自己爱文字。
回复
支持(8)
打赏
分享
乘鲤
发表于 2018/4/2 12:52:08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该楼层已被删除
回复
  • 4-2
    支持(0)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1条记录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