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463 | 回复:0
无标题
袜子
2018/3/29 22:06:17
只看该作者
牧师说
 
         这个毫无生气的下午,打着一连串又长又倦,泪眼朦胧的呵欠,张大的嘴似有气吞山河的架势,好像足足可以一口吞噬这难排遣、郁郁寡欢的午后时光和多日以来冥思苦想萦绕眉间的沉顿:这浅薄的学识终无法承载我庞硕的理想。这苦闷的心绪,孱弱的精神状态使人像漏了气的汽球一样萎靡丧气,让人昏昏沉沉又跌进了毫无意义的白日梦里……
 
        我们各怀理想,任凭往事湮没不彰,任它像孤魂野鬼一样在被遗忘的角落闲晃,在不经意回首的时候,就肆意滋长成灾,越抑制越猖狂,令人无奈愤懑,唯一办法是任由它来去自如,随风飘荡,飘荡在尸骨遍野的荒山秃岭自灭自长;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潮涌动,车厢里一如既往的潮湿闷热,公交车轰隆隆地往前行驶,我们寻找着转瞬即逝的窗户上倒映的自己的影像,雨滴打在窗户上,顺着玻璃分裂又聚合,聚合又分裂;如不是忠于爱情,为什么要向生活和婚姻妥协, 为什么要苟同、屈服于庸忙琐屑的生存?有声音在呐喊着;在你大喜之日,我以微笑和泪光赠你,婚礼的祝酒我可是一口干了;你过上你梦寐以求的生活,我这一生所有的清明就用无尽的漂泊与无处可依来印证;我会保守我们的秘密像缄默不言的坟墓 ,像不得治愈的烂在肚子里盲肠;秘密化成青面獠牙的鬼魅,泥泞的道路虺蛇横卧,在眼前无尽延伸,我拼命奔跑却哪里也到不了;空荡荡的教堂里,有母亲祷告的双手和虔诚的祈祷,与牧师夫妇清茶一盏,牧师说:
我看到了
狂风骤雨仓皇途径的广漠黄土
黄土上有棵大树
大树一半是盎然生机 一半是死寂枯干
使你灵荒芜的是什么
你要饶恕 饶恕
要释放压制在心头
只裸露冰山一角以下的大陆
……
 
          这下午最长的斜影,逐渐消退地漫射在窗帘上的光线,越来越微弱;楼上的脚步声像暴跳的音符,在我天灵盖上没有节奏的狂舞,在脑壳上重重地踏步;梦境随着烦躁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一身的腻汗,头皮渗出湿热的汗水,汗水顺着皮肤下行,累积在脊柱底端,屋子里的死寂和荒凉涌入脑海,挣扎着撑开眼皮,挥去沉重疲惫的梦魇,这两分钟的梦境简直冗长得令人发指、让人抓狂!冷水盛满一盆,把脸埋进冰凉的水里,原来除了音乐和信仰可以唤醒沉睡的心灵,沁凉的水同样可以让昏昏沉沉的思绪猛然苏醒。清醒后思索,既而得出决定:当学识驾驭不了欲望,那停下来歇息一下,不要徒劳摸索;你需要的是刻苦、休整,然后辨清方向再继续行进。
回复
支持(5)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