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星球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457 | 回复:0
无标题
若雪
2018/3/28 14:10:54
只看该作者
《那娇红的杜鹃花儿》
《那娇红的杜鹃花儿》+若雪+极文学

①
“三娃,小心点,别掉到田埂下面了。”女人一挥手擦了把头上的汗,对着田埂上十岁左右的小孩呼唤到。小孩一身黝黑,套着裤衩,赤着脚跑在窄窄的田埂上,他伸展着的手臂,做着滑翔的动作,像在田间飞翔的白鹭。农忙时候的田埂,跟秃头的村长一样,干干净净,寸草不长。大路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夹杂着的还有欢快的唢呐锣鼓声响,给人好一阵喜悦。女人望着大路那边,嘴里嘟囔道,“这村长生了这么个女儿,大着肚子结婚,这要是往日里,早就被打死了,哪还有这么大大方方出嫁的份?”正在插秧的男人见自家女人站着不干活,气不打一处来,唾沫星子喷洒在刚插好的秧苗上,“快滴干活,人家嫁女儿,关我们么事,少操那份闲心。日头都要到正中顶,待会要去村长家吃酒,还不麻利点,要累死老子饿死老子啊!”女人白了一眼男人,一弯腰继续插起了秧。小孩寻着大路上的热闹,看到了结着大红花的篮子,里面坐着个穿大红衣服的女人。小孩看得怔住了,那大红花像极了那年和阿秀姐一起看的杜鹃花。他们好像很开心,唢呐吹得非常响亮。小孩跳下了田埂,跑到了大路上,追着那大红花的队伍。队伍里一个成年男人对着小孩吹了声哨子,“嘿,小鬼,你也想娶媳妇了!”小孩脸一红,捡起地上的石头,要去打他。男人看小孩要打他,一怒就追着要打小孩,小孩沿着队伍的反方向,飞奔了起来。男人追了几步,就没有继续追,眼看着小孩跑得人影都模糊了,就回归了迎亲队伍。小孩跑累了,绿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头发林里往地上钻去。他弯腰喘了几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路边娇红的杜鹃花,偷偷开了一片。这样娇红的杜鹃花儿,他曾和阿秀姐一起上山采茶的时候看到过,小孩盯着杜鹃花儿出了神,瞳孔涣散了开来。“阿秀姐,看,这花好不好看。”阿秀看着眼前稚嫩的小娃娃,露出了温柔的目光。摸着他的脑袋,“好看,三娃摘的花儿真美,送给姐姐好不好?”三娃低下了脑袋,黝黑的脸红起来,像是更黑了。阿秀看三娃脑袋低下去,又摸了摸他的脑袋,“傻孩子,那这花,姐姐戴头上,好不好?”三娃抬起了头,露出一口不整齐的牙齿,“我给阿秀姐戴。”“好,三娃给姐姐戴花,姐姐可喜欢了……”说着阿秀蹲下去,把头低了下来。三娃拿着花,在阿秀头上插来插去,他一插下去,又突然取出来,换另一个地方。阿秀埋怨道,“三娃,你是在姐姐头上插着玩呢!还不赶紧弄好,姐姐蹲着累死了。”“阿秀姐,插好了。我的眼睛借你照照,看好不好看。”阿秀笑得摸了摸三娃的脑袋,“小鬼头,那我照啦!”阿秀和三娃互相盯着对方,一动不动。“看好了,三娃插得不错。来,姐姐抱一个。”阿秀张开她的臂膀,一把抱住了小不点大的三娃。三娃在阿秀怀里一动不动,咧出了一口不整齐的牙齿。②阿秀是村里摘茶能手,摘的茶和其他姑娘比起来,大小均匀且饱满,色泽又好。阿秀除了会摘茶,家里活,里里外外也会帮着干。村里人都夸赞老王头生了个好帮手,羡慕不已。阿秀和三娃常常形影不离,这是从何时开始的,阿秀不记得,三娃自己也玩得忘记了。有一种人,会让人不自觉得被吸引,阿秀就这样,不自觉间吸引了三娃。阿秀去哪里干活,三娃都能找到。阿秀干什么,三娃就算干不了,也要在旁边看着阿秀干。天微微冷的时候,三娃还光着上身在外面玩。阿秀看到三娃总这样不穿衣服,就偷偷问三娃为什么这样。三娃说:“家里的衣服都是爸爸妈妈剩下来的旧衣服改的,爸爸妈妈说妹妹马上也要长大了,衣服不够穿,嫌我玩起来老是磨坏衣服,就让我玩的时候不要穿了。”阿秀心里一紧,眼圈水雾里打着转,她摸了摸三娃的脑袋,把他抱在怀里。“阿秀姐,太紧了,我透不过气了。”阿秀听到怀里呜呜的声音回过神,松开了臂膀。阿秀剪了自己的衣服,每晚睡觉前,都会拿出妈妈的针线盒,一针一针缝着。拼接的地方不好看,她还特地绣上了图案。三娃去阿秀常去干活的山上找阿秀玩,阿秀拿出了自己缝制的衣服。“三娃,过来,姐姐给你件礼物。”“什么?阿秀姐。”三娃气喘吁吁地跑到阿秀面前。“看……喜欢吗?”阿秀拿出衣服,在三娃面前左右晃了晃。“是给我的吗?”三娃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阿秀。“傻瓜,不是给你的,难道我自己送给自己?”阿秀噘起了嘴。“真的?”三娃还是不敢相信的问了问。阿秀认真地点了点头。“快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身。”“嗯,阿秀姐对我真好!比我爸妈还好。”“噗,给你件衣服,就比你爸妈好啦,你这话,可别让你爸妈听到了。”阿秀笑着给三娃穿起了衣服。一切是这么和谐,好像他们应该是家人,却没成为家人。“阿秀姐,以后你就是我姐,你老了,我伺候你。”三娃笃定的神情,让阿秀心里一暖。连这树叶上鸟拉的屎,都没那么恶心,没那么臭。白天干完活,晚上缝制衣服,困乏中,手被扎了很多洞。看到三娃这样开心,都觉得做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她乐意,她开心。三娃穿着新衣服,翻了几个跟头,还不能抑制心里的快乐。他拉着阿秀的手转着圈,绕着山上的小路跑啊,吼啊。这些都不够,他还想做点什么。“你这傻瓜,快把姐姐松开,姐姐头晕。”阿秀开心地被三娃这样拉着转啊,跑啊。③阿秀会干活,可是不懂爱情婚姻。遇到有人上她家去提亲,她都要躲着走,生怕耽搁了干活,父母回来责怪她。即便阿秀不会谈情,可是春季里的一切都在悄悄发芽,生机勃勃的夜猫叫唤不已,公牛四处躁动不安。村里一个叫阿成的小伙,诱惑着阿秀,教起了阿秀如何谈情说爱。阿秀走到哪里,阿成跟到哪里。起初阿秀觉得他影响自己干活,就赶他走。后来见他帮着自己干这干那,她的肩膀顿时轻松了许多,她也就不再嫌弃他了。他成了她的好帮手。摘茶的时候,阿成总是突然变出新鲜玩意来给她看,她很好奇,阿成就教她玩这些东西。慢慢的,阿秀回家越来越晚了。“阿成哥,你说这东西是么样做的呢?怪好看滴咧。”阿秀拿着珠球,左摇摇右摇摇,里面的彩色粉末晃来晃去。阿秀往哪边晃,它就往相反的方向聚集。阿秀想它往哪里晃,它就得往哪里,想那些好看的粉末在球体怎么堆积,它就怎么堆积。这种命运被她掌握的感觉,她觉得很开心,但她也说不上是哪里让她开心了。坐着玩,躺着玩,站着玩,跑着玩,阿成拉着她的手一起摇。整个天空之下,只听到他们的欢乐声,所有的百灵鸟聚集,唱出的歌都没有他们的声音响亮,欢快。阿秀玩得双颊生红,能干的她平时都忙着干活,也没怎么玩过什么玩意。她看着阿成,痴痴笑了起来。阿成见阿秀突然看着他发笑,他便抖抖头发,擦擦脸。“阿秀,你是笑我头上我有什么吗?现在还有吗?”“啊?我没有笑阿成哥啊!我是开心呀。”看着阿成一头雾水的样子,阿秀捂着嘴笑了起来。转而松开了手,放声笑了开来,惹得林子的麻雀都飞了起来。阿成跑上去抱住阿秀,阿秀急得要推开他。“你捉住我做么事?”阿成慌了神,可手就是紧紧的不松开。阿成不放开,阿秀就打他的脑袋。阿成被打疼了,意识到自己可能惹她不开心了,便送开了手。“阿秀,我阿成要负责你所有的快乐。不只是快乐,你的难过,我也要负责到底。”“阿成哥,你说什么?什么叫你要负责?”“我喜欢你,阿秀。”阿秀呆了神,喜欢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她好像从没有思考过喜欢这个东西。“是怎么喜欢?像我喜欢三娃一样,喜欢爸爸妈妈一样?”“不是,我的这种喜欢和阿秀喜欢爸爸妈妈那种不一样。是男女之间的喜欢,男人天生就喜欢女人,女人也应该喜欢男人。不喜欢男人的女人,不叫个女人,不喜欢女人的男人,也不是个男人。”阿成一脸自信的说着,他是跟村里那些结了婚的男人学的,好像说完这番话,阿秀就一定会喜欢他。“那我还算不算女人了?”阿秀望着他,急切的眼神里,只剩下急切。“阿秀喜欢我吗?”阿秀害羞地点点头。“那阿秀就是女人,因为阿秀喜欢我。”阿成说完亲了一下阿秀的额头。阿秀更害羞了,紧紧抓着衣摆,脸都胀红了。阿成抬起阿秀下巴,阿秀的眼睛很清澈,比山沟的水还灵动,还清澈。阿成望着阿秀眼睛里的自己,阿秀望着阿成眼里的自己。他们嘴碰到了一起,交织在一起。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安静。所有的风都静了,所有正在交配的鸟雀也都没动静了。只有他们,旋转在天地间,世界都看不清了,都在转动。④他和她总是玩得忘记了时间,在山里跑来跑去。三娃常常跟在阿秀背后,只是偶尔,小伙会让三娃去给阿秀摘花。三娃点点头立马跑开了,等三娃回来的时候,阿秀常常和小伙不穿衣服抱在一块。三娃只看过爸爸妈妈这样玩过,爸爸妈妈从不带他一起玩,总是呵斥他。所以爸爸妈妈每次抱在一起的时候,三娃都走得远远的。看到阿秀和小伙这样,三娃也不自觉的走得远远的。“阿成哥,我最近好像不对劲,肚子有点鼓,我也没有吃胖。我好害怕,感觉和村里那些怀孕的女人好像。”阿成立马提上刚脱掉的裤子,“你说你怀孕了?”“我也不知道,但好像是了,很大可能是了。”阿成想了想,应该不假,他从没做过什么措施。每次看到阿秀害羞的样子,他一秒都耽误不得。可是,他还没准备好娶亲。就算准备好了,他家里也不会同意阿秀大着肚子嫁给他,即便她的孩子是他的。但村子里就是这样,从来都忌讳女孩大肚出嫁。“阿秀,我爸让我上午去给村长家送东西,我现在该回去了。”“阿成哥,要怎么办啊?”那句怎么办还没有听到,阿成就一溜烟跑下了山。后来阿秀去她和阿成常去的地方,一连几天没见到阿成踪影。去村里面打听,说是阿成上城里打工去了。至于去了哪个城里,有人说是江苏,有人说是湖北,还有人说是天津……总之没有一个地方,是阿秀认识的。阿秀不知他去了哪里,一句话也没有留,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他都还没有确认,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了,他就走了。曾经在这林子里,他们玩得比所有动物还要快乐开心。现在独留阿秀一个人坐在这个林子里,偷偷落泪。“阿成哥,你到底在哪里?不是说好,要负责阿秀的快乐和难过吗?阿秀现在很难过,因为见不到阿成哥。”阿秀就这么哭啊,擦啊,削尖的脸肿得跟她手里的球一样圆。阿秀哭到太阳下了山,还在抽泣。⑤阿秀父母见她天天肿着脸回家,就觉得不对劲。“阿秀,你这脸么回事啊?”“啊?自从上次干活被什么东西咬了,就成这样了。”“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脸么样搞滴,丑得死,到时候么样嫁出去喏!”嫁,谁来娶?阿秀想到这点,不自觉得落泪了。她这肚子,已经勒得越来越紧了,干起活来,越来越不方便。果然还是出事了,阿秀喂完猪回来一坐,就肚子格外疼。她疼得在地上晕了过去。大家都去干活了,独留阿秀她奶在家。阿秀她奶唤阿秀半天没答应,就跑出来看。阿秀就这样蜷缩在地上,地上一滩血。阿秀她奶叫来了外人来帮忙,把阿秀背到了村医务室。“哎呀,大妈,她怀孕了,三个月了已经。”奶奶一个踉跄,拐杖一歪,一屁鼓摔在了地上。顿时看不见人,漆黑一片,只能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感受身体的晃动。过了好一会儿,奶奶睁开了眼睛。“你醒啦?大妈。”奶奶泪光闪闪,脸上皱纹一条条,跟墙上挂着的麻绳一样,歪歪扭扭。她瘪着嘴,呜咽了半天。“造孽啊!我这是造孽啊!对不起死去的老鬼,没把家里照顾好。我该死啊!”“奶奶,是阿秀的错!”阿秀跪倒在床前,一直磕头,地上的土够松软,但也能把人的额头磕破。阿秀不顾额头的血流,倒把旁边的大夫看得吓坏了,拦也拦不住。“你给我滚回家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你不要脸,我的老脸还想要。”奶奶手指着阿秀,颤抖抖的嘶喊到。阿秀跌跌撞撞跑回了家,奶奶接连几天都不肯见人,也不吃东西。一天夜里,奶奶到了杯糖水给阿秀。“阿秀,来喝点,你也很久没吃东西了,你不顾自己,孩子还要吃的。”阿秀又哭了,接过奶奶的糖水,一口喝了下去。“是谁的种?”“是阿成的。”“阿成?那你上他家去啊?在家里待着干什么?”奶奶捶着阿秀,一阵哭泣。“阿成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去过他家,他父母都把我赶出来。奶奶,我也没办法了。奶奶,求求你,救救我……”阿秀一把扯着奶奶的衣袖,央求道。“哎,作孽啊!你这是作孽啊……”拐杖直戳地,戳出地上几个坑。“奶奶……”阿秀无望地看着奶奶,抓着奶奶,就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不肯松手。“你去找阿成父母,就算死,也要死在他家门前,看他儿子做的好事。”奶奶甩下了阿秀的手,独留阿秀坐在床上。⑥三娃像往常一样在山上寻到了阿秀,阿秀哭得很大声。三娃吓坏了,慢慢得走到阿秀身边。“阿秀姐,你怎么哭了?”阿秀哭了好一阵,抬起头,抱住了三娃。“三娃,姐姐,姐姐……”三秀抓着三娃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姐姐肚子大起来了,姐姐会死的,会……”三娃一听到阿秀说她会死,就吓得抱住阿秀。“阿秀姐,你不要死,你死了,三娃会难过的,再也没有人陪三娃一起玩了。”阿秀听到这,哭得更厉害了。他们抱在一起,哭到嗓子都嘶哑了,才松开手。三娃后来连着几天都没找到阿秀,三娃急了,就去阿秀家找她。阿秀家里没有人,三娃见人便问,“见到阿秀姐了吗?”“你说的是那个大肚子的阿秀吧?她真是丢人啊,听说她被她奶奶用药毒死了,就葬在那边山上。”三娃顺着她手指去的方向,拼命的跑。脸上身上都是水,汗水泪水早已经混在了一起。三娃终于找到了一个石碑,他认识石碑上的秀字,是阿秀曾经教她的。三娃又回忆起了那段快乐的时光。“阿秀姐,我们老师教我写自己的名字了。你的名字怎么写的啊?”三娃瞪着圆闪闪的眼珠,认真看着阿秀。阿秀捡起树枝,在地上画了个秀字。三娃就这样,被阿秀抱着,一笔一笔学写着她的名字。悲痛袭来,三娃打了一个颤抖,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石碑。“阿秀姐。”三娃一声呼唤,跪倒在了石碑前。三娃哭得石碑上黏糊糊的,分不清是鼻涕还是眼泪。不知过了多久,三娃起身还没站稳,就跌下去了。他握着小腿,在地上颤动。青筋在他腿上游离,痛得他脸上的皮都皱成一团麻花。他哼了几声,便不再叫,摊开了手,在地上躺着。此时的悲痛和痉挛抽搐比起来,还是抽筋让他好受一点,他觉得抽筋就跟蚂蚁咬了一下一样。蚂蚁咬的痛和雷电劈过的痛,是天壤之别。这悲痛犹如雷电击身,这抽筋之痛,宛如蚂蚁之毒。他宁愿痉挛之痛能更厉害一点,盖过他的雷击之痛。⑦“三娃,三娃……”一阵呼唤,三娃从梦中醒来。是妈妈在喊他,他要赶紧回去。临走他摘了朵杜鹃花,别在耳上。“呀,你上哪里摘的这花?赶紧拿掉,不吉利。”女人从三娃耳朵上抢过杜鹃花,扔地上,踩了几脚,鲜红的花一下子变得乌黑难看起来。“又不是不知道你阿秀姐死了以后,她坟上开满了杜鹃花。大冬天开杜鹃花,邪门得很。我看到这花,就发抖,你这狗崽子还敢戴!”女人推着三娃的脑门,直嚷嚷。“走,今天村长家办喜宴,咱们也要去吃酒。”女人收拾了地上没插完的秧苗,拎着盖红布的箩筐,就拽着三娃出发了,男人也跟在身后。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村长家,到处都是红通通的一片,好似收集了整个村子里的祥瑞之气,才能让这里红成这样,喜气成这样。三娃进了村长家,就发呆。他爸爸妈妈忙着去贺喜,把三娃丢在了一边。三娃看着这一身红妆的新娘,笑了。仿佛看到了阿秀姐穿这身衣服,娇羞得坐在凳子上。“阿秀姐。”三娃开心地一声呼唤,众人纷纷惊恐得看着三娃。女人赶紧跑过来拽三娃耳朵,“瞎叫什么呢!不吃饭就回家去。”三娃看着女人,眼睛里泛着泪花,跑开了。傻瓜!熟悉的声音,三娃突然回头,没有看到人。那是他念念不忘的声音,他跑向了阿秀的坟。杜鹃花还在开,还在她的坟头摇曳生姿,开得还是那样娇红,像极了刚刚看到的新娘的红脸蛋。“阿秀姐,你还好吗?”三娃痴痴地摸着上面的秀字,摸了一遍,忘了一遍,又继续摸,一遍又一遍……
回复
支持(5)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