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646 | 回复:0
一千公里以外的谎言+原创
カラ
2018/3/12 22:08:54
只看该作者
一千公里以外的谎言
楔子
白乔站在雪地里,望着天空失神,雪花纷纷扬扬着,似乎要将一切都淹没。
这是她与叶江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或许,也是此生最后一面。
她记得那天,叶江伸手轻轻将她头顶的雪拍去,猝不及防的,嘴唇落在她的额头上,像片微凉的雪花。
“白乔,我很喜欢你。”他声音贴在耳边,沙哑又温柔。
白乔迟疑着,微微侧过了头,“你喜欢上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吗?”她反问,眼睛却心虚的看向别处。
对方摇摇头。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被白乔捕捉到。她喜欢他吗?或许喜欢吧,不,她根本不知道。
“那你会喜欢我吗?我可以慢慢等。”他声音微微哽咽,像是哀求般。
“新婚快乐。”她所答非所问,心虚的背过身去。她不知道那时叶江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也是在许多年后,她才渐渐明白,那时的她早已喜欢上叶江,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或许,那场大雪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一05年,白乔大学最后的一个月。身边的人忙忙碌碌,拍毕业照,投简历,找工作,有着这个年纪的少女特有的朝气。
而她,却格格不入的将自己关在寝室,望着天空,一个人发很久很久的呆。
没有什么理直气壮去难过的理由,她却一丝也开心不起来。
事情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上周末,那天白乔正和一堆男男女女在派对上消遣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包厢嘈杂的音乐里,那边的声音却格外清晰。
“白乔,你还好吗?明年春天,我可能要结婚了。”白乔的大脑一瞬间空白。
慌乱的挂断电话,飞快冲到外面,一个人站街上,好久才回过神来。
临近午夜,四周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南方五月炎热的天气里,她突然的有些冷。刚刚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白乔蹲在街角的大树下仔细回想着,天崩地裂?似乎没有那么夸张,但不可否认的,白乔在听到那句话后,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绝望。
因为一个从没见过面的男人说他要结婚而难过?
白乔摇摇头,觉得可笑至极,安慰自己只是酒精作用。
已无心继续刚刚的派对,她索性沿着街道慢慢往学校走。
湿热的风吹在脸上,有着淡淡的海水味道,临海的南方小城,一年四季,似乎都被海洋包绕。
越走越清晰,我可能要结婚了。这句话反复在白乔脑袋里回荡,她心烦的抓抓头发,拿起手机,将刚刚挂断的号码,又拨了回去。
“白乔吗,怎么还不睡?”沙哑又温柔的声音,白乔曾无数次猜测这个声音的主人,有着怎样一张脸。“你不也没睡吗,你刚刚说,你要结婚了对吗?音乐太吵,我......”白乔说到一半又有些心虚,明明自己刚刚听到很清楚啊。
“是啊,要结婚了,今天才知道的。”
“那你半夜打电话给我,是因为开心的睡不着咯?我最近睡不好,可能都是你害的。”白乔调侃道,将刚刚听到他说要结婚了的失落全部归咎到长期睡眠不足。
“家族联姻。”他淡淡说完。
两个人沉默了好久好久。
“那你喜欢她吗?”白乔想了很久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咸不淡的问了句。
对面又沉默了好久,长长的叹气声后,声音沙哑更甚从前,“怎么可能喜欢呢,面都没见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嗯,以后也许会喜欢吧。”
“你们有钱人的世界真复杂,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简简单单的不好吗?”
“白乔你还小,很多事都不懂。”白乔以为他又要将许多大道理来听,谁知他突然拿出长辈似的语气,“很晚了,不要混夜店,不然我会报警的。”
听到他说要报警,白乔噗呲笑了起来,“可我已经成年了啊。”
那是白乔初中的时候,趁爸爸不在,一个人跑到酒吧准备来一场紧张刺激的冒险,打电话给他炫耀战果,谁知他问了句酒吧地点,便挂断了。白乔正奇怪时,警察叔叔突然站在身后,她被狠狠教育了一番,他竟报警来抓她。
“好啦好啦,我正往学校走呢。先挂了。” 合上手机,白乔似乎心情大好,轻轻哼起了歌。
他与她是很多年的朋友,久到让人记不清有多久那种,但却从来没见过面。
那是白乔很小的时候,姐姐淘汰下的旧手机被她拿来玩。
凌晨,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半梦半醒间按了接听。对面的男声温柔又好听,“你好,虽然不认识,但可不可以陪我说说话吗?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朋友了......”像是在哀求般的语气,让白乔不忍心挂断,两个人就这样慢慢聊了起来。
她知道他叫叶江,被爸妈送到了国外,一个人落魄的在街头游荡。
而他只知道她叫白乔。
多年以来,两个人默契的只对对方说着烦心的事情,关乎隐私一概不过问,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交换过。

二在白乔窝在寝室了发霉的第五天,同寝室的女孩子关临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白乔你多久没洗澡了,快点起来,晚点带你去个好玩的派对。”
白乔揉揉头发,半眯着狭长的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不想去。”
“白乔你到底怎么了?你之前不是最喜欢派对的吗?失恋了?还是.......”
“都不是。”白乔打断她的话,随手将被子推到一边。
“说来也是,白乔你好像大学四年都没有交过男朋友.......那你这样萎靡不振总要有原因啊。”
白乔想了想,微微皱起眉头,“我有一个很多年的朋友,他要结婚了。”
“你喜欢他?”关临反问,似乎发现了什么重大新闻。
白乔摇摇头,“不会喜欢吧,我们连面都没见过。”会不会喜欢上叶江,白乔曾无数次纠结于这个问题,想想又觉得可笑至极,明明两个人面都没见过,也没有了解很多,怎么会做出这种无聊的假设。
“网友?还是?”关临惊得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白乔。
“不算网友吧,嗯,一直通过电话联系,有很多很多年了吧,我自己也记不清。”
“白乔你该不会喜欢上一个一直藏在手机里的人吧。”
“说了,我没有。”白乔翻翻白眼。
“可你这几天的表现就是失恋的样子啊,你大学不交男朋友不会也是因为那个人吧?”
“你想多了。”白乔躲开临安的注视,假装去喝水,“等一下我去洗个澡,简单化个妆,晚上派对一起去吧。”
听到派对,关临突然有了兴致,“那你尽快,我去外面理发店打理一下头发,然后回来找你。”
关临一走,白乔似乎松了口气,看着镜子里头发凌乱,脸色极差,衣衫也有些不整的自己,有些心虚,如关临所说,的确是一副失恋的样子。
让白乔多年单身的理由,是因为她父母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便离异,无数次看到父母家暴场面的她对感情又恨又怕。但不可否认的,或多或少也有叶江的原因,她很怕有了男朋友,就不能肆无忌惮的打电话给叶江。
出租车在路上塞了一个多小时,待关临和白乔赶到时,派对早已开始。
关临拉着白乔到角落里坐下,开了灌啤酒递过去。“白乔,你还记得那个人嘛?”关临指了指靠门站着的男孩子,一双黑框眼镜,半面侧脸沉溺在包厢暧昧的光里,依然清秀美好。
“是你的前男友吗?”白乔瞥了一眼,抬头喝进一大口啤酒。“好像看你们一起去过食堂。”
“不,他是我的初恋。”关临的瞳孔暗淡下去,“我们只在一起了三天。”
“三天?”白乔呛了口啤酒,满脸不可思议。
“嗯,我提的分手。”
“又是因为觉得厌倦了吗?”白乔想起关临频繁更换的男友,每到分手的时候,她总会风轻云淡的说一句,觉得腻了,该换新的了。
在关临的世界里,感情似乎成了一种游戏。
关临拿起白乔剩下的半罐啤酒,仰头一口喝干,看着那男孩子的方向沉默了好久好久,“白乔,他是我长久以来,唯一喜欢过的人。”
关临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在强压着哭腔。
“人一旦付出了真心,就会变得脆弱不堪。”她看向白乔,眼底泛起层层涟漪,“他是你唯一喜欢的人,而你却只是他所有喜欢中的一个。白乔,就是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我很怕很怕。”
白乔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关临,那张面无表情,眼里却不断有泪水滑落的脸,让她格外熟悉,那是父母离婚的前一晚吧,母亲来到她的房里,平静的看着她,脸上的新伤旧伤交错着,映在白乔眼里,让她背后泛起丝丝凉意。
母亲弯腰亲亲吻了吻白乔的额头,嘴唇冰冷的好像一片雪花,明明没有任何表情的一张脸,却在亲吻过白乔后,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一滴一滴落在白乔脸上。
白乔清晰的记得那晚母亲说的话,“妈妈很爱爸爸,可是妈妈累了,不是因为爸爸醉酒经常打妈妈,而是因为爸爸永远不会懂妈妈对他的感情。白乔,你要记得,长大后,无论对谁,都不要付出真心。”
那晚她在妈妈怀里慢慢睡去,醒来后,却再也没见过妈妈。
“白乔,白乔。”关临的声音将她从回忆里拉回。
关临递到面前的纸巾,让她意识到,在回忆里,她不知什么时候哭了出来。
“怎么哭了?因为我刚刚讲了不开心的事情吗?”关临不知什么时候又拿来了两罐啤酒。
“只是想起了一些之前的事情。”白乔摇头微微笑笑。
“要不要说出来听听?从来没听你讲过什么事情。”“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一些无聊的事情。”
关临摇摇头,“白乔啊,你这个人,活的不坦率,你知道我那么多秘密,就不愿意也分享一个你的给我?”
白乔哑然,不知怎么接话,空气凝结了三秒,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让白乔松了口气。
“我出去接个电话。”抱着手机站在走廊幽暗的光里,上面熟悉的号码,却让白乔恍惚了好一会。
叶江。因为这个名字莫名心烦了好一阵子。如今看到他的号码,竟又惊喜又难过。
“喂,有什么事吗?我在......”白乔故作不在意的说着,却在听到对方叹气声时心跳隐隐漏掉一拍。
“叶江,发生了什么?你刚刚......刚刚在叹气吗?”“白乔,上次和你说我要结婚的事,我以为我尽力反对,会有一丝挽回的余地......”
白乔的鼻子不知怎么突然酸涩起来,她压低声音,不让叶江发现自己的异样,“看来你是非娶不可咯。”微微带着调侃的语气,“对方也许是个漂亮又贤惠的女孩子呢,叶江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叶江在电话那面沉默的比任何一次都要久,白乔知道,他每一次沉默都来自无奈。
“白乔,同样是没见过面的女孩子,我倒希望,我要娶的人是你。”
叶江微微沙哑的声音缓缓流进白乔的耳朵,她大脑开始大片的空白,脸上也不自觉红热起来。
“别开我玩笑了,一点不好笑。”心虚的伸手捂住脸的红热,手掌冰凉的触感让白乔平静了许多。
“嗯,我知道了。”他此刻语气里的失落,白乔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甚至觉得刚刚那句“倒希望要娶的人是你”发自真心。
只是她很怕,怕一旦相信了,就会陷在感情里,不可自拔。
两个人不声不响沉默了好久,白乔无奈的挂断电话,默默走回关临身边。
她此刻正出神的望着初恋情人的方向,眼底时而明亮时而暗淡。
白乔在她身边坐下,默默喝起了酒,一杯又一杯,动作机械又僵硬。
“电话情人打来的?”关临的视线不知什么时候移到白乔身上。
“白乔你现在看起来很丧。”
“电话情人?”白乔似乎有些微醉,声音含糊着。“什么情人啊,我才不会喜欢一个藏在电话里的人,而且啊,他快结婚了,女朋友一定很漂亮......”
“不喜欢?那你为什么在哭?”关临伸手固定住白乔的脸,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白乔,现在的你,和当初失恋时的我,简直一摸一样。”
白乔皱起眉头,额头上青色的血管微微凸起,似乎正要发怒,“喜欢?你要我怎么相信自己会喜欢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我的妈妈,就是因为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感情,最后......最后.....变得那么狼狈,关临,我好难过,也好怕......”白乔扑倒关临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关临第一次看到她歇斯底里的模样。
派对的人慢慢散去,白乔哭了好久好久,以至于最后靠着关临慢慢睡去。
三两个人默契的对那场派对的事绝口不提。
白乔开始有意无意的回避叶江,每次电话总以各种借口快速挂断。
她开始忙碌毕业后的事情,找房子、投简历、一家一家的面试。
一切看似恢复了正常,可就是有一道不深不浅的痕迹留在白乔心上,她开始频频失眠,原因自然是因为她又想起了叶江,她觉得可笑又挣扎。
六月底,关临家里为她安排好了工作,她打包东西准备回老家。
白乔送关临到机场。
“有机会回来一起参加派对。”白乔淡淡的说着,避开了所有温柔的告别台词,她一向讨厌太过煽情的场面。
关临伸手紧紧拥抱住她,脸贴在她的耳边。“料到了你会这么说,我走以后,觉得孤单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白乔,你不需要再伪装什么了,希望再见面时,你可以活的真实。”
白乔愕然,愣愣的站在机场大厅,目送关临慢慢走远。
关临走后,寝室似乎空荡了许多,白乔不喜欢开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黑暗里,静静的看着手机出神。
再过一个月,她也要离开这里,搬去陌生的街区,一切看似重新开始,却什么都没有改变,她还是孤单的一个人。
她没有关临那样敢爱敢恨,懦弱的将一切都封进很厚很厚的壳里,她也期待过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来,将她的壳一点一点磨掉。
只是那个人,真的是藏在手机里的叶江吗?
明明他还不了解她啊。
那是白乔正式毕业的第三个月,一个人搬进小小的出租屋里,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她喜欢午休的时候一个人跑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厅,一个人窝在角落里,看一本很厚很厚的书,阳光落在桌子上,温暖又明亮。
这天阳光格外明媚,白乔正靠在窗边睡觉。餐厅不远处突然爆发出掌声,白乔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朝那边看去。
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抱着哭成泪人似的女人,白乔注意到她手上闪亮的戒指和身旁大束的玫瑰。
原来自己在午睡时错过了一场求婚,白乔摇摇头,也跟着鼓起掌。
毕业前白乔无数次想搬出吵闹的寝室,自己安静几天。可真的变成一个人时,白乔才知道那时的想法有多可笑。
多次夜半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醒来,白乔望着天花板,四周寂静的让人害怕,说不上来是怎样的情感压抑着她,她很想打电话给叶江,即便是句简单的问候,也足以让她安心。
可他就要结婚了啊,况且,她又不是他的谁。
结婚。她也很想找一个可以陪伴自己很久很久的人,可又畏惧着,不敢踏入婚姻半步。
整个下午都过得浑浑噩噩,接咖啡时不小心撞到了经理,只是一件普通的白衬衫,经理却责备了她一个下午。
她也因此做不完工作,一个人留到很晚。
九点,白乔一个人游荡在大街上,出租屋冷清的像个冰窖,白乔想着,索性明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不如今天就在外面大醉一场。
随便找了间小酒馆,老板是个温和的中年女人,莫名让白乔觉得安心。
空酒瓶一个接一个,白乔却半分醉意都没有。
无奈的抓抓头发,准备开下一瓶。老板娘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白乔身边,拦下了她正要开酒瓶的手,“小姑娘,回去吧,你已经喝了够多了。”
“可我觉得自己一点都没醉。”
“人在越是想买醉的时候就越难喝醉,有时候醉人的根本不是酒,回家吧,酒喝多了是要伤身体的。”
白乔点点头,微微发愣了几分钟,然后走出了酒馆。
出租屋比想象中还要冷清,白乔无奈笑笑,裹在被子里望着天花板出神。
猝不及防的,白乔觉得脸上似乎有凉凉的触感,回过神来时,自己已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一丝情绪变化,只是单单的在留眼泪而已,安静的无声无息。
手机铃声突然想起,白乔下意识的轻轻嗓子,不让那人听出她分毫阴郁。
“喂,叶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我快睡了。”白乔让自己的声音轻快地像个孩子。
那面许久没有回应,白乔可以听到他深沉的叹气声。“白乔,很晚了,可我好想你。”声音沙沙的,好像温柔的风拂过白乔的脸颊。
“我好想你。”这句话好像有魔法一般,一瞬间击溃白乔所有的防线,眼泪好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将白乔吞没,她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白乔,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哭?”白乔伸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太过狼狈。“我可能....我可能...只是累了。”
“白乔,你一直不擅长说谎。”
“我好想假装自己喝醉了酒,将所有的难过全部讲出来,叶江,可偏偏现在我清醒的很,我没办法...没办法..说出来。”
“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喜欢逞强,难道对我,也不肯卸下丁点防备吗?”叶江的声音微微哽咽着。
白乔没有回应,两个人在电话里沉默了很久很久。“白乔,你往北一千公里,我往南一千公里,我们找一个会下雪的城市好好见一面。我很想很想温暖你。”
四再次醒来时已经是隔天下午,白乔望着镜子里浮肿的双眼,微微叹了口气,不由想起昨晚痛哭的场面,的确,有时候醉人的确实不是酒。
航空公司发来了短信提醒,叶江为她订好了明天的机票。
她曾无数次幻想过与叶江见面的场景,却不想那天真的快要到来时,她竟如此平静。
:真的会下雪吗?
登机前白乔发了条短信给叶江。
阳光穿梭在云海里,折射出七色的光线,美丽的有些不真实。
白乔靠在座位上望着窗外微微出神。
真的想见叶江吗?明明忍耐了十年之久。
或许,她也并不是很想见他,只是想逃,像当初妈妈那样,懦弱的逃开所有烦恼。
飞机落地,白乔拖着行李箱行走在人流里,这个世界的确很大,简单的人群便可以将自己吞没。
她环顾四周,在接站牌上寻找自己的名字,白乔。转弯的位置,她看到了他,瘦瘦高高的样子在人群中格外明显。
她快步走进,想看清那人的脸。
极其清秀儒雅的一张脸,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白乔万分想不到,自己藏在手机里的竟是这样好看的一个人。
“你好,我是白乔。”没有想象中拥抱的场面,白乔也被自己的从容惊到。
“叶江。”依然有些沙哑的声音,却比电话里更加温柔。
“见到你很惊喜。”
“惊喜?”白乔反问,周围的冷空气让她不禁打了个喷嚏。
叶江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惊喜,我以为白乔你会染各种奇怪的发色,带很多奇奇怪怪的装饰,不过想不到喜欢各种派对常常玩到午夜的竟是这样一位长发及腰温柔又十分美丽的姑娘,嗯,或许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了。”
“那我也想不到声音那么沙哑的人,居然不是中年秃顶还油腻的大叔。”白乔大笑着与他调侃,丝毫没有第一次见面时该有的羞涩,的确,他们本来就认识了很久很久。
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住的地方,白乔知道叶江富有,却没料到,他竟在昨天,在这个他们俩都不熟悉的城市里,买下了栋别墅。
他本是好意想让白乔住的舒服些,却不知,在白乔心里,两人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他们,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而且,他就快要结婚了。
叶江将白乔的行李放好,告诉她自己就住在隔壁。掏出手机在白乔面前晃了晃,上面显示着白乔发给他的短信。
“白乔,如果这几天下雪了,你就做我女朋友怎么样?”叶江笑的满面春光的样子,让白乔微微失了神。
“别开玩笑了。”白乔摆摆手,却不自觉的脸红起来,尴尬的将叶江推到门外,“我还要收拾东西,等一下再见啦。”
白乔靠着门,好久才平静下来。多年以来,不管对谁,白乔都可以镇定自若,常常冷着一张脸,却不料那人一句简单的玩笑,竟让自己脸红心跳许久。
摇摇头,或许是毕业后一直忙着工作压抑了太久,白乔心虚的安慰着自己。
叶江将桌子搬到落地窗前,郊外很少有住户,黑夜自窗前一路蔓延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两个人面对着幽深的夜景,安静的吃着晚餐,各自想很多烦心的事情。
“白乔,为什么来见我?我以为你会拒绝呢,毕竟十年来,我们从未说过见面的事情。”
白乔咀嚼的动作僵硬在空气里,“因为...因为...想见吧,我也不知道。”
她没办法告诉叶江,因为想逃避而躲到他这里来,吞吞吐吐着,尴尬的,脸慢慢红了起来。
叶江注意到她的窘迫,“我去拿瓶红酒吧。”
两个人沉默着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空气安静的好像一切都静止了,他们故意不看彼此的表情,像赌气大口大口喝掉杯子里的酒。
白乔有些微醺,趴着桌子上,望着酒杯微微出神。“白乔,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我总觉得你在刻意疏远我?”微微沙哑着的声音,好像窗外一阵呼啸而过的风。
“疏远?”她对上他有些哀伤的眸子,白乔因酒精作用而灼灼的目光让叶江心惊。
“嗯,总觉得你总是有意无意的不接电话或者很快挂断。”
“因为你要结婚了啊。”她借着酒气对叶江挑眉一笑,平日里她绝不敢有这样轻浮的表情。“你快结婚了,我自然不敢与你太过亲近。”
叶江望着此刻截然不同的白乔,只觉得她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暧昧的光线下,那张脸更加楚楚动人。
“你在看什么啊?”白乔伸手在她眼前晃晃,却因酒精作用中心不稳,将杯子推到地上。
玻璃破碎的声音让叶江突然清醒,“白乔,你喝醉了,早些去睡吧。”
他伸手去扶白乔,白乔脚下不稳, 整个人倒在了叶江怀里。
叶江此刻的心跳快到了极点,当然,此刻喝醉的白乔并不会发觉。
叶江索性将她拦腰抱起,快步走向楼上的卧室。安置好白乔,叶江准备回房去睡,不料刚迈开步子,身后那人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叶江,不要走。”白乔的声音有些微微沙哑,在黑暗中,却格外撩人。
叶江想帮她拉好被子,不料却对上她那双灼灼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光。
叶江慌忙别过脸,“白乔,你喝醉了,乖,早点睡吧。”
“我没有喝醉,我很清醒。”白乔自背后拥抱住叶江,温热的呼吸落在叶江的背上,一步一步击退他的防线,“留下来陪我吧,叶江,我好孤单。”
一切发生的顺其自然。
白乔枕着叶江醒来,身旁的那人似乎还睡得很沉很沉。
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连白乔自己都不知道,那时的她到底有没有喝醉。
大概有时候醉人的绝不是酒精吧。
昨晚鬼使神差的留着叶江,只有一句话最为诚实,我好孤单。
我喜欢叶江吗?白乔在来时已经问过自己千万次,却想不出一个答案,但不可否认的,她怕了,厌倦了一直都是一个人,才卑鄙想到要逃来叶江身边。“在想什么呢?”叶江不知什么时候醒来,轻轻贴在白乔耳边说着。
“外面天这么阴,也许真的会下雪。”白乔抬头看向叶江,眼底早已没有灼灼的光,像往日一样平静,甚至有一丝冷漠。
叶江看着她的眼睛,心底一闪而过些许失落,轻轻吻了下白乔的额头,“再睡一会吧,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说着快速穿好衣服离开白乔的房间。
昨晚的场景好像印在了叶江的脑海里,他清楚的记得白乔的一颦一笑,一切好像一场温柔的梦。
有些恍然,昨晚与白乔,或许真的只是一场温柔的梦,在现实面前很快便破碎。
他就要结婚了,商业联姻,和素昧蒙面的女孩子。

白乔心不在焉的拨弄着盘子里的食物,两个人沉默不语,各怀心事。
“白乔,你看,真的下雪了。”叶江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顺着落地窗向外看去,的确,外面开始飘起雪花,薄薄的,在地面积了一层。
这是白乔第一次看到雪,叶江可以感受到她眼底此刻热切的光。
“要不要出去看看?”白乔飞快点头,兴致勃勃的模样和之前判若两人。
两人站在空地里,白乔用手接飘落的雪花,偶尔转头对叶江笑笑,像个单纯的孩子。
“为什么要在会下雪的地方见面?因为我从来没见过雪吗?”白乔捧起地面上的雪随口问道。
叶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面前,眸子温柔的像一潭很深很深的水,白乔有些诧异。
“北方经常下雪,我想在每年有雪的时候想起你。”白乔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好,无奈摇摇头,将头转向一边。
叶江将她的头扳回,伸手轻轻将她头顶的雪拍去,猝不及防的,嘴唇落在她的额头上,像片微凉的雪花。
“白乔,我很喜欢你。”他声音贴在耳边,沙哑又温柔。
白乔迟疑,微微侧过了头,脸上的笑意味不明。“你会喜欢上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吗?”她反问,眼睛却心虚的看向别处。
对方摇摇头,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被白乔捕捉到。她喜欢他吗?或许喜欢吧,不,她根本不知道,从小到大,她只会逃。
“那你会喜欢我吗?我可以慢慢等,第一次见面不可以,那以后,我们多见几次就好了啊。”他声音微微哽咽,像是哀求般。
“新婚快乐。”她所答非所问,鼻子微微发酸,她很怕下一秒她就要在叶江面前懦弱的哭起来。于是飞快的背过身去。
她不知道那时叶江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也是在许多年后,她才渐渐明白,那时的她早已喜欢上叶江,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或许,那场大雪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五白乔的确很喜欢逃避。
雪后的早晨,白乔匆匆收拾好行李,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叶江,想趁他熟睡的时候不告而别。
她不知道叶江其实一夜未睡,看到她清晨匆匆离去的背影,很想挽回,又恨自己没有资格,一个人懊恼的狠狠用拳头砸着墙壁。
他在她走后,一个人默默的在她睡过的房间发很久的呆,枕着有她味道的枕头,似乎格外安心。
他喜欢白乔,可他还是要娶别的女人。
白乔临上飞机前,将叶江的联系方式通通删除,她恨自己绝情又恨自己懦弱,于叶江,或许她确实有难以割舍的感情,可那人就快结婚了,她万不该再闯入他的生活。
她又像以前一样重复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叶江也再没打电话给她过。
零八年,北京奥运会。
她和关临千里迢迢的约在北京见面。
她坐在广场上看着满天的烟火,默默的等着关临,周围人来人往,白乔似乎习惯了这种孤单,就像她开始习惯三年来,每一个漆黑又冰冷而夜晚。
或许,是她长大了吧。
没有那时的年轻气盛,也没有一昧的想要逃避。
叶江。每一个失眠的夜晚,最先出现在她脑海里的名字,白乔也尝试过可以去忘记,却不料越是想忘掉就越频繁的想起。
那时的她应该也是喜欢叶江的吧,只是她还没有学会怎样去面对。
嗯,现在的他,应该早已结婚了,说不定会带着妻子来看奥运会。
在这座城市里,或许。她和他会不期而遇。
手机响了几下,是关临发来的短信。
飞机晚点了,白乔,我可能要迟到了。
没关系。白乔简单的回了三个字,将手机收回包里,沿着街道漫无目的行走。
恍惚的,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雪天,一片片雪花落在她的肌肤上,有些微凉。
也许八月真的会下雪,世界上总会有奇迹。
手腕上突然的力道,让白乔险些失重,回过神来,已靠在某个宽大的胸口。
白乔茫然的抬头,对上那双黑亮的眸子的瞬间,白乔有些惘然,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白乔,我好想你。”微微沙哑着的声音,像一阵温柔的风钻进白乔耳朵里。
三年,他好像消瘦了许多。
“叶江,你怎么会在这里?”鼻尖酸涩的味道蔓延开来,带一丝微微的苦。
“关临告诉我你在这里。”拥抱白乔的手臂更加用力,好像害怕她再次逃走般。
“你们怎么会认识?”
“这三年里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我会慢慢告诉你。”
他低头,对上她的眼睛,温柔的目光让白乔刹的脸红,“白乔,我离婚了。”
嘴唇轻轻落在白乔额头上,好像一片微凉的雪花,白乔闭眼,鼻尖的酸涩蔓延至眼底,八月真的开始下雪了。
“北方一直下雪,扰的人心神不宁,我很想忘记你,却怎么都做不到,我想了三年,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想说个你听。”
“什么道理?”白乔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哭了起来,脸上湿了大半。
“我只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所以呢?”她挑眉反问。“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白乔摇摇头,眉眼间尽是藏不住的笑意,“这次我不会再逃了。” 完
回复
支持(7)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