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604 | 回复:0
无标题
三青清
2018/3/17 15:34:36
只看该作者
行于义,乔于信

“爹,你为什么就不信我呢?乔阳绝对有问题,你快把他辞了吧,他不一定私下吞了咱们多少钱。”

“风儿,别说了,你爹还没老糊涂,没那么好糊弄,你别瞎操心。”

“行,爹,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给你看的,你等着吧。”

说完这叶风就气鼓鼓的跑了。

叶家的老爷叶长信,也就是他爹,看着他的背影,好笑地摇了摇头。

叶家,富可敌国,在众多钱庄中首屈一指,叶家老爷叶长信德高望重,有名的大善人,秉承“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的原则。膝下一子,叶风,叶家少爷,贪玩心善,心思简单,长相,因为有他爹,所以他的生活一直无忧无虑。

近来,叶风发现他们家的大掌事乔阳心思不轨,总是私下与一些来不清道不明的人联系,他觉得不对劲,毕竟乔阳是他们家的大掌事,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了,除了他爹,别的人包括他自己也不太能管着他,他要是有一些歪心思,那他们叶家可以说是完了。

但叶风与他爹提这件事,他爹从来都不信。他都纳闷儿了,为什么自己的爹那么信任乔阳,这乔阳来他家也不过三年的时间,年纪比他大不了几岁……

叶风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证据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跟踪了几天,叶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上次撞见他与一个独眼的人见面,实属意外。这都五天过去了,这乔阳除了和钱庄的伙计见面,就是和自己老爹汇报情况,乔风纳闷了,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他在心里默默问自己。

在叶风都快要放弃了的时候,他派去跟踪的伙计告诉他,有情况了。

说是乔阳去了青楼。叶风知道后,嘴角有了浅浅的笑意。这乔阳向来不会流连于风花雪月的地方,这事一定有蹊跷,狐狸尾巴要露出来喽。叶风在心中盘算着,便欢快的跟着伙计去了乔阳去的青楼。

在踏入青楼之前,叶风让人通知叶长信过来,他要让自己的爹看到自己找的证据。

叶风让伙计挡住那些莺莺燕燕,自己直奔乔阳所在的房间。推门进入时,只见一名女子在梳妆打扮,没有旁人。

“乔阳呢?”

“官人,乔阳是谁?莫不是官人想让我陪你特地编了瞎话,来见我。”

说着,那女子起身,凑到叶风身旁,一寸一寸靠近,近到叶风都能数清她的眼睫毛。叶风哪见过这阵势,他可从来没进过青楼,就一步一步往后退。

“别别别,我找错地方了。”在叶风无处可退的时候他大叫了一声,然后逃也似的跑了。

随后,他让手下的人找遍了青楼的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角落,然后结果可想而知,连乔阳的毛都没见到,别说找证据了,最后灰溜溜的跑了。

叶风说他要再接再厉一定能抓到乔阳的狐狸尾巴,所以他就决定自己要去钱庄工作,寸步不离的跟着乔阳,看他耍什么花招。

他告诉叶长信的时候,叶长信还真是乐开了花,想着自己的儿子开窍了,知道掌管生意了,便让他去了,还让乔阳多带带他。

然后,在钱庄工作的和伙计总能看到这样的画面,他们的大掌事在查账,他们的小少爷就在旁边喝茶倒水吃点心,他们的大掌事在午睡,他们的小少爷一定在跟前趴着打瞌睡,他们的大掌事吃饭,他们的小少爷百分百陪着……后来在叶风死皮赖脸的要求下,他竟然住到乔阳的住所,美其名曰自己要像乔阳学习,他爹只好答应。

这乔阳性子也是极好,由着叶风胡闹,看着他蹦跶。

叶风天天绞尽脑汁的想要抓住乔阳的把柄,却在不知不觉中与乔阳成了好友,他打心眼里觉得乔阳是个仗义的人,但是这还是不能消除他心中对乔阳的疑虑,他能感觉到乔阳有事瞒着他。

一天晚上,叶风拿着刚摘的桃子准备去找乔阳,远远地看到一个黑影闪到乔阳的房间,叶风紧跑了两步,以为是贼,转念一想,不对,可能是……

叶风有些犹豫了,与乔阳相处的这些日子,深知乔阳是一个好人,应该不会……可是自己的初衷不就是来找乔阳的不轨证据给老爹看的吗?现在,反倒犹豫了,怎么办呢?算啦算啦,还是去看看,清楚了,才好……叶风想着就趴到门缝去看里面的情况。

“大哥,这是五万两的银票。”

“嗯,知道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大哥,放心,我办事还是很靠谱的,那笔钱已经送到该送到的人的手中了。”

“嗯,你走吧,小心点,别被人发现,现在已经有人起疑,最近这件事过去后,过一段时间再来见我。”

“是,大哥,我走了。”

叶风被气得脸发青,手里握着桃子,喘着粗气。待那人走后,叶风破门而入,把手里的桃子一股脑的都砸向乔阳。

乔阳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叶风一定目睹了刚才的一切,乔阳什么也没说,反倒把茶端到嘴边喝了一口。

“告诉我,怎么回事?”

“你怎么不说话啊,你说,刚刚那人是谁,这银票是不是从我家的钱庄转出来的。乔阳啊乔阳,亏我还把你当兄弟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爹那么信任你,你倒好,吃里扒外,真的是看错人了,我一直告诉我爹把你赶走,他不同意,我现在找到证据了,你可以走了,不,是可以滚了,你滚了,我就当不认识你,没见过你。”

“叶风,你冷静点,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事实,有什么事你都不了解。”

“你让我了解事实,那你告诉我事实啊,我听着呢。”

乔阳不语。

“哟,大名鼎鼎的大掌事怎么不说话了呢。”

“有些事你最好不要知道,知道了会害了你,害了你们叶家。”

“我的大掌事您别开玩笑,别打马虎眼了,我看到的就是事实,乔阳你够了。”

说完叶风就气呼呼地走了,他要去找他爹……

乔阳独坐在房间喝着茶,不住地摇着头。

叶长信都睡了,叶风到家后大喊大叫的又把他爹给叫了起来。

“风儿,你是咋啦,这大半夜的不让你爹睡觉啊,有事明天再说。”

“爹,别啊,你听我说,我找到证据了……”

随后,叶风把自己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叶长信。叶长信眉头紧皱,用手捋着自己下巴那几根稀疏的胡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叶风讲完后,过了良久才开口说话。

“风儿,你有所不知啊,这是我让乔阳秘密帮我办的事情啊。”

“爹,怎么可能,我不信,看您的样子,就知道在我没告诉您之前,您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那是爹年纪大了,你讲了老半天我才想起来的,并且这件事过的时间挺长的。”

“真的?那为什么我问乔阳他不告诉我呢,为什么要瞒着我,还扯了一大堆。”

“那是因为,爹让他保密了啊。”

叶风心中疑惑不已,还想发问时,叶长信就赶紧把他轰走了,说他要睡觉了,困。

叶风见状,也只好作罢。

叶风回到自己房间后,想着如果真的是错怪了乔阳,明天还要去给他道歉。

第二天一大早,叶风就跑到钱庄,他想着要给乔阳道歉,自己错怪他了。

可左等右等,左找右找,也没见乔阳在哪,一问才知道,乔阳被自己爹给叫走了。

“老爷,您找我。”乔阳毕恭毕敬地站在叶长信面前。

“风儿把昨天的事都告诉我了,放心,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只是别牵扯到风儿。”

乔阳听到这话,心中诧异,但不露声色。

“是的,老爷,那没别的事情,我就下去了。”

“下去吧。”

看乔阳回来了,叶风就凑到跟前,跟乔阳说好话,让他大人不记小人过。

乔阳无奈地摆摆手……

日子相安无事的过着,但这平静也只持续到半月后。

浑身是血的乔阳躺在叶府的门前,被叶风看到,他把乔阳拖进叶府,没成想,半柱香的功夫,叶府就被官兵围得水泄不通。

官府扬言交出乔阳,否则踏平叶府,没收叶家财产。要知道,这叶家是多大的一块肥肉,这官府早就想吞了。

官府说,乔阳是土匪头子,是朝廷要犯,半月前劫走了进贡给皇上的五万两银子,说乔阳处处与官府作对,已经抢了官府的好多银子。

叶风听到后,大惊,五万两,那不是……

“爹,怎么办?”

“风儿,来。”

叶长信把叶风带到书房,打开一个密道,叶风惊讶的睁大双眼。

“风儿,带着乔阳走,保护好他,他是大义,我去挡挡。”

说完,叶长信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叶风虽然困惑,但还是带着乔阳进了密道。

密道通向叶家的后山,叶风带着乔阳刚从密道出来,就被一群人围住,叶风记得那个独眼的男人。

他们接下了乔阳,叶风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颈后一疼便不省人事了。

待叶风再次醒来的时候,听到房门外有乔阳的声音,仔细一听,发现有人在告诉乔阳说叶长信被抓起来了,可能要处于死刑……说叶家上上下下一百多号人都被抓起来了,抄家了,钱庄那么大的生意在一天之内也都停了,封了。

叶风的脑子嗡嗡的响,爬起来,冲到门口。

大声咆哮着,问着乔阳这些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真相到底是什么啊?

乔阳让其他人都下去了。

“叶风,你听我说。其实,我是这的老大,就是土匪头子,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害人性命,从来没有抢过劫过百姓的一两银子,我们抢的是贪官的钱,杀的是该杀的人。那五万两银子,是官府搜刮的民脂民膏,皇上享乐了,可是百姓却在受苦,黄河下游河水泛滥,没一个人管,淹死的,饿死的都是穷苦百姓,那些官一个比一个活得好,一个比一个让人憎恨,我们抢了那钱是为了给黄河下游修筑堤坝,为那些流民提供一顿饱饭……”

听到乔阳的话,叶风心中不免有所感触,他们叶家虽然做的是钱庄生意,但赚的都是干净钱。他们家奉行“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这些年,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他们叶家都会施粥发包子,但从未做到像乔阳所做,怪不得爹会护着他说他是大义……

“那你为什么要混进我们叶家,是何居心?”

叶风有些底气不足的问着。

“那是因为,有太多急需用钱的时候,我们来不及拿出钱去做那些事,只能借助你们钱庄,从你们的账上借出钱,先拿去救急,半个月之内我们就会还回来,我是大掌事,做这些事情不难,并且不会有人发现。”

“我问你,我爹知道吗?”

“老爷,他之前是不知道的,但我想凭借他多年的商场经验,我的小手脚估计早就暴露了。”

“可是,我爹却从来都没阻止你,没揭穿你,还毫无条件的信任你。”

乔阳沉默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他现在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还要保住你。”

“叶风,放心吧,叶老爷不会死的。”

说完乔阳就沉默了,叶风也不再讲话。

叶风不知道乔阳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反正第二天的傍晚,他爹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叶家的财产被没收了,叶家那上上下下一百号人都没事,都重新生活了。

但是乔阳一直都没回来,只有独眼回来了。叶风想问,叶长信让他别问。叶长信把叶风带到之前叶风走过的那个密道的出口,然后挖出整整五箱黄金,他把这黄金都交给了独眼。

然后扭头对叶风说:“孩子,现在咱们一无所有,该独善其身了,该走了。”

“爹,为什么那时候知道乔阳是土匪,知道他在干什么,知道他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还要无条件的信任他?”

叶长信说:“因为,他做了我想做的事情。”
回复
支持(3)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