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哈尔滨社群论坛

请点击顶部登录按钮
扫描二维码即可登录

发帖
返回列表
查看:12 | 回复:0
无标题
哈尔滨故事
2017/6/10 21:07:17
只看该作者
《尘封档案》-----血溅哈尔滨,外侨灭门案之谜
铁血网 2017-06-10 14:03
本文转载自公安月刊《啄木鸟》2010年第3期

外侨灭门案之谜

文 宋千波

灭门血案

这是坐落于哈尔滨市南岗区的一座俄罗斯式建筑,一人高的绿色木栅栏内是一片草坪,草坪上耸立着一幢小巧精致的两层洋房。临街大门侧边门框上,钉着一块铜牌,上面用中俄两种文字镌刻着“私人住宅,擅入必究”,落款竟是“哈市公安局”。这块铜牌表明,这幢住宅内的主人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身份。

1949年4月23日上午,一辆马车驶至该住宅门前,从车上下来一对中年苏联男女,男子摁了大门边的电铃开关。良久,里面没有反应,他又摁了两次,还是没有动静。他不禁有点纳闷儿,对其妻子说:“嗯,伊林娜,昨晚不是跟叶卡捷林娜通过电话,约定上午我们去拜访她的吗?家里怎么没人呢?”

伊林娜张嘴刚要说话,被一阵自行车铃声所打断,一辆绿色自行车行至面前停了下来,那是邮电局的邮差,他送来了该宅第女主人叶卡捷林娜的信件和报纸。但他摁了两次门铃,里面仍是没有反应。伊林娜用流利的汉语对邮差说了刚才他们摁铃没有反应一节,邮差马上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因为女主人这几天正等着一封长春来信,已经连续两天在他经过的时间等候在门口了,昨天没等到后她说那封信明天一定会来的,她将继续在门口等候。可是,她不但没有等候,而且摁了门铃还不见反应,所以邮差有理由断定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意外之事。

伊林娜夫妇交换了一个担心的眼色,便说小伙子要不请你爬进去看看,女主人到底是否在屋里。邮差于是就踩在自行车座垫上攀进了院子,赶到洋房前朝窗子里只一张望,便大惊失色:“不好!杀人了!”

伊林娜的丈夫安德烈叫道:“你出来,留在这里不要离开,我马上去报案!”说着,跳上马车,吩咐车夫去公安局。

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接到报案,吃惊不小,立刻由一位副局长率领三名刑警前往现场查看,同时让值班员用电话通知管段派出所出警。两拨人马几乎是同时抵达现场的,进到洋房内一看,顿时个个惊得脸色煞白:被杀害的不止女主人叶卡捷林娜,还有她的两个儿子,9岁的叶夫根尼和7岁的米利亚!这幢洋房里总共也就住着这一家三口,这就是说,这里发生了一起灭门血案。

这户被哈尔滨市政府指定警方重点保护的外国侨民,具有不寻常的经历——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一个月后,一个三十来岁、名叫别尔夫什卡的白俄男子悄悄地来到了哈尔滨,在香坊区开了一家专卖俄式卤味菜的食铺。没有人说得清这个白俄青年是从何处来,以前是干什么的。

1932年2月5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哈尔滨后,对哈尔滨地区各警察机构实行军事管制,并向各警察机构派遣军事顾问,非法行使哈尔滨地区警政权。被日本人易名为“哈尔滨警察厅”的原警察局,奉命对侨居哈市的外国人进行重点登记,甄别后发放新的居住证。这个被人视为“神秘的白俄”的别尔夫什卡顺利地通过了日伪警方的甄别,被作为“对苏维埃政权有严重敌视思想的沙皇白俄将军的贵族公子”而首批获得了新版侨民居住证,得以继续做他的俄式卤味菜生意。

几个月后,别尔夫什卡的食铺悄然增添了一个女伙计,那是一位二十岁的中国姑娘,来自长春市,名叫张冬娜。张冬娜跟着别尔夫什卡干活,但不是学做俄罗斯卤味,而是做了店里的账房。当然,当生意特别忙碌的时候,她也相帮干些杂活。这样大约过了一年,张冬娜忽然成了别尔夫什卡的妻子,改了个俄国名字叫叶卡捷林娜,在俄语中就是“纯洁”的意思。这对异国男女结为夫妇后,多年没有生育,直到1940年,叶卡捷林娜才生下了一个儿子,别尔夫什卡给取了个名字叫叶夫根尼。又过了两年,另一个孩子也出世了,也是个男孩,取名米利亚。

别尔夫什卡的这家食铺在做生意上,保持着低调,不跟同行竞争,也不多占各方顾客的便宜。别尔夫什卡夫妇在做人上,也奉行着低调,尽管凭着别尔夫什卡“将军公子”的声名,他完全可以跟一些也在哈尔滨混世界的从事着各种职业的同胞朋友称兄道弟,也可以跟慕名登门来拜访他的日本人交朋友,但他什么人也不结交,老老实实做生意,过日子。在外界看来,他的这家食铺就像一个平静的小小港湾,供他这个落难贵族公子躲避政治风浪。直到有一天——1945年3月13日,关东军驻哈尔滨特务机关在门前的旗杆上挂出了别尔夫什卡的人头,人们这才知道这个小食铺老板乃是一位了不得的铮铮铁汉!

据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当时公布的别尔夫什卡的“滔天罪行”,别尔夫什卡是苏联红军远东情报局派遣到哈尔滨来潜伏的特工头子,他伪造了“沙皇白俄将军之子”的假身份,以开俄罗斯卤味食铺为掩护,在哈尔滨潜伏了十四年,前期从事情报工作,主持着一个庞大的情报网,广泛收集日本方面的军事、政治、经济、科技等各类情报;后期主持对哈尔滨地区的日本关东军和“满洲国”的情报人员的暗杀工作,指挥其领导的行动小组一共暗杀了三十四名日本和“满洲国”方面的情报人员,给日本造成了重大损失。

别尔夫什卡是因叛徒出卖而被捕的,关东军特务机关对于他的落网有着如获至宝般的欣喜,想通过别尔夫什卡挖掘出苏联在哈尔滨乃至整个中国东北甚至关内省份的情报网,为此,对其软硬兼施企图诱降。但别尔夫什卡意志坚决,拒不招供,最后在越狱时被关东军发觉开枪击毙。别尔夫什卡死后,关东军犹自对其恨得咬牙切齿,将其首级割下后悬于旗杆上示众。

别尔夫什卡被捕后,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共地下组织的协助下,迅速将其妻叶卡捷林娜和两个儿子转移到安全地区,躲过了关东军的追杀。叶卡捷林娜带着儿子在哈尔滨附近的乡村躲藏着过了几个月,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1945年8月19日,苏联红军进驻哈尔滨,随即成立卫戍司令部和军事管制委员会。次日,军管会就派员前往郊县把叶卡捷林娜母子三人接到哈尔滨市区。苏军全权代表舍拉霍夫将军亲切接见了烈士遗属,宣布接纳叶卡捷林娜母子三人为苏联公民。将军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去莫斯科定居时,叶卡捷林娜回答说她和孩子愿意留在中国,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去苏联看看,并去丈夫别尔夫什卡的家乡明斯克拜望长辈。舍拉霍夫将军遂请苏军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官、中共方面的李兆麟将军对叶卡捷林娜和儿子妥善安置。

叶卡捷林娜原想仍回别尔夫什卡在香坊区的那家食铺,招回原先的伙计后继续经营卤味,但香坊区的店铺早已被关东军烧毁了,伙计也不知去向。于是,她就想带着孩子去长春。但由于当时局势混乱,苏军和中共方面都不同意母子三人离开哈尔滨,于是,就把他们安置在南岗区的一处日本商人逃跑后空着的日式住宅里,由苏联侨民协会负责提供足够的生活费用。

之后,哈尔滨经历了苏军撤离、国民党执政、中共武装力量开进后建立人民民主政权的时期,由于有苏联侨民协会的帮助,叶卡捷林娜母子还是过着平安、富足的生活。这种平安到了1947年12月有了变化。圣诞夜,苏联侨民协会派人把叶卡捷林娜母子接去参加活动。不曾料想到的是,那天午夜过后,一条黑影鬼魅般地溜进了叶卡捷林娜的住宅院子,用粗铁丝把前后门都牢牢地拴上后,在屋子周围浇上汽油,一把火把这幢全部用木头建造的日式住房烧了个精光。纵火者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谋害叶卡捷林娜一家三口。

三天后,这起纵火案就给公安局破获了,出乎意料的是,案犯竟然是一个日本人。这个名叫中村大郎的日本人是在哈尔滨住了二十多年的商人,娶的还是中国妻子,所以日本投降后也没回国,当时正积极申请要求加入中国国籍。问他烧房子干甚,答称果然是为了谋杀叶卡捷林娜和她的儿子。为何要谋杀妇幼呢?说是为了替他弟弟报仇。那么,他老弟乃何许人也呢?原来是关东军特高课的情报特工,1943年被人暗杀于哈尔滨市郊接合部的一家餐馆里。后来别尔夫什卡领导的特工组出了叛徒,别尔夫什卡被捕牺牲,中村大郎才知道原来其老弟的命是别尔夫什卡勾走的。当时他就要替老弟复仇,三天两头跑到关东军那里要求对别尔夫什卡的家属斩草除根。关东军被他缠得没有办法,说那就给你一份特权,允许你去追杀别尔夫什卡的遗属。中村大郎是个一根筋绷到底不肯拐弯的主儿,从此就一直留意打听叶卡捷林娜的下落。前不久终于打听到后,就开始考虑如何下手,于是就有了圣诞夜的那场大火。为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起纵火案不但惊动了哈尔滨中共政权,也惊动了苏联方面,苏联远东方面的领导人特地给哈尔滨当时的市委书记张平化、市长刘成栋发来电报,请求给叶卡捷林娜及孩子提供安全保障。哈尔滨市公安局为此专门责成南岗分局进行研究,落实保安措施。

南岗公安分局和苏联侨民协会重新给叶卡捷林娜选择了新的住所,那是一个十月革命时逃亡哈尔滨的俄国沙皇官员修建的住宅,后来出让给了一位国民党官员,该官员又把房子卖给了一个苏联侨民。这个苏联侨民后来成了日本关东军的情报人员,抗战胜利后不知去向,苏军占领哈尔滨后宣布军管时,就将该住宅没收,产权归苏联侨民协会。现在,苏联侨民协会把房子给叶卡捷林娜一家三口居住。南岗分局为保证叶卡捷林娜全家的安全,不但向管段派出所下达的安保命令,分局相关领导还隔三差五地前往关心。这样一段时间下来,叶卡捷林娜觉得不好意思过多地麻烦公安局,再说哈尔滨的治安情况越来越好,请警方不必如此关照。上个月,南岗分局刚改变了对叶卡捷林娜一家的安保措施,没想到就发生了灭门血案。

由于被害人的上述原因,出警到场的分局、派出所警员出于慎重,不敢擅自做主进行现场勘查,甚至连屋里的电话机也不敢动,立刻退出洋房。那时的警察也没有对讲机、手机什么的通讯工具,只好立马派人去附近有电话的地方给市公安局打电话报告。市局也吃惊不小,立刻向市委、市政府报告,同时指派侦缉大队(当时还未设刑侦处)、外侨处警员迅速出警。随后,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黄华青带着法医也赶到现场。

勘查与尸体解剖鉴定是同时进行的,警方根据勘查、尸检结果推测了案发过程——

昨晚二十点三十分左右,正在客厅里的叶卡捷林娜一家三口忽然遭到从厨房冲入客厅的凶手的袭击,凶手先一刀刺入女主人的后背,刀尖直接伤及心脏,叶卡捷林娜当场死亡。凶手随即又刺死了坐在母亲旁边的估计已经吓呆了的小儿子米利亚。这时,9岁的儿子叶夫根尼拔腿往客厅门口奔逃,但即被凶手追上,往胸部连刺两刀将其杀死。然后,凶手上楼,在被害女主人的卧室、书房翻检一番后,逃离了现场。

从现场留下的痕迹分析,凶手是攀越木栅栏进入院子的,因为小洋房所有门窗都关闭着,就打碎了厨房的窗户玻璃,打开窗子进入厨房,再从厨房对主人一家进行致命袭击。打碎厨房玻璃时,凶手为防止发出声音惊动主人,先以医用胶布贴蒙于玻璃上,再下手取下破碎的玻璃。作案后,凶手从客厅大门出了洋房,攀爬木栅栏逃离了现场。

哈尔滨市公安局外侨处随即向苏联侨民协会和正在筹建的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该馆于1949年10月20日对外正式宣布开馆,但在本案发生前已经开始工作)通报了该案,这两个机构当即派员前来现场察看,拍摄了不少照片。当天,苏联侨民协会即向哈尔滨市政府提出“尽快破案,抓获凶手”的要求,哈尔滨市长李常青作了答复。

李市长作出答复的时候,哈尔滨警方已经成立了“四·二二”案件专案侦查组。
回复
支持(1)
打赏
分享
发帖
返回列表
发表回复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顶部